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30年:人大代表投反对票定格民主瞬间

1988年3月28日,人大代表黄顺兴在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发表反对意见。本报记者 贺延光摄

本报记者 王尧

“这是全国人大代表第一次公开说,‘我反对’。”中国青年报社图片总监贺延光笃定地说,“如果我也像国内其他记者一样早走5分钟,那就错过了这张照片。”

这张黑白照片发表在1988年3月29日《中国青年报》一版。照片旁边有本报记者麦天枢、马役军对全国人大代表黄顺兴的专访:《我为什么投反对票》。

2008年12月4日,贺延光回忆:“那是1988年3月28日,人民大会堂在开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这天的议程是选举专门委员会。我走进会场,看见走道上每隔一二十米就有一个竖立的麦克风,不知道有什么用。”

贺延光说:“投票选举教科文卫委员会成员时,我正坐在主席台附近的地板上,那天有点儿发烧。突然,一位人大代表走到话筒前,大声说:‘我反对!’会场静了一下,他发言完毕,全场响起热烈掌声。”

现场发表反对意见?!这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自1954年召开以来,第一次公开出现的不同声音。贺延光说:“我拍下了这一刻。在现场不知道他叫什么,赶紧打听,后来知道他叫黄顺兴,来自台湾代表团。”

“当时为什么很多国内采访‘两会’的记者都走了?我认为:一是时间快到中午;二是记者们知道,这种投票出不了新闻。别人批评我们的人民代表大会是‘橡皮图章’,一些跑过两会的记者根据经验,在大会进行到表决流程时就提早离开了会场。”

今天,贺延光说:“你看照片上,围在黄顺兴旁边的记者,大多是来自港澳的。”

当时,贺延光掉转镜头,拍下了主席台上的邓小平、杨尚昆等中央领导,他们都在认真倾听黄顺兴的反对意见。

当晚,本报一位值夜班的编辑兴奋中用带点可惜的语气对贺延光说:“你要能把邓小平和黄顺兴拍到一张照片里去,就更牛了。”贺延光说:“怎么可能呀,根本就不是一个方向嘛。”

黄顺兴在发言中,解释了他反对的理由。候选人他不认识,但从简历上看,(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人选已经89岁高龄。他说:“这么大岁数的人,不应该再辛劳他了。难道就没有年轻人为国家做事?”在第二天的报纸上,通过的名单里,主任委员是周谷城。

今天,有记者问贺延光:“知道投反对票的代表来自台湾后,有没有想过大陆的代表也能更尽责一些?”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