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叶刘淑仪:特区政府应以更大勇气更强措施止暴制乱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赴香港特派记者白云怡 成仲 赵雨】已持续五个月的香港乱局,出路到底在何方?当政治诉求已在游行示威活动中失焦,暴力分子究竟还在“闹”什么?区议会选举后,香港局势可能发生怎样的变化?这些问题,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日前专访了香港新民党主席、香港行政会议非官守成员、前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她表示,特区政府应拿出更大的勇气、采取更强硬的措施尽快止暴制乱,因为香港民众和企业在过去几个月中早已身心俱疲、元气大伤。

叶刘淑仪 环球时报-环球网赴香港特派记者 赵雨/摄

环球时报:要尽快止暴制乱,特区政府手上现在还有哪些牌?

叶刘淑仪:政府可以“征兵”。根据公安条例和警察条例,警方可以委任特别事务警察和临时警察等机制。目前,警方已委任不多于100名惩教署有防暴经验的人员为特别任务警察,但是100人太少了。

其他哪里还可以有人手支持?我认为也可以考虑聘请一些有防暴经验的安保人员来帮助我们分担警方的部分工作。我想警方起码需要增加5000人。我认为政府正在逐步出台这些措施,但他们反应较慢。我建议在一个月内出台这些政策。

有硬的一手,也要有软的一手,那就是加强对话。不一定要搞公开的对话论坛,但要公开地把自己的信息传递出去。

环球时报:是否有可能像有人建议的那样成立合法的“民团”来帮助止暴制乱?

叶刘淑仪:短期内不大可能实现,因为需要有立法和训练的过程。

不过,我很早就对有关方面提过类似建议。在殖民地时代,我们有一支“义勇军”。但当时我们有相应的法令支持,现在(如果要再建立这样的组织)救需要重新立法。而建立这样的一个“兵团”,至少要3到5年时间,因为训练也要很严格。

环球时报:据您了解,现在香港民众如何看当下的暴乱局面?是否支持政府出台更强力的措施?

叶刘淑仪:现在绝大多数香港市民都希望政府尽快出台更强硬的措施止暴制乱。当我们宣布“禁蒙面法”的时候,政府说的理由是社会上出现了危害公共安全的情况,而不是香港已进入紧急状态。我们有一些财经官员怕宣布了紧急状态,会有人冲击我们的联系汇率,引发金融风暴。

在我们中国的领土上,我们的内地学生们却要撤离,这真的很离谱。我觉得太惭愧了,我们连自己的同胞都不能保护。现在一些国际律师行、咨询顾问说,他们的内地合伙人也都很怕,有的已经离开,这些都已经影响到我们国际商业金融中心的地位。

据我了解,在香港的大财团现在已经是骂声四起了,因为他们的市场很多都在内地和大湾区。但它们还可以勉强挨下去,现在中小企业是越来越艰难了。所以,大家都希望政府有更多作为。

环球时报:我们注意到,最近很多示威的人已经不是在表达政治诉求了,而是纯粹的暴力破坏。现在还在“闹”的人,到底在“闹”什么?

叶刘淑仪:一些我觉得是收了钱的,比如我看过一个视频,有人指挥一些黑衣人去“装修”。他们拼命地打,最后一个人说,“你们好好装修啊 要不然没钱拿的。”那些人都很专业地去“装修”,打CCTV,打天花板,打商店。他们是为打而打,不是为政治而打。我相信绝对有一部分是收钱的。

有一部分是“上脑”了。他们可能是玩这个电子游戏,把(暴力)当作游戏。你看有些年轻人中了枪之后都很慌张的,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哭得不得了,哭着问“我有没有毁容啊?”他们还以为那是去开派对,但一出事就怕了。他们怕坐牢;警方要攻入中大,他们求校长救他们;他们要特赦,要不检控…这都说明他们也怕,也说明目前他们(的违法行为)没有什么成本,没有后果,但后果接下来会慢慢浮现。

环球时报:您如何评价当下的区议会选举环境?24日当天可能出现什么情况?

叶刘淑仪:当下的环境很可怕,(如果你有不同意见,)暴徒会用弓箭射你,用汽油泼你,实在很恐怖。近月来,已有很多义工说不敢出来(参与竞选活动),候选人有几天也不敢出来。如果24日还是今天的情况,那就完全没有一个适合选举的平和气氛。

24日当天可能出现暴力骚扰投票点的情况。也许暴力不会很严重,因为他们也想赢,只要在关键几个地点放几个黑衣人,我们的选民可能就吓跑了。比如说他们可能在大部分选民支持建制派的投票点、也就是我们的票仓附近安排黑衣人,那么可能本来要投建制派的公公婆婆都会怕,不敢出来了。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过去,建制派议员们凭着民生工作一直在区议会中占优,因为区议会本来是关注较小的社区问题,比如巴士线路、电梯位置这些事。但现在也不讲民生了,区议会选举被彻底政治化,一些反对派的候选人甚至连政纲都没有,一张报名表发给政府就可以了。现在,一切只看阵营。

环球时报:您如何预测选举后的局势?

叶刘淑仪:我现在无法预测,但如果多选了一百多个暴力分子进入区议会,那将产生非常可怕的后果。比如,海怡西是黄之锋的选区,尽管他被剥夺参选资格,但他早就安排了一个“替身后备”林浩波。林完全没有地区工作的经验,但他是黄之锋的代表,这就够了。如果这些人进入区议会,对于特区政府未来施政的影响简直不堪设想。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