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上海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暖”一些

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陈斯斯 见习记者 张慧

风雨雪纷至,寒潮向上海袭来。

这是2020年以来强度最大的一次寒潮过程。上海疫情防控不停歇,许多人坚守寒夜,守护上海,将风雪姜茶共饮下。

2月15日晚10点至凌晨,澎湃新闻记者采访入沪道口、社区、医院的那些守夜人,见证初雪纷飞间,他们坚守抗疫岗位的使命与荣光。

2月15日22时30分许,朱桥公安检查站,公安民警、卫生防疫人员及辅警在车道上检查。澎湃新闻记者 邹桥 图

朱桥公安检查站: 初雪,守好入沪关口

23时以后,上海“西北门户”G15高速朱桥公安检查站,雪珠子逐渐变成大片雪花,纷纷扬扬从天而降,穿梭不息的入沪车流在此接受登记查验。

从当天下午5点起接班,嘉定公安分局嘉城派出所增援道口民警沈新就已经守在道口检查的岗位上,他将一直工作到第二天上午8点。

此时,又一辆大货车迎面驶入。“请戴好口罩出示证件,配合测温。”沈新上前检查驾驶员和副驾的证件,旁边卫生防疫人员用额温枪对两人测温。

驾驶员陆先生报告情况,他们两人从安徽灵璧县过来,车上拉着3000箱手套,运往浦东新区航头镇一家单位,准备卸货后空车再原路返回,在上海不作停留。

沈新指导他们在“健康云”上填报信息。目前,每个入沪人员都必须填报健康信息。填完手机会收到验证码,相当于一份“通关文书”。陆先生符合条件,他跳回车上摇下车窗,再次向民警挥手致谢。

2月15日,胡先生从安徽灵璧县到上海浦东航头镇送货,在朱桥公安检查站登记信息。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图

“雪天开慢点,一路平安。”汽车稳稳地启动,沈新说着又走去下一辆车。

朱桥检查站开放8条小车道、2条货车道,每条车道都配有民警、辅警、医护人员、志愿者,24小时对每辆入沪车辆执行严格检查。记者观察到,虽然大部分车辆和人员符合条件,也有现场被劝返的。

23时许,挂浙B牌照的余先生被引导至复查点,他交代,自己在上海没有居住地和工作。他是从浙江慈溪老家开车前往江苏太仓,行至目的地,被告知不能进入。于是他想借道上海返回慈溪,在朱桥检查站被拦下来。

“刚刚和民警交涉过,我进不了上海,但幸好这边的民警帮我引导到另一条可以回浙江的高速上去。”夜冷心暖,余先生说自己无比感激。

时间走到2月16日零点前后时,雪已越下越大,打在脸上生疼。朱桥检查站民警何晓峰说,他们配发了暖宝宝御寒,棉衣也很暖和,食堂还准备了姜汤,站在道口不怕冷。

“现在抗疫关键时期,我们逢车必查、逢人必查,嫌疑对象不会放过一个。”何晓峰说,无论怎样的恶劣天气,首要的职责只有站好岗,守住守好入沪关口。

零点后气温愈低,公安民警开始在道口周边检查路面状况。一旦发现有冰冻和积雪情况,会立即和路政人员除雪融冰,确保往来人车安全。

截至2月15日24时,朱桥公安检查站全天检查8503辆车、19226人,其中劝返52辆车、89人。当天发现一名人员有发热症状,已转运至指定的发热门诊就医,同车另2人运至集中隔离点进行医学观察。

一家三口深夜从外地返沪,在社区门口登记,澎湃新闻记者 曹俊杰 图

万家灯火下,有他们守护

距离朱桥数十公里,位于上海宝山区的康泰新城,没有成片雪花,密集的冰粒不断砸下来。

晚上10点多,保安老季看到,冰粒虽多,但砸到水洼里,迅速融化。手机显示,气温接近冰点。

小区入口处搭着伞棚,周边用雨布做遮挡。风雨裹挟下,伞顶和地面都有了积水,雨布也被扯得唰唰作响。

棚下,老季喝下姜茶补充能量,“姜切成片,自己熬的”,他要值守到12点,再由夜班的两位同事接替。返乡的保安暂时无法回来,防疫工作则需要更多人手,大家都开始加班,基本两班倒。

