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环球网记者谈新疆边境行

本网记者陆文龙、李亮与主持人郝珺石

主题:环球网记者谈新疆边境行

嘉宾:环球网记者陆文龙、李亮

主持人:郝珺石

7月2-15日,环球时报•环球网“让边疆不再遥远”活动启动了新疆边境行。四位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沿祖国西陲边境线一路跋涉,历经中巴、中塔、中阿、中吉、中哈五国边界。他们登上海拔5200米的红其拉甫国门,深入瓦罕走廊腹地,成为首批站在中国从塔吉克斯坦新近收回一千平方公里新国土的中国记者。他们直击西部边境的安全与困境,探谈多个一线口岸,独家报道了公安边防卫士与暴力恐怖、民族分裂分子的激烈斗争。

两位记者在线畅谈新疆边境见闻与感受,向您讲述一条特别的防线,一个真实的新疆。

边境居民边防意识强 与反对势力斗争日常化

郝珺石:能不能谈一下这次“让边疆不再遥远”活动的目的是什么?最深切的体会是什么?

李亮:我们的这个“让边疆不再遥远”活动是考虑在长期和平的环境中,国人的边疆意识、国防意识逐渐在淡漠,而事实上我们国家的周边环境在日趋复杂,所以我们想通过我们采访的所见所闻所感给大家带来一些触动。 当然其中会涉及边疆人的生活、工作以及喜怒哀乐的方方面面,我们会去到一般人到边疆很难去到的地方,把那里的现状介绍出来。利用文字、图片、视频把边疆带到诸位的眼前。 我最深切的体会是,边境民生真的太独特了。我们内地人很难想象与反对势力对抗是他们日常的生活,他们对国家和边防的意识那么强。

郝珺石:请你们对整个边境情况做一个介绍。

陆文龙:北疆和南疆有所区别。南疆的边境基本是高原、雪山,有天然屏障。边境上无人区较多,管理起来特别困难,极易成为三股势力和恐怖分子的藏身之地,培训营。在边检所到国门,这段叫孔道,这一段是特别容易渗入一些人员的。 北疆的话,大部分是平原,有的一马平川,边界线两边作业人员很多,哈萨克斯坦很多人拿着在中国办的手机,就可以和中国国内人通话。旅游人也多,三股势力和恐怖分子就夹在这些人里,有合法的身份进出,内外勾联。管理边境,包括人员、枪支、毒品、走私物等,其中三股势力、恐怖分子和民分分子是重点。

郝珺石:我们这次边疆行经过了几个边境口岸,都与哪些国家接壤有什么特征?

李亮:我们这次一共去了四个口岸,分别是中巴的红旗拉甫,中塔的卡拉苏,中吉的吐尔尕特,中哈的霍尔果斯,喀什本来是一个机场,一个对外港口,现在基本上因为人员太少,就停掉了。说到特征的话,红旗拉甫是中巴口岸,是新疆海拔最高的口岸,国门的地方有海拔5200多米,这里民间外贸货运比较少,援巴的物资比较多,中巴口岸被他们成为是新疆最和谐的口岸,因为咱们边防人员和巴基斯坦边防人员关系特别好,他们每天会在国境线上互相拥抱,每天早上晨礼一样的地方。

中塔唯一口岸位于“生命禁区”

李亮:中塔之间只有一个口岸,就是卡拉苏口岸,卡拉苏的特点除了海拔高,因为周边有铀矿,所以辐射比较到,卡拉苏意思是黑色的水,所以地下水是黑色的,不可以用的,所以口岸工作人员工作的自然环境比较恶劣,应该是生命的禁区。吐尔尕特主要是中吉之间人员和货物来往还有很多欧洲和其他国家游客通过这个口岸到新疆旅游,我们在那个地方碰到很多例子比利时、匈牙利的游客,通过这个口岸进入新疆,因为这个口岸自然条件相对好一点。 北疆就到了霍尔果斯,霍尔果斯这个口岸是以人员来往为主的,包括商人、留学生、游客,每年人流量大约平均有50万,今年上半年已经有32万了。这个地方也是有一个西气东输的工程,中亚的天然气就是从霍尔果斯附近进入中国境内。

郝珺石:能不能介绍一下新疆特有的护边员制度?克尔克孜族牧民二十年手刻“中国”边界石,建造“一个人的边界线”,从她和其他少数民族护边员身上感受到了什么?

陆文龙:护边员据我们了解是新疆在控制三股势力内潜外逃方面一个比较有特色的制度,具体的就是在正常的边防战士之外发展当地的游牧民、少数民族牧民,帮助当地边防民警一块来打击三股势力的内潜外逃。国家会对这些护边员每个月给予一定补助,而且会在有些地方给他们配备专门的移动电话,在克州那些地方是配了卫星电话,因为边境线非常长,光靠自己的边防民警无法做到防止三股势力的内潜外逃,发动当地爱国的游牧民族帮助民警一块守戍边,效果非常好,据我了解当地破获很多三股势力内潜外逃案件,都是护边员提供的情报,然后民警到护边员住的地方,破获这些案件。

陆文龙:对护边员的感受就是这些护边员特别爱国,特别是在喀什的塔吉克民族,他们几千年来守卫在边境上,那的自然条件非常艰苦,海拔平均4000米以上,但是这些护边员为国家守卫着几百公里的边境线,在打击三股势力方面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在克州有一个克尔克孜族的老妈妈护边40年,他把“中国”刻在了石头上,他的儿子也是护边员,这里面大部分是少数民族,包括塔吉克、哈萨克和维族的护边员。

李亮:还有一个很感人的护边员的例子,一个阿克苏的维族老大爷,每天风雨无阻的在自己家的院子里面竖旗杆,升国旗,这个说明在边境的这些牧民对国家的概念非常强,比我们内地的人还要强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