有理儿有面:“河童”黄之锋 疫情下的疯狂

2月17日晚间,乱港“河童”黄之锋在脸书发布,自订购了首批10万个口罩后,又从中美洲订购了120万个口罩(天知道能用不能用)。这些口罩将由几十个反对派议员进行不同形式的发售(长教训了)。

有理哥真是佩服黄之锋的脸皮够厚!第一次口罩发售已经广为媒体和市民诟病,这次还敢再卖(骗)?真不知道哪些心大的市民会购买他的口罩?!

据悉,第一批发售的十万个口罩由美国新泽西州的Emerald公司提供,其主要用途为牙科和美甲市场。通过对其公司网站查询得知,该口罩的过滤级别较低,对平均直径3μm的细菌或病毒的过滤效果明显,而本次“新冠肺炎”病毒的直径为0.12-0.16μm,显然该口罩达不到当前的防疫要求。

而第一批口罩(一盒50个)在网上的售价分为3种:分别是98元(由“香港众志”补贴运费)、128元(购买者自己出运费)、258元(该价格包含捐款,款项会拨入一个"防疫抗争基金")。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所谓的基金,实则是此前煽动医护罢工的“医管局员工阵线”设立的。

让有理哥给您算笔账:第一批口罩按网站最低售价,一个口罩1.96港元。而据知情人士透露,第二批口罩的进货价格为每个0.1美元,也就是大约0.78港元。我们比较一下,第一批不含运费售价为1.96港元的口罩尚且达不到防疫标准,那么第二批进价仅仅约0.78港元的口罩会是怎什么样的防护效果呢!?

我们再来看看口罩的产地,洪都拉斯,中美洲最贫穷的国家。那里的轻工业极其落后(就是咖啡世界闻名),口罩的质量谈何保障?恐怕这第二批口罩在当地也就是给建筑工人施工时防尘使用的吧。

黄之锋其所卖口罩对疫情不能起到防护作用已是不义,而其借卖口罩筹款更是丧尽天良。你们见过一盒口罩卖9次的吗?黄之锋在“香港众志”网站卖的口罩就是这么的公然“圈钱”。

2月11日,作为“港独”组织“香港众志”的头目,黄之锋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其从美国采购了10万个口罩,部分交给反对派区议员“协助有需要人士”,其余在“众志”网点销售。

据香港媒体报道,“香港众志”信誓旦旦在社交媒体预告称,2月12日晚8点在网站开售口罩。

也可能是关注人数众多,导致网页因浏览量剧增而瘫痪。11日下午4点半左右,“香港众志”又在社交媒体上说,网站崩了,正在抢修中……真是“好事多磨”,直到12日下午,网售开始前不久,“香港众志”表示启用了新设的“后备购买页面”,口罩可以买了。

可由于技术问题,无法设3个价格,于是只设了一个价格(98元)。这下,募(骗)捐(钱)的计划恐会泡汤,“香港众志”自己还要掏运费钱……但“天无绝人之路”,随后奇怪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了。

不知是“系统故障”,还是“人祸”,很多网民在“香港众志”网站上购买口罩时被系统强行多次刷卡。。。。。这下就尴尬了。据统计,部分网民买一盒口罩被刷卡2次到9次不等。

当网民向“香港众志”提出退款时,脑洞大开的回答出现了,“香港众志”表示:钱是不会退的,多出的部分当作捐款吧。(我顶你个肺)

一时间网上骂声一片,市民纷纷在“香港众志”、黄之锋的脸书下留言,声讨他们的下作无耻。有网民戏谑地表示:我想问,为什么捐款多少是你拿着别人的卡,随你刷?

如今疫情之下,能采购口罩平价销售给市民使用本是善举,但这么招揽人气的行为却被乱港“河童”黄之锋搞成了诈骗、敛钱的闹剧,真是彻底糗大了。

《大公报》指出,“香港众志”很可能是借机洗暴乱时的“黑金”。因为该组织2016年成立后,黄之锋一直以“香港众志”未能合法注册为公司或社团为由,声称无法以政团名义在银行开户,因而须以其个人名义替“香港众志”筹款收钱。

确实,在网站因卖口罩瘫痪之前,仍然写明捐款者要把钱存入黄之锋的私人银行账户……疫情下,口罩是珍贵的“战略物资”,但“港独”黄之锋借助“香港众志”以售卖口罩为“医管局员工阵线”筹款为名大肆敛财,真是“干得漂亮”。

据了解,黄之锋借筹款为名敛财,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去年10月份,按照美国的旨意,黄之锋为首的“港独”组织“香港众志”即在英国网站发起众筹,目前已筹到300多万港币。据内部人士透露,这些资金表面上是用于资助海外“港独”分子在西方国家进行长期游说,其实这些众筹到的资金,大部分都进入了黄之锋本人的腰包。

