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送过程复杂、安置隔离问题多…港府接回滞留湖北港人压力大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叶蓝】在“钻石公主”号邮轮问题大致解决后,香港特区政府又宣布将派包机接回滞留在湖北的2000多港人。不少舆论直言,这次雷霆行动与“钻石公主”号相比更为复杂,难度也大得多。

“特区政府现在宣布将安排专机分批接载滞留在湖北省的港人回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24日称,明白滞留湖北的港人希望早日回港,因此港府将派出包机,第一阶段是接载居住在武汉的450名港人,以及有紧急情况、孕妇、须接受手术、长期病患、须回港考公开试的港人返港;乘坐包机的必须是香港身份证持有人,返港后须到检疫中心隔离14天,有发烧及其他呼吸道症状的港人不能乘坐包机。当被问及为何选择包机而不用高铁时,他回应道,采取什么方式都需要内地政府配合,目前包机似乎是最可行的方法。

25日,聂德权在接受采访时又称,中央政府一直关心滞留湖北的港人回港一事,当地政府也愿意配合,但安排涉及当地政府要额外抽调人手,行动细节有待商讨,敲定安排后会尽早公布。《东方日报》25日称,这次行动由卫生署、入境处、医管局联合统筹,入境处处长曾国卫将参与,他刚刚在日本处理完“钻石公主”号事件。报道称,现在有2700名港人滞留在湖北37个城市,确诊病例11个。澳门方面25日也表示致力协助滞留在湖北的居民返回澳门,将通过湖北省及各地港澳外事办与内地相关部门沟通及协调,在遵守当地防疫管控措施的前提下,寻求通过包车或乘坐高铁等各种可行途径协助他们返回澳门。

不少在湖北的港人相当兴奋。怀孕25周的侯女士1月与女儿乘高铁到湖北,现在滞留黄石市。她通过视讯通话称,当地封城后,她在香港预约的产检未能进行,也不敢到当地医院,心理压力很大,得知港府将派包机的消息感到非常开心,港府驻武汉办事处已尝试联络她。身在武汉的邱太太说,她关注回港后入住检疫中心的安排,担心如果安排家庭同住,是否会造成交叉感染。

工联会的邓家彪25日称,滞留湖北的港人分散在多个城市,希望政府开放思维,考虑善用武汉以外的国内机场,将当地港人载到深圳或珠海等地再转送回港。民建联透露本月15日起开通了微信号协助滞留内地的港人,目前共收到近200宗求助个案,其中涉及药物求助有60宗、滞留湖北个案85宗。民建联议员葛佩帆24日晚已联络当地4个孕妇家庭,他们希望尽快回港产检,让婴儿在港平安出生。经民联议员梁美芬提醒说,突然有大批湖北港人回港,港府应注意隔离中心的承受力。

《星岛日报》25日发表社论称,与“钻石公主”号撤离行动相比,安排湖北港人返港的复杂程度与难度都高得多。首先,滞留当地的2700名港人分散在湖北多处,他们要离开须得到当地政府放行,然后在安全隔离的情况下运送到武汉的集合点,再搭包机返港。单凭港府和驻武汉经贸办恐怕难以做到,必须在中央介入下由湖北出手相助。与此同时,这批港人受感染的机会不低,因此必须经过检测,这也须湖北与香港卫生部门全力合作。文章说,港府面对的另一个头痛问题是如何根据先后缓急将港人分批撤走,若在筛选过程中原则不清楚,很容易引起争议,甚至出现不愉快事件。香港《大公报》25日的社评称, 接人的困难要想得充分一些。“钻石公主”号上只有300多港人,包机接人尚历经周折,而滞留湖北的港人多此数倍,困难之大可想而知。“安置更困难”,特区政府隔离营严重匮乏,早前征用的3个度假村不敷使用,计划征用上水晖明邨又遭到强烈反对而作罢。好不容易找到火炭骏洋邨作为隔离营,但已安置了从日本回来的港人。文章说,最大的挑战来自反对派政客,他们一方面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求尽快接人,另一方面又“逢政府必反”,别说设立隔离营阻力重重,连在十八区设立指定诊所都寸步难行,“人祸大于天灾,政治瘟疫甚于自然界的冠状病毒,这就是香港的现实。特区政府必须同时打两场防疫战,困难之大可想而知”。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