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行难、应对缓、管理粗 大雪拷问武汉城市应急管理

地铁口顶棚被压塌主干道封闭应对被指迟缓

大雪拷问武汉城市应急管理

1月28日,湖北省武汉市光谷广场附近的非机动车道被积雪覆盖,有的路面甚至出现冰冻。图为一名外卖小哥在骑行时双脚着地以免滑倒。

□ 本报记者 刘志月 文/图

□ 本报实习生 刘 欢

一场暴雪,让武汉这座特大城市“慌了神”——

地铁站出站口顶棚被压塌,多条城市主干道快速路临时封闭,汉口江滩雨阳棚塌缩致1人受伤,还有挤爆的公交车、起步价翻倍的出租车……

1月26日至27日,大雪降临武汉。据武汉市气象部门统计,武汉城区24小时内累计降雪量达17.2毫米,积雪深度达4厘米,其中新洲区最深积雪达13厘米。

“一场早早就预报的雪,让一个特大城市狼狈不堪,或许是这些年大城建的成就给了武汉人很多虚妄的期待。网友说,电视问政问了这多年,雪顶多也就十年一遇,地铁塌了,作为城市动脉的环线和高架结冰一封了之,两天了很多道路依然是溜冰场,推迟半小时收班的地铁反倒成了正能量。应急办有了,应急能力似乎还不如10年前。”武汉市民周先生在朋友圈评论道。

大雪拷问城市管理水平。受访专家直言,武汉市的城市精细化管理水平和应急管理能力亟待提高。

出行难

“起步价20,不打表。”

在出租车司机张师傅看来,雪天路滑正是赚钱的好时机。

在武汉,出租车起步价10元,上车打表。

1月28日8时30分,大雪过后,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上厚达数厘米的积雪凝固板结,紧紧贴合在地面,地上的交通指示标识已完全不见踪影。

张师傅以每小时20公里的速度在路上缓慢行驶,遇到红绿灯,她不敢踩刹车,将变速杆归于空挡,慢慢滑行直至停止。

路上除少数路段冰雪已清理干净外,绝大对数路段同友谊大道一样被冰雪覆盖,不断有行人滑倒在地。

“他们都被派到三环线和长江大桥上清理积雪了,哪有时间管这些路段。”张师傅说。

一边驾驶,张师傅一边对着对讲机呼唤同伴:“快出来,这好赚钱的时候。”

没有打表,路上遇到乘客招手,有顺路的,张师傅就停下来接上。

张师傅还不是随意涨价最厉害的人。

1月28日12时30分,《法制日报》记者试着拦出租车从东湖宾馆到弘毅大酒店,两者之间相距约1.6公里,但连续拦了3辆出租车均一口价30元。

“怎么这么贵?”

“嫌贵就别坐,都这个价。”一名出租车司机不耐烦地说。

“这种天气我们出来可是冒着很大风险的,加点钱很正常。”张师傅说。

与出租车相比,武汉公交车让人等得“着急”。

武汉市民刘先生要从雄楚大道珞雄路到民族大道光谷广场,平时基本上一两分钟就可以等到车,可1月27日中午他足足等了半小时才得以“挤”上一辆公交车,紧贴着公交车后门到了目的地。

