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首候任人梁振英全家福照片曝光(组)

香港第四任行政长官选举昨日举行,现年五十七岁的梁振英以六百八十九票当选,他将在未来五年带领香港“行之正道”,探索一条“稳中求变”之路。“齐心,香港一定会成功!”梁振英承诺,维护香港的核心价值,而香港市民所享有的自由及权利绝对不会有任何改变。港媒纷纷以大篇幅对这位下一届香港特首候任人的成长历程、家庭生活做出全方位、多角度报道。

出身清贫 自幼立志

据香港《大公报》报道,“家是香港”,不仅是梁振英一本着作的名称,亦不仅是他对于自己身份和归属的描述,这看似平凡的四个字,对于三代香港人而言,却被感知出截然不同的意义。梁振英曾撰文提到,“家在香港”,曾经只是空间关系,然而回归后至今的一段时间,却称得上是“香港社会由酒店进化成家,香港人由房客凝聚为家人的基本条件。”这十多年,亦是香港历史上第一次,可让两三代人在香港“坐定定”。梁振英表明,希望“为这个地方瞻前顾后,将个人回忆合并成集体回忆。”

与大多数同代人一样,梁振英的父辈也是内地移民,他的父亲梁忠恩一九一一年出生于山东威海,于少年时代已来港,投身社会后在清水衙门当警察。梁振英于一九五四年出生,有一姊一妹,是家中独子,小时候,一家人住过七号差馆宿舍及荷李活道警察宿舍。他从小帮手做家务,读小学时,不懂煮饭,就负责买菜,返学前走到西营盘正街或水街买菜,“讲价、拣菜我都识。”那年代,一般家庭都没有电饭煲,“透火水炉”就变成了他的专责。

梁振英曾撰文忆述,“我二十岁前住的单位没有自家厕所,一层楼十几户共享公厕。”直到父亲退休前几年,母亲发动一家大小穿胶花,每月多赚三百多元,一分一毫都存入银行,到父亲退休时,全家才终于有了自己的单位,“有了自己的厕所”。

母亲发动一家大小帮手穿胶花帮补家计那一年,梁振英十一岁,负责送胶花,每袋都有几十磅重,经常要“行下停下”,“日子有功”,时至今日,他的右膊都比左膊阔。对于这段经历,梁振英未有一丝自怨自艾,反而是强调,当一家人终可“自住其力”,他是如此“心满意足”。

在警察宿舍逐渐成长的时光,尽管清苦,却被梁振英视为珍宝和不一样资本。他曾感慨良多地忆述,“我这一代,应该是成长在贫困当中,不单家庭是这样,整个社会都是这样。”但也正是那一代人,“不是白手兴家,就是在贫穷中挣扎,长大成才的。”

梁振英的胞姊梁桂香,亦曾在文章《三岁时的冷馒头》中,回忆起这个“懂事得让人揪心”的弟弟。她写道,“振英三岁,妈妈便送他进学前班,要上大半天,兼自备午饭。因为家贫,妈妈通常蒸一大锅馒头做饭,振英每天早上就带着一个搪瓷漱口盅,一个馒头,径自上学去……我因为读的是下午校,每天可以在家吃完午饭才上学,饭桌上,我常常看到妈妈边吃饭边红了眼,因为大家啖着热饭暖菜,就会想起在外啃着冷馒头的弟弟。”但小小年纪的梁振英从来只是默默承受,未曾哼过半句,“没有要求,更无埋怨。”

慈母身教影响深

梁振英宣布参选特首时,曾含着热泪忆述他的裹脚妈妈,并一度哽咽,这一幕也让在场的许多他的支持者和记者,湿了眼眶。一向严格管理情绪和表情,非一般理性的梁振英,竟然也会流露出感性的一面,格外让人动容。

这位裹脚妈妈,默默地忍受着身体的不便与痛楚,与丈夫相互扶持,支撑起一个家,靠穿胶花减轻家庭的负担。她虽然不识字,但教育孩子却有自己的一套,比如常常教导孩子们,“假如自己有一口饭吃,都要先看看其他人是不是也有一口饭。”对于四十多岁,“老来得子”生下的梁振英,她也绝不娇纵惯养,而是常说,“男孩子,吃点亏不打紧!”也许影响梁振英更多的,还有这位母亲本身流露的种种美德,耳濡目染中,才形成了他现在处变不惊的坚毅性格,并让他对家国、事业都抱着绝对的责任感。

关于父亲,梁振英曾在自己的文章《阿爸的手》中有所描述,虽然着墨不多,却让人隐隐感知到那个做了多年警察的父亲,或许是为数不多能触及梁振英内心柔软处的人。梁振英在文中提到,父母战前从山东来港后,保留了北方的生活方式,山东人生活简朴,觉得一盅两件的港式茶楼不实惠,并非持家之道,因此一家人上茶楼的经验,一年只有一两次。让他记忆最深刻的,并非美味可口的点心,而是路途中,被父亲有力的手,紧紧拖住的回忆。他写道,“从西边街警察宿舍到高升茶楼,要过好几个街口,大概要走十几分钟。虽然路上的车不多,但阿爸还是将我的手拖得紧紧的,不完全是怕路上有差池。爸的手很有力,两代人拖着手上茶楼,感觉上特别温馨。”

