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作”匠心 手绣哈密

哈密刺绣作品和时装的结合

“密作”就是哈密人最好的作品。

哈密“密作”传统刺绣产业成为“加强文化遗产保护,振兴传统工艺”的生动样本。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要“构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加强文化遗产保护,振兴传统工艺”。2016年3月,国家文化部在哈密设立全国首个传统工艺工作站。工作站集哈密传统刺绣非遗传承人群培养、实训、研发、成果孵化、展示、品牌导入、市场推广等多元化功能于一体。雅昌文化集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和哈密行署签订合作协议,共同致力于包括哈密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民族传统刺绣的工艺保护传承和市场化开发。以“密作”为公用品牌,建立研发体系、标准体系和品牌营销体系,哈密刺绣产业进入品牌经营时代。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先后作出批示,要求积极探索出一条政府建平台,高校、企业参与“非遗”项目保护、开发利用的合作模式,全面促进传统手工艺进入现代生活,现代设计走进传统工艺,促进“非遗”领域形成具有民族特色的国家品牌。

政府+企业+高校,形成支撑平台;协会+合作社+绣娘,形成组织结构;传统元素+现代设计+品牌导入,形成产业特色;研发体系+生产标准+销售渠道,形成竞争能力。支撑平台+组织结构+产业特色+竞争能力,这就是哈密刺绣产业品牌孵化、成长的路径与模式。政府有形的手与市场无形的手精巧用力,绣出了一个绿色发展的民生产业。

模特和绣制礼服的哈密绣娘

哈密刺绣:新疆传统刺绣百花园中的“牡丹”

刺绣出于绘画的加工,刺绣是人民的创造。

中国刺绣历史悠久,品类丰富。在不同地区、不同民族有着不同的艺术风格和特色。

刺绣最早显于服饰。早在商周时代,《诗经》即有“素衣朱绣”的记载。

哈密五堡距今3200年前的青铜时代晚期古墓中,发现了大量精美的毛织服饰。墓主人头戴尖顶毡帽或尖顶毛线编织帽,身穿毛皮大衣或皮革大衣,内穿毛布袍、裤。这些毛织品有平纹和斜纹两种组织,织造紧密,染彩多样,有红、黄、棕、绿、蓝等多种色彩。其中有一件毛绣残片,残长58.5厘米,宽55厘米,彩色平纹,红底上满绣黄、蓝相间的小三角形组成的大三角形图案,工艺精良,装饰的风味非常强,是毛织物中的精品,也是目前国内考古发现年代最早的毛绣品,稍早于迄今发现的最早的商代丝绣实物。

至少在公元前5世纪丝绸之路已显雏形。丝绸、刺绣品、玉石、畜产品等大宗商品贸易的繁荣带来了文化的兴盛。新疆文化的灿烂与各民族极强的创造精神密不可分,更与文化的交流密不可分。自汉通西域以来,哈密作为丝路重镇和战略要津就成为重要的驻兵屯田之地,也是多种文化交流的孔道。《后汉书•西域传》记载:“伊吾地宜五谷﹑桑麻﹑蒲萄”。桑蚕业或从内地传入哈密。

多民族语言、文字、音乐、舞蹈、建筑、民俗等多种文化形式内涵丰厚、绚丽多彩,无不显现出多元交融的典型特征,这是哈密最大的人文优势,也是民族关系和谐、社会安定祥和的社会文化心理基础所在。多元而丰富,多元而包容。一体多元的哈密文化就像一条源远流长的河流,滋润着绿洲草原的发展,滋养着各族人民的精神追求。老百姓的生产生活就是流动的历史,在流动中延续着传统,又不断汲取现代意识。这其中就有刺绣艺术的传承、交流、发展。

自汉代以来,历代中央政府的有效治理,使新疆多元文化具有稳定的社会基础。1697年,哈密维吾尔族头领额贝都拉协助清军平息蒙古准噶尔部叛乱,被敕封为“一等札萨克达尔汗”,这就是第一代哈密回王。1698年冬额贝都拉奉诏进京陛见。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哈密回王专门从北京请来工匠筑造回城和回王府。哈密回王府的所有官员甚至王妃的服饰均由清政府直接配给。心仪苏绣、京绣的精美,额贝都拉请来数十名绣娘为哈密维吾尔族妇女传授刺绣技艺,哈密刺绣由此成为新疆传统刺绣百花园中的“牡丹”。

