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衣巷在何人住,回首令人忆谢家

香港这颗东方明珠,因为秉持着坚毅的狮子山精神,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内地学习的榜样。03年非典时期,香港医护人员的无私坚守、奋力抗疫,就是明证。但仅仅17年的时间,香港社会的变迁,却恍若隔世。回过头来大家都在疑惑,香港人的那种精神,去哪了?

1

2003年2月,一名26岁香港青年在酒店感染并成为威尔士亲王医院源头病人,收治这名病人的威尔士亲王医院8A病房医护人员及病人相继出现发烧及肺炎症状,医院一度将病房封锁;其后证实多达50名医护、17名医学生、28名病人及42名访客在8A病房感染SARS。香港SARS疫情正式爆发。

就在许多人谈“SARS”而色变的当口,几十名医护人员却令人肃然起敬地自愿到威尔士亲王医院的SARS患者治疗病房,支援前线的抗疫工作。白天,他们在病房里,悉心照顾昔日的同事,和他们站在同一条生死线上;晚上,他们回到家里,却依然要戴着口罩,与家人保持距离,避免把病毒传染给家人。他们不敢和家人对话,只能躲在一角,一个人默默地吃饭;不能抱一抱亲爱的孩子,只能含泪深情凝望。承受着如此巨大的压力,但是当太阳升起的时候,他们又重新出现在抗疫的火线上,从不言退。

2020年2月,新冠肺炎疫情还在持续中。本以为经过03年的SARS洗礼,香港这次能团结一心、渡过难关。可始料未及的是,一个以专业医护人员为成员的“医管局员工阵线“工会组织,却在抗疫的关键时刻发起了罢工。这种惊掉下巴的操作,让人无法理喻。曾经迎难而上的白衣天使,竟成了落荒而逃的自私自利之徒。

这些黑医护打着“罢工救港”的旗号,行着政治诉求的龌龊行径。2月3日至2月7日,在这五天的罢工行动中,他们跑到多家医院及诊所,呼吁医护界加入罢工行列;在沙田威尔士亲王医院外设街站,高叫口号,但不知道他们在罢工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医院里还有在病魔折磨下痛苦挣扎的病人?

2

在非典期间,自告奋勇的李医生曾如是说:“没有人看到自己的父母兄弟病了会袖手旁观。现在我的内科手足同事出了事,我愿意上第一线,是正常不过的选择。”再平常不过的话语,面对生与死的考验,却充满着人间大爱,胜过多少豪言壮语。据统计,从SARS疫情爆发到结束,没有一位医护人员退缩,也没收到一宗对医务人员的投诉。香港威尔士亲王医院的温煜培医生和他的医生妻子,在救治病人中不幸双双感染,但在身体康复之后,他们又重新回到第一线,还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为大家鼓劲。

还有当年香港大埔医院的郑夏恩医生、屯门医院的谢婉雯医生都是主动加入照顾SARS病人的高危一线,虽然最后殉职了,但几万个医护人员,仍然投入到凶险的战场中。

他们是香港的真心英雄,他们的职业精神和无畏勇气,感动了当时很多的香港人。在病房门外的黑板上,贴满了祝福的心意卡。报纸上,有整版的崇高致意。

而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在罢工之前,就有一些医护人员以极其自私的行为,刷新了人性的下限。香港医管局针对新冠肺炎的蔓延、一线医护人员面临极大风险的情况,设立了抽签制度,抽中者须加入一个主要工作为照顾确诊或疑似病例的工作组,而这个工作组,却被黑医护们称为“dirty team”。很多被抽中的黑医护竟然直接选择了辞职,还有的干脆就“集体请假”了。

在伊丽莎白医院深切治疗部早前完成抽签程序后,有至少4名护士和一名文员辞职。他们明确表示,拒绝被编入“dirty team”。在东区医院、博爱医院和玛嘉烈医院,至少有90名护士相继集体“请病假”,在东区医院手术室,1天中原本应有45名护士上班,但最终有多达26人请病假。几间医院都出现新生儿病房、深切治疗部仅有一半护士当值的情况,有初生婴儿病房的护士,一个人要照顾22个婴儿。

黑医护的罢工诉求,是要求特区政府全面封关。 在疫情肆虐时,不是想着如何救死扶伤,而是拿病人的生命当政治筹码,不仅毫无医者仁心,更映衬出他们自私、冷血、懦弱的丑恶人性。这样的行为换来的不是爱心小卡片,而是香港市民的无助、无奈和愤怒,很多香港网友就调侃:“香港医护人员:我们为了香港可以牺牲一切。香港病患:所以就要罢工送我们早日归西吗?”还有一位前往律敦治医院求诊的男病人,因罢工原因原本安排2月12日进行的手术被迫取消。他感到非常愤怒,因为若延误治疗,病灶处随时都有机会演变成癌症,那可是一条人命。

3

而在威尔士亲王医院,内科资深医生自愿入组 “Dirty Team”, 尽显医者父母心。这种精神可以说是威尔士亲王医院的传承,该院在2003年“非典”期间就是香港抗疫的“先头部队”。但这种精神绝非威尔士亲王医院所独有,而是属于更多的香港医护人员,他们是香港医护群体真正的模样。2003年,香港正是有整个医疗系统、医护人员这种上下齐心合力、不辞劳苦、英勇无惧的与SARS搏斗,才取得了令人肃然起敬的胜利。

当时,在SARS疫情最艰难的时侯,有一首歌曾在香港广泛传唱:“这一刻需要斗心,果敢加勇敢,纵看见这里满途艰辛,这里正要我共你,当献尽热能,香港心,颗颗都振奋……凝聚每份爱,去热暖万心。大众肩并肩,心照心,尽发潜能。大众多关心,发挥超级爱心,是香港心。We Shall Overcome,We Shall Overcome,We Shall Overcome someday!(我们一定会胜利,我们一定会胜利,那一天,我们一定会胜利!)”

这歌声所表达的心声、所倡导的精神,如今也在港大深圳医院里延续,有18名来自香港的医护人员投入到内地抗疫工作。而在香港,一位退休前在屯门医院护士学校任教,已有63岁的黄女士特意前去医院交表,表示愿意随时上班,在任何岗位工作,入高危病房也不介意。以这位黄女士的年纪来推算,想必非典时期她也是奋战在第一线的吧。

击败病毒是早晚的事,对这一点没有人怀疑。香港黑医护贪生怕死、充当逃兵的懦夫行为,侮辱了这个高尚的职业,必将被死死的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所幸,这些人只是极少数,他们代表不了香港医护人员。绝大多数的医护人员,不论病人性别、种族、贫富、地域,还在坚守岗位。

患难见人性,大节察忠伪,这些真正的天使们展现出来的勇敢、善良、高尚将被香港历史所铭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