物业经理郭冰也在,老季说,特殊时期,经理们白天轮班执勤,深夜也常过来看看。

郭冰告诉记者,现在是出入证制度实行的头两天,有些居民不适应,多几人在岗好作解释,也随时协调可能发生的矛盾。

当有居民说还未办证时,郭冰让来人签下一式两份的承诺书,督促其赶快办理,否则不能放行第二次。

康泰新城有3000多户居民,住着上万人,是大场镇最大的社区之一,其外围一圈走下来超过3公里。

寒潮之下,进出的人很少,偶尔有居民出来拿外卖。当有一家三口拉着行李箱走来时,老季和郭冰都警觉起来,经核对身份、登记、测体温后,三人进入小区。

对于康泰新城党总支书记陆彤钢来说,晚上的工作多在线上。

他的微信里,业主群、党员群、镇级防控群等20多个工作群,不时有消息弹出。和记者说话间,口罩群又有新消息,第二轮口罩预约登记已经启动,关于口罩的数量、到货时间等,他要和药店保持沟通。

除了日常防控,居委还有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守住居民的心理防线。

陆彤钢说,前两日,有工作人员身穿防护服在小区消毒,照片很快传遍业主群,居民纷纷问道,“是有确诊的吗?”这时候,需要居委出来解释。

近11点,陆彤钢和郭冰再次巡逻。小道昏暗,但抬头看,便是万家灯火。

2月16日凌晨0点,护士郑佳雯上岗进入隔离病房留观室工作。受访者 供图

冷风呼呼,有人喊热

寒风敲打窗子,有人丝毫感觉不到冷,只喊“热”。

晚上11点半,冒着寒风,护士郑佳雯提前半小时赶到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隔离病房大楼。向护士长报到后,她穿上厚重的隔离服,与另一名同事进入隔离病房留观室。她们的工作时间是从凌晨0点到次日8点,其间不能喝水、不能吃饭、不能上厕所。

入住这里的均为新冠肺炎疑似病例,他们需要经历2次相隔24小时的病毒核酸检测,均显示阴性后才能走出去,这样算下来,每个疑似病例至少需要在这里待满48小时。

开展护理治疗、照顾病人的生活起居是郑佳雯的重点工作,除此之外,她还要完成隔离病房的消毒、清洁等工作。一旦接到新的疑似病例入住的消息,她随时要为他们准备牙膏、牙刷、毛巾等用品,而如果有病人离开,她要清扫处理病人使用过的物品。

凌晨12点过后,郑佳雯做起了消毒,每隔2小时,她都要重复这项工作,从空气到物体表面,从电脑键盘、电话机、办公桌面到门把手,每个角落她都仔细消毒了一遍。

一边消毒,另一边她还留意着病房里打点滴的患者,监测其基础生命体征。

刚忙了一会儿,她就听到了一阵打铃声,“护士,有热水吗?”这是留观室里一名妈妈的呼叫,她想帮孩子要热水喝,郑佳雯立马倒水送到病房。

约15分钟,消毒工作结束。她还要去留意病人随时送出病房门口的方便马桶,由于隔离病人都不能离开自己的病房,医院为每人准备了这样的马桶,消毒和处理患者的大小便也成为郑佳雯的一项工作。

尽管已是凌晨2点,郑佳雯和同事仍在忙碌着。因为要保持空气畅通,隔离病房不能开中央空调,同时必须打开窗户、保证通风。

寒潮下冷风呼呼,但郑佳雯丝毫感觉不到冷。在病房里走来走去、一遍遍消毒工作下来,防护服里的她只觉得闷,不停地冒汗。

考虑到寒潮来了,医院准备了11台取暖器和4台油汀,放置在病房和办公区,但郑佳雯却喊着“热”,这一夜她基本用不到这些。

护士郑佳雯正在隔离病房留观室区域进行消毒工作。受访者 供图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