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民营企业家讲述在中央党校封闭培训经历

重庆私企老板中央党校受训

在打黑行动还在向纵深发展的同时,重庆将民营企业家送往中央党校培训是“一个信号”

本刊记者/王维博

打黑行动向纵深发展的同时,重庆开始提出用5年时间,对1万名非公经济代表人士进行思想政治、经济知识等方面培训,全面提升民企素质、树立新渝商形象。

作为该计划的第一步,11月8日,重庆市把首批59名民营企业家送到中央党校进行为期一个星期的培训。在组织者看来,此次“非公有制经济代表人士高级研修班”对于实现企业和政府保持思想同步,意义非凡。

封闭培训

前往中央党校培训的首期培训班共65名同学,除6名工商联机关干部外,其他59名均是非公经济代表人士,涉及地产、建材、服装、加工制造等多个不同行业。

出发前的动员大会上,重庆市工商联副主席张莉对媒体透露,从今年起,在5年内,重庆要对万名非公经济代表人士进行培训。培训将分别为中央党校、市级、区县党校培训,甚至还有街道和社区。

11月8日,培训正式开始,培训地点却不是在中央党校内,而是安排在航天城协作楼三楼的一个会议室。

在接下来一周时间里,8位中央党校教授分别为学员开设了“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与政策”“中国小企业融资战略”“当前国际形势与我国面临的机遇与挑战”“非公经济代表人士如何争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合格建设者”“科学发展观与中国非公经济发展”等8门课程。

对于课程表上的科目,学员们表示虽然看上去很专业,但内容听起来“不错”。培训结束,重庆集仙药业公司董事长杨成清深感“不虚此行”:“以前困惑自己的一些问题,到了这里都解决了。专家们对一般性规律的认识,比我们把握得更深刻、更准确。”

7天培训,杨成清共交了7000多元,包括教学费、资料费、及来回机票和食宿等。他觉得“一点都不亏”。 进中央党校培训的私企老板中,个人拥有的资产总额少则上百万,多则上亿,全是自己花钱来学习的。在班级里,大家一律以同学相称,见面也直呼其名。

重庆建材商会会长、奥韵集团董事长孙仁元,是这次培训班的班长,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他说:“这是一次充电,也是一个提高思想觉悟,准确把握民营企业发展方向的机会。”

要发展经济,思想意识相当关键。孙仁元认为,专家教授的思维会让民营企业家受到更多启发,让民营企业家少走弯路。

民营企业老板对“政治培训,提高思想政治觉悟”反应也颇为积极。“能让企业方向更明确,跟着党走,懂国情,懂政策,懂环境。”重庆市创意产业商会会长周晋说。

11月7日,此次培训的主要推动者,重庆市委常委、统战部长翁杰明专程从北京赶回重庆,主持次日的培训班动员会。“翁部长本来就在中央党校学习,但是还是专程回重庆主持此次会议”,这在周晋看来,充分体现了重庆市委对此次培训的重视。

翁杰明在学员们出发前的动员大会上,以“校友”的身份提醒“老总”们,参加培训是在展示新渝商形象,“不要旁若无人地在课堂上接听电话,”翁杰明甚至说到细节,实在有重要电话要接,也要低调再低调。“最好是把电话关了,或者调到振动状态。”

“我们不是被‘教育’对象”

“我们不是被教育对象,而是来学习的。”在培训班,杨成清最担心的就是外界对他们的误读。

杨成清认为,重庆打黑中,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家身份涉黑者只有黎强。黎强注册的渝强公司性质是民营企业,但不代表民营企业都是涉黑,从民营企业家走上犯罪道路的很少。

杨成清说,别人不知道,至少他自己是认真学习的。7天内,他没有缺席一堂课,并且详细做了笔记。

8日到13日,整整6天,学员们在航天城是“全封闭”式学习。每天上午8点半到11点半,下午2点半到5点半,课程安排很紧。班上有纪律委员,出门要请假,凭学习班的条子才能进出门,晚上11点就熄灯。

除了白天上课,晚上还有两次班会,第一次是开班当天晚上,学员们互相认识,交流一下学习计划,原定一小时班会,后来开了三个多小时,“大家越讲越兴奋。”

在杨成清的记忆中,唯一的出门是12日下午,因为下大雪,班上安排学员们去鸟巢水立方拍了一次雪景。

重庆市长寿区委统战部副部长周镜屏既是学员,也是班里的纪律委员,也兼有学习委员的职能。每一节课,他都一边听一边用笔记本电脑做着记录。虽说是纪律委员,周镜屏说,他的电脑里存着所有授课老师的课件,回去以后整理一下,建一个QQ群,给每个“老总”发一份。

除了老师的课件外,细心的周镜屏还记下了老师们课堂上临时发挥的内容。

很多数据和例子都是老师即兴补充的,在网上查不到,在基层更难找到。周镜屏说,这些都可以在写论文和调研报告中引用。

授课之余,来自中央党校的教授们还受到老板们“追捧”。

11月13日,最后一节课结束,学员们纷纷拉着授课的中央党校党建部教授博导刘玉瑛签名、合影。

“搞快点撒,莫要浪费刘老师滴表情”,来自重庆民族医院的副院长张厚云的一句话,让大家笑了起来,“回去都要在公司会客厅挂起”。

一个个叱咤商海的老板们争着和自己合影,让刘玉瑛忍俊不禁。

张厚云说,私企老板压力很大,平时没有多少时间学习,但对知识很尊重。大部分上过课的老师,如曹鹏飞、周为民、杨秋宝、陈启星等,都和学员合过影,大家都希望给7天的学习留下更多记忆。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