赴英求学 学成报国

梁振英从小成绩优异,他从荷李活道警察小学考入名校英皇书院,后又进入当时的香港理工学院修读建筑测量系,考获高级文凭后,前往英国布里斯托理工学院攻读估价及地产管理学位。

一九七四年,梁振英远赴英国布里斯托理工学院求学,他随身带了不少中文书,除了一套《红楼梦》,也有中国的民间故事书等等。“有一点点寻根的意味。因为毕竟人到了那个年纪就会去思考一些问题,对家乡及类似的事物感到好奇。其实这是自己对自己的民族、国家,对自己身份的一个探索。”

梁振英曾意味深长地说:“人到了外边,你会更加珍惜自己的文化承传、自己的生活习惯。”在他看来,在国外生活的各个层面,甚至一些细节,都会令人对自己的过去、身份,以至对国家的认同,产生不一样的感悟。所以,在多年以后,他仍鼓励年轻人应该去留学,“出去开一下窍,有好处。”

他总结自己在英国生活的最大收获,就是从英国人身上观察并认识到“人民同国家的关系”,并通过对照,更加清楚地意识到,作为一个中国人,与国家到底应是什么关系。而那时,梁振英也认识到很多年纪比他大的爱国学生,他们对国家的看法,深深地影响了梁振英。

其后,在内地改革开放起步的关键时期,梁振英贡献过自己的一分力,而他一路走过的历程,也确与国家的发展紧密联系。他曾撰文写道:“人生总有尽头,如果我这一刻两腿一伸,我想的除了是父母、妻儿、朋友外,就是为国家做了的两件事:一是土地和住房制度改革;二是以和平方式收回香港。特别甜。”

好丈夫好爸爸

梁振英和其竞选团队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竞选口号是“齐心一意撑香港”,要撑起香港这个大家庭,还要从撑起小家庭开始。梁振英和太太唐青仪孕育三名子女,婚前婚后的梁振英都是太太眼中的好丈夫,孩子眼中的好爸爸。梁振英以身作则,以齐自己的小家开始,正可以彰显他“齐心”治理香港的信念。

“我们有三个孩子,是我和太太的决定,不是意外,哈哈……”梁振英每每谈到自己的小家庭,幸福之情总是溢于言表。对于教育子女,梁振英绝不松懈,可以用“父爱如山”来形容。他曾说过,“任何工作都可以由他人代劳,唯独做爸爸不能假手于人,因为所有孩子都只有一个自己的爸。”三个孩子未长大前,梁振英早上做柴可夫送孩子上学,晚上推掉所有应酬,他说:“我要回家和太太、孩子一齐吃晚饭”。直到三个孩子都长大了到外国读书,梁振英晚间时候才“重出江湖”。

慈父尽职,对太太却依然爱护有加。梁振英在婚前曾热烈追求太太唐青仪,婚后,特别是有了孩子之后,他和太太建立了更加亲密的关系,“太太和我有太多共同兴趣了:我们都爱出外旅行增广见闻;当然,爱孩子是我们最大的共通点。”唐青仪曾撰文这样形容丈夫:“CY很忙,但每年也会和我一起千里迢迢飞往英国,跟在彼邦念书的孩子聚一聚,哪怕只是逗留一天,为的,就是一家人可以团团圆圆吃顿年夜饭。”她真情流露说,父亲的责任,家庭的责任,梁振英都没有因为忙而丢掉。“你能想象,像CY这样一个硬绷绷的大男人,会抱着满月的儿子唱摇篮曲吗?……多少夜,孩子都是在他的歌声中安眠。”

夫妻相互扶持,一家人一心一意,让人感动。梁振英推掉了应酬,而太太推掉的却是一生的事业。曾经是大律师行的股东合伙人的梁太唐青仪,为了孩子,为了让丈夫专心工作,由一个女强人律师默默走到梁振英的背后,做了全职妈妈。三个孩子在妈妈的辛勤哺育下,如今个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长子傅昕已在英国读博士,两位妹妹颂昕和齐昕也入读英国名校。

早前特首选战正“如火如荼”时,忙于落区推销政纲和拉票的梁振英,曾接受娱乐新闻节目主持人查小欣专访,让人们了解他的另一面。梁振英形容自己并非“恶上司”或“严父”,反而是看电影会落泪,闲时会包饺子、做面条的性情中人。他又忆述与太太一日一情书的初恋故事,并感激家人甘于牺牲私隐及相聚时间,支持他走上服务社会及国家的道路。被部分传媒形容为“狼”的梁振英,在节目中坦言,不介意此“绰号”。他相信市民可以凭他过往三十年的公务生涯作判断,“我性格不‘狼’,尽量会为别人着想,按部就班做事”。不过,他不忘为自己大平反,强调昔日参与“公家事”,稍有差池,便会影响公众,不得不紧张,但他不论在公司或家庭,虽然对员工或子女要求高,却从不会骂人。

太太也形容他“铁汉柔情”:“每当出外公干,只要时间许可,CY也会给我买些小礼物。或许是小首饰、颈巾、又或是衣服,其实,他也挺浪漫的。”……“繁重的工作和公职把他武装起来,但冰冷的盔甲下却是炽热的心。和我一起看电视时,每遇动人场面,他都会跟我争拿纸巾抹眼泪!”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