“响应政府号召,大雪天气公交出行,没想到公交运力跟不上。”作为有车一族,刘先生认为,既然呼吁市民公交出行就应当采取积极应对措施,不应当只管呼吁而不采取应对措施。

应对缓

大雪带来的不只是出行难问题,还有安全问题。

1月27日12时15分,武汉地铁范湖地铁站A出口顶棚受积雪积冰压力发生倒塌,所幸未造成人员损伤。

公开资料显示,武汉市轨道交通二号线一期工程于2012年12月28日通车,其中范湖站II号出入口和洪山广场站I-2号出入口升降式智能雨棚招标额为500万元。

坍塌事故发生后,武汉市地铁集团对外发布消息,开始对全市地铁口类似的3个顶棚采取加固、清扫积雪等措施。

地铁出站口顶棚坍塌事故,似乎并没有完全唤醒武汉的城市管理者。

1月28日16时许,受积雪积冰压力,汉口江滩室外游泳池轻质张拉膜结构的雨阳棚发生塌缩,致1人受伤。

武汉市政府应急办通报称,伤员已送医救治,无生命危险;相关部门已对全市轻质结构的类似构筑物进行全面排查,消除隐患,确保安全。

同样滞后并广遭诟病的是城市道路积雪清理工作。

1月25日,湖北省气象灾害应急指挥部就启动了气象灾害四级应急响应,要求各成员单位严格落实防范低温雨雪冰冻等措施,开展应急处置措施。

1月26日至27日,暴雪降临武汉,全市数十条环线的匝道、高速路因结冰而实施道路管制。

光谷步行街是武汉最繁华的区域之一,某段匝道因道路管制而封闭,成为游客们游玩“滑雪场”。

因雪天路滑,道路交通事故以及行人摔伤事故持续增加。仅1月26日上午,武汉市中心医院南京路、后湖路两大院区就连续收治了近20名骨折患者。

1月27日,武汉市召开应对低温雨雪冰冻天气应急调度工作会议。市长万勇强调,要在前段时间积极应对的基础上,再加力度,再加措施,再严责任,打好整体战,尽最大努力把低温雨雪冰冻天气的影响降到最低,确保市民生产生活正常,确保城市运转平稳有序。

“城市管理者应该根据应急预案提前采取相应的措施,而不是在灾害已经形成的时候进行处理。”武汉理工大学文法学院院长李牧说,面对此次大雪,武汉市相关管理部门在判断方面可能存在失误,没有充分认识到冰雪可能对居民日常生活带来的不便,这说明相关职能部门服务意识不足,从本质上讲,这是一种行政不作为或慢作为。

管理粗

1月28日,一篇《同样一场大雪后有一个地方叫魔都一个地方叫县城》的帖子,在武汉市民的朋友圈中迅速传播,引发网友对城市治理的反思。

帖子用照片的形式,对比了上海与武汉应对大雪冰冻天气的迥异,上海第二天清晨主干道上无积雪、人行道上无冰冻,而且布置了细致周到的防滑措施。

“上海发布”发布的消息称,雪后的上海之所以是这样一番井井有条的面貌,是因为这座城市有着精细化的管理,是因为他们的辛勤值守奉献——彻夜奋战、扫雪除冰的武警官兵,环卫、路政、交警、物业等所有坚守在一线的人们。

在1月27日的应急调度工作会上,万勇指出,融雪除冰、清障保畅通,是当前最紧迫的工作任务,要进一步加强人力、设备、物资保障,持续作战、协同作战,确保市内主干道畅通。为此,对主要过江通道、环线高架、主要干道,一一进行了细化分工,要求奋战30个小时,保障下周一早高峰通行。机关带头,社会参与,市区两级政府部门、临街单位,要带头扫雪除冰;其他保障城市运转的部门,要坚守岗位,实行领导24小时带班制度;街道和社区要把居民进出通道的积雪扫除干净。

“武汉虽然被评为全国文明城市,但是与上海等城市相比,在城市精细化管理、应急管理方面,还是存在较大差距。应对此次大雪,政府部门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湖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荣娟认为。

李荣娟说,此次大雪天气的应对还反映出武汉市政府动员能力不足。“面对突发自然灾害,不仅要发动机关和企事业单位,而且要充分动员社会力量,比如社区居民参与其中,像我们想上街帮忙铲雪,都不知道工具在哪儿。”她说。

“从灾害预警到启动应急措施,中间存在一段脱节,我们必须要在灾害预警之后制订切实可行的应急方案,要将责任落实到部门。”李荣娟建议。

李牧则建议,要进一步细化应急管理条例,具体落实到人和事,对怠于履行职责的部门和相关负责人给予行政处罚;同时相关媒体要加强监督报道,因政府不作为或慢作为而受到损害的民众可以提起集体诉讼。

本报武汉1月28日电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