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华日军731部队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引争议

纪念过去,目的,其实只有一个——警示未来。

于是,关于侵华日军第731部队遗址的相关地位,就成了一个无法回避也不应该回避的焦点话题。

是否应该将“731”遗址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这个问题,一如那遗址本身,让国人无法忘却。

侵华日军731部队的日前再一次“不冷不热”地曝光——又一份罪恶的史料被发现——活人细菌实验3000余受害者名单得以确认。

我国在这一领域的权威专家金成民对外公布了他的最新史料发现——1939年至1945年,至少有3000余无辜生灵被侵华日军第731部队在哈尔滨平房区本部直接用作活体细菌试验材料,无一生还,这3000余受害者的确切名单已经被确定。

又一次,“揭露侵华日军非人道罪行的最直接证据”大白于天下。

多年以来,“731”的罪恶,一如它的制造者,已经被牢牢地钉在历史的柱基之上。然而,对罪恶的检讨,却常常被些许的嘈杂声音干扰,甚至湮没。

对于那段罪恶的受难者,为了不忘苦痛,“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建立起来,用以保留遗迹,搜集罪证,从而得以记录历史。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记录历史,纪念过去,目的,其实只有一个——警示未来。

于是,关于侵华日军第731部队遗址的相关地位,就成了一个无法回避也不应该回避的焦点话题。

是否应该将“731”遗址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这个问题,一如那遗址本身,让国人无法忘却。

罪恶大本营的前世今生

从哈尔滨火车站乘车向南,历时50分钟左右,哈尔滨市平房区新疆大街25号,一处新旧不一的房产,这,就是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

人类历史上,“731”这个词,是与恐怖、魔鬼、惨无人道、灭绝人寰等字眼联系在一起的。

翻开历史,名词是这样解释的:731部队是在抗日战争(1937-1945)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侵华日军从事生物战细菌战研究和人体试验相关研究的秘密军事医疗部队。

731部队的前身,是石井四郎于1932年在中国东北哈尔滨市郊的背阴河(即平房区)设立的东乡部队,这一区域当时是傀儡政权满洲国的一部分。当初,731部队伪装成一个水净化部队,随后不久,该部队就开始进行在日本国内无法进行的人体实验。

由于日本战败后对资料的毁灭,731部队的完整信息只能靠史家一点点挖掘整理,其中,731部队的设施究竟包含什么,至今尚未有明确说法,但是仅从现有的遗存就足以看到其当年的庞大:

目前,一些731的周边设施仍保存到现在,并开发给游客参观。对游者开放的建筑物中的一座731基地占地6平方公里,由150多幢建筑组成。设施经过很精心的设计,使得其很难被摧毁。

基地包括各种各样的生产设施。有约4500个培养跳蚤的容器,6个巨大的制造各种化学制品的锅炉,以及约1800个用于生产生物战剂的容器,几天内就可以成产出大约30克腺鼠疫。

数十吨的这些生物武器(以及一些化学武器)在整个战争期间被存放于中国东北的许多地方。至今有时候对中国的平民还有伤害。

1945年,当战争会很快变得明朗时,石井四郎下令摧毁那些设备设施,并告诉他的部下“把秘密带进坟墓”。因为这些研究数据是人类历史上从未进行过的人体试验类型而得来的,作为获得这些数据的交换,美国不以战争罪起诉731部队的军官。

经研究证实,这个部队当时已具有可将人类毁灭数次的细菌武器生产能力,他们的“研究成果”投放战场,致使20万人死伤。1945年8月,731部队为了销毁罪证,在败退时炸毁了这里的主要实验设施。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