如果说黄之锋卖不符合防疫要求的口罩进行筹款,仅仅是为了骗钱,这么我们可“冤枉”他了。据香港媒体报道指出,购买者需要向“香港众志”提供身份证、姓名、邮箱等个人资料,显然有收集选民资料之嫌。报道还认为,这批口罩中的一部分分给反对派区议员,企图借防疫收买人心,而究竟多少口罩出售多少口罩供派发,都没有证据证明,只靠“香港众志”自行演绎。

而有港媒援引一位建制派人士的话说,“社会各界千辛万苦购买口罩,派送基层市民或年长者,以解燃眉之急,出发点是救人抗疫。但‘众志’卖的是‘政治口罩’,替早前搞罢工的‘医管局员工阵线’敛财,支持罢工搞手段给香港添烦添乱……‘众志’卖口罩救人还是害人,大家心知肚明。”

的确,在疫情肆虐的当下,黄之锋的“港独”野心愈发的“膨胀”起来。其不断在社交网站发文,抹黑港府在疫情中“专制和无能”,认为必须进行所谓的“全面封关”才能保障香港的安全。此外,其频繁与多名因反中乱港被依法拘捕的区议员联络,鼓动其他区议员进行“手足探望”,妄图进一步巩固反对派势力。

而最为无耻的行径就是与“医管局员工阵线”沆瀣一气,倒行逆施,蛊惑全港医护人员罢工,要挟政府“全面封关”。以上累累劣迹可谓罄竹难书。

1月24日,黄之锋在脸书上发文,诡辩称医护人员罢工是为了所有香港人,现在已有医护人员疑似感染。造成现在这种局面完全是特区政府的不作为导致的,医护人员不能为政府的错误买单。这是破釜沉舟向政府“抗争”。2月7日黄之锋更是再度大放厥词,对“医管局员工阵线”的乱港分子近期组织的连续医护人员罢工表示支持。

2月10日,黄之锋甚至在脸书对港府事务横加指责,其转发“香港众志”发起的全球联署,指责香港特区政府买不到口罩,却斥资4158万去购置法国Protecop公司的3932套警用战术装备,因此鼓动法国政府停止向香港警方出口警用装备。

黄表示:即使《停止向香港出口可能违反人权的人群管制装备》的议案没有约束力,法国政府作为欧盟成员国,若继续出口装备,明显是对香港“警暴”问题视若无睹。

在黄之锋彻底“疯”掉的同时,“医管局员工阵线”也开始了“群魔乱舞”。1月底香港的多家医院的护士相继进行集体“请病假”行动,部分部门的请假人数更占当值人员总数的一半,迫使院方要临时急召休假护士“顶班”才能维持服务。

随后,该组织发起首阶段罢工行动。从2月3日至7日,罢工时间共计5天,核心诉求是要求特区政府“全面封关”,禁止内地人进入香港,理由是“以防疫情爆发”。

随着罢工持续,香港医疗力量的缺口也越来越大。香港医管局总行政经理表示,公立医院当天共有约5000医护缺勤,当中包括220多位医生、3000多名护士及逾900名专职医疗人员,而急症室亦有超过200人缺勤。病无可医,让不少香港市民处境尴尬。

在这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医护是最重要的防线。可在危难关头,一个代表医护的工会,却煽动香港医务人员背弃救死扶伤的天职,不顾受苦的病人以及整体社会利益,发动罢工?!真是寡廉鲜耻。

为这样无耻的工会组织筹钱,黄之锋领导的“香港众志”再次暴露了其祸国乱港的狼子野心。其借助疫情狂打政治牌,利用口罩以玩弄的姿态逼迫香港民众向乱港、祸港势力进行政治表态和政治下跪。说到底,这一切都是黄之锋将全体香港民众的生命健康当做筹码的又一场“政治骚”,可见其政治野心的毒辣。

纵观中国历史,每当社会遇到大灾难时,总有部分丧尽天良的“东西”会乘机大发国难财,吃人血馒头。没错,防控疫情,我们的确需要口罩,但我们需要的是真正的良心口罩,而不是靠出卖立场、低三下四才能获得的“黄丝口罩”,想让香港民众“为五斗米折腰”未免显得太过幼稚。

黄之锋们,请停止这场毫无底线、捞取政治资本的做秀,香港民众不需要这样的“怜悯”,更无法容忍这样的侮辱。请你们回家翻翻历史、照照镜子,哪个“吃人血馒头”的跳梁小丑最后善终了?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