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坤携一下科技荣获三声“2016年度头条公司TOP10”

12月15日,由三声娱乐主办的“新潮澎湃 2016中国文娱产业峰会”在北京召开,来自全国的近千位文娱领域的创业者、投资人和媒体参加了本次峰会,其中打造出秒拍、小咖秀、一直播三款流行产品的一下科技荣获“2016年度头条公司TOP10”。

据了解,一下科技刚刚宣布完成5亿美元E轮融资,创下了国内移动视频行业的单轮融资金额最高纪录,成为移动视频领域当之无愧的巨头。峰会上,一下科技创始人兼CEO韩坤出席并发表主题演讲,他提到,一下科技旗下秒拍、一直播、小咖秀三款产品相对独立又相互联结,构建起了一下科技视频生态矩阵。

大家好,我一下科技的韩坤,刚才看到了我们陈杭总也在,确实是两年前我们见过。但是当时我们自己也没有想过今天有这么高的数字。我们公司叫一下科技,可能大家对这个名字不太了解,但是我们有三个产品。

最早做的是秒拍,秒拍在两年前的时候每天只有几十万的用户,但是今天我们在移动端看到的内容,95%以上都带有秒拍的角标,不管是微信还是其他的平台里,都能看到秒拍的logo。2015年,我们推出了第二个产品小咖秀,小咖秀相对来说年龄层次以年龄更小的为主,也成为2015年最爆款的软件。小咖秀曾一度在APPSTORE登顶第一名差不多有50多天。

今年的5月份直播平台一直播上线,在直播平台中一直播上线偏最晚,比当时知名度最高直播产品晚了近一年时间。但是上线的当月收入流水已经过亿了。我介绍了这个数字,我觉得归结于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整个移动视频领域,用户需求的规模正逐步增加带来的红利。第二个原因,是我们团队的坚持。我记得开始做秒拍的时候,当时也有几十家在做。但是后来能够坚持下来的可能就是我们。到了2015年,用户对于是视频观看的需求明显增长,我们相对来说服务是最好的,所以用户也选择了我们的。

所以当时陈杭总没有投资我们也是非常能理解的。我们当时没有三个产品,只有一个产品,一年的收入只有一千万,但是现在可以说是当时的20倍不止。我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下,分析一下整个中国移动短视频的市场,这也是我们公司新的干货。

视频是最复杂的,成本最高的信息介质形态,也是最直观、成本最低的表达方式。视频互联网发展至今的最高级表现形态,直播是视频的演化形式,是无限细分的短视频。移动视频的到来也并不是说因为秒拍,或其他几个这样产品的兴起,而是整个信息产品的升级,因为今天移动互联网55%的流量被视频消耗。到2020年80%流量用视频消耗,手机直播是移动视频的分支演化领域。

在我们公司发展的过程中,视频是有三个方向,第一个是内容方向,因为视频富有冲击力,有意义,能够快速传播。自从电影诞生以来,就表现了极大的生命力。移动互联网时代,短视频是最主流的内容。中国每天短视播放量,已经超过一百亿。我们自己秒拍与小咖秀日播放峰值达到25亿,占了近四分之一的市场。在工具方面,大量的智能手机,就是一台台移动的摄像机,所以视频拍摄普及,简单快捷的帮助用户高品质的价值。第三个是社交,视频自带社交属性,也包括微信里面的视频聊天,在今天点对点的视频是最轻易的一个选择。我们所做的一开始是一个工具,但是有了这个内容的时候,我们把这个内容进行细分,进而形成内容内容媒体的发展过程。

我们团队考虑到新的产品服务,是不是集成到秒拍里面,虽然推广成本更低。但是当我们把这直播嵌入秒拍的时候,秒拍是以短视频为主,直播把原有的用户打乱了。另外用户在拍摄视频的时候,点击按钮后会有两个选择,对用户起到了干扰的作用。所以把直播和秒拍分离出了,如果不分离的话,整个用户规模大了,但是在用户体验上,这个效果是达不到的。

短视频也是最符合移动互联网传播要求,成为当下主流的传播介质。他有几个原因,一个是消费快,视频化场景的快速消费。第二个是传输快,与长视频比移动环境更易上传下载。第三个是产量大,每天有以百万计的短视频。第四个是成本低,版权成本几乎为0。

从长视频来说,大量的人格化内容,制作公司转型为视频网站定制内容,而短视频是普通用户大量产生,这个时候优质内容制作者容易脱颖而出,成为网红,成为PGC。另外,短视频也是事件的第一载体,现在绝大部分非正式新闻都是以短视频作为第一传播源。

这是我们看到移动视频这样的一个分类,有内容工具的、平台的,传播的,但是现在商业化方面,其实短视频也刚刚起步,我刚刚说到的收入都是以直播加媒体的收入为主。

手机直播不等于电台,手机直播等于电台加视频,可以给大家分析一下,直播为什么这么火?一直播上线以来,有一个非常大的特点,就是明星用户像贾乃亮是我们公司一直播首席创意官,赵丽颖也成为公司的副总裁,很多人认为是不是变相代言,其实包括我们的一直播、小咖秀产品,前期在做场景的设计过程中,他们就参加进来了。

我们的产品更加符合大V、媒体,包括明星的需求,能够帮助她们维护自己的粉丝关系,秒拍、小咖秀、一直播与新浪微博数据互通,他们在我们的产品上发布视频也好,直播也好,微博粉丝们都会收到给他推送的信息,使得我们用户增长很快。现在一直播里面每天都有几十位明星开播,就是此时此刻比如蒋欣、范玮琪也正在直播,然后直播就把粉丝带动起来了,这是我们第一个增长的原因。

第二个是说我们给微博里面的大V包括媒体的用户提供了特定推送的服务,因为在微博里面,有一个最强的功能,就是关注。关注到直播上面就是订阅,在一个直播平台上,如果没有粉丝,聚焦粉丝非常难。但是一直播和微博是互通的,比如我们在微博上去直播的话,就会直接调用一直播。他使用一直播直播,微博的所有粉丝都会接到推送。

如果你微博有十万粉丝,进行直播的时候,十万粉丝都能收到推送,出发进入观看。我们在其他的直播平台也能看到,聊一会主播就会让你加微博或者加微信。因为他们都觉得这个直播平台虽然说是有一定交互,但是不具备社交能力的。他们要把自己的关系给转移到微博上,他认为是最安全的,可以通过微博变现。而我们一直播跟微博是互通的,一直播上面增加多少粉丝,微博也增加多少粉丝。过去我们在微博发一些热点内容,但是现在在一直播更加容易增长粉丝。这是一直播是通过明星效应来增加粉丝的关键原因,他和粉丝互动是一体的。

我们另外一个产品秒拍,这个是真正感受到中国移动互联网爆发的产品,再加上用户短视频观看需求的爆发,秒拍迅速崛起。但是这两个因素产生是因为有大量的用户,在秒拍上能够产生更多的内容。这也是我们分析的直播的优势和劣势,主播与观众实时互动,实时响应,这是它的优势。但是他需要大量的观众参与,主播没有持续动力。

第三个原因是没有市场限制,可以承载无限的话题和内容,可以快速获取核心信息。我们现在打开每一个直播平台,基本上都比较类似。因为一直播有前面秒拍这样一个积累,更偏重于垂直化的内容。比如一个明星,他在直播上做一个小一小时的直播,可能在其他平台,这个内容就已经消失了。但是一直播和秒拍之间的结合,可以根据数据收集将精彩内容转化成秒拍短视频,每一条短视频可能都有上百万人看。这个就形成类似价值的更大化的传播。

所以从这个社交角度来看,直播能强化形成社交关系,但是难以建立情感维护关系,而非建立关系。就是用户对错误都有改造,但是又使内容成本高,提取难。我们和秒拍结合,正好解决了这样一个问题。现在直播的方向主要是三个方向,一个是标配,标配是直播功能将成为移动端的功能。直播是垂直品类产品变现的一个重要手段,然后只有拥有流量和关系的直播平台,才能赢得未来。这是我们对直播体系这样的一个分析。

这个是一直播做的“画出生命线”活动,我们当时是邀请了近150位明星,他们在一直播上去画一幅画,把整个画的过程直播下来。然后直播的过程当中,用户会对他画过程进行打赏,打赏所得捐给公益组织,活动微博的阅读量超过18亿。因为对于明星来说,他和普通的用户直播不一样,不可能完全为了收入。但是我们把明星和公益结合起来,他们觉得做这件事情很有意义,这样对我们直播平台也有推广作用。

一直播另一个公益活动“爱心一碗饭”也是这样的,我们邀请明星做一顿饭或者吃一顿饭,大部分明星选择了做一顿饭。也把整个做饭的过程进行直播,打赏较多的用户来和他一起互动。我记得当时是希望能够在100天,凑够50万午餐,捐献给爱心一碗饭的组织。但只用了20天超过了100位明星参与到了互动,这是我们直播在今年做的比较大的公益活动。秒拍的成长爆发主要是因为我们在2014年做了冰桶挑战,这个也可以使秒拍一夜之间爆火,同时把公益也宣传出去了。

这是我给大家做的直播方面的分析。总结来看,一直播为网红提供成名通道,为主播提供变现通道,PGC是UGC的必然方向,不想做网红的主播不是好主播,现在网红都是视频网红,移动视频网红等于秒拍加一直播。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