哈密维吾尔族刺绣题材大多是花草动物及表现吉祥寓意的图案,植物花卉刺绣图案有牡丹、石榴、佛手、莲花、玉兰、水仙、葫芦、菊花、梅花、竹、忍冬、兰草、瓜果、葡萄、桃等;动物刺绣图案有龙、凤、仙鹤、孔雀、锦鸡、蝴蝶、喜鹊、蝙蝠、松鼠、螳螂、鱼等;天象纹刺绣图案有日、月、云、水、山;器物纹刺绣图案有八宝;文字刺绣图案有万、寿、福、喜;几何纹刺绣图案有直线、锯齿、万字、如意、回纹、龟背;人物纹刺绣图案有八仙。

刺绣技法丰富多样,大致有:平绣、打籽绣、锁绣、辫绣、盘金绣、堆绣、破线绣、钉线绣、缠绣、贴布绣等。受汉文化的影响,哈密维吾尔族刺绣针法也多种多样,如齐针法、参差针法、阶梯针法和散针法等较为常见。不同的技法与针法相结合,可以形成不同的构图风格,一件出色的绣品往往集若干技法、针法于一体。

刺绣的美是艺术之美,是生活之美,更是人心之美。刺绣在哈密维吾尔人的生活中无处不在。刺绣品类有服饰、床上用品、家居日常用品、厨房用品、生产用品等等,家电上有绣品,保温壶上有绣品,锅盖上有绣品,房间里的垃圾桶也有绣套,如此“精致”的生活,跃动着向往美好、爱护美好、追求美好之心。

2008年6月,哈密维吾尔族刺绣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名录。目前,哈密维吾尔刺绣共有36位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有维吾尔族刺绣企业及合作社231家,有技能熟练的绣娘4000余人。阿加汗·赛买提是哈密维吾尔族刺绣国家级传承人,一顶传了六代的小花帽讲述着一个刺绣世家的传承。阿加汗保存和创制的刺绣图案有300多种。两个女儿从小跟着她学刺绣,新疆财经大学毕业的儿子买合木提则是家庭创办的阿加汗特色产业开发有限公司的总经理,17岁的外孙女古扎丽努尔·斯坎旦耳濡目染,抱定了要当一名服装设计师的志向,现在已拥有设计专利49项。这样的刺绣世家在哈密还不少。

哈密地区流传下来的古老绣品

“密作”刺绣:传统工艺振兴之道

哈密市委、行署制定规划和行动计划,拨出专项经费,全力支持传统工艺工作站发展。成立哈密市手绣协会,每个乡镇成立刺绣合作社,在有基础的村设立刺绣合作组,由合作组管理绣娘,形成传统工艺工作站→协会→合作社→合作组→绣娘工作链条。文化部、教育部将哈密刺绣骨干成员培训纳入“中国非遗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安排专门经费,每年为哈密安排100人以上的培训名额,并通过刺绣协会、合作社、职业教育扩大培训成果。国家发改委在哈密设立“维吾尔族刺绣”哈密传习所。雅昌集团选派中国风设计师“密扇”团队、原创潮流品牌“灌木”团队、上海秦旭团队3个国家级著名设计团队进驻哈密,调研、整理哈密刺绣文化资源,坚持尊重和保护当地手工艺人的知识产权,建立长期合作机制。“灌木”团队在第二次进入哈密市伊州区各乡镇考察时,认识了当地唯一的男绣娘--卡德尔。他有良好的美术基础和设计能力,刺绣技艺也很了得。在与卡德尔的沟通中,一拍即合,当场聘用他为灌木文化驻哈密设计师。团队开始以他的图案为原点进行再设计。同时于四月初,邀请卡德尔去山西,在灌木文化设计部针对性的学习了时尚元素的运用以及现代绘图手段。当他消化了时尚表达手段后,做出的图案,既立足于新疆哈密本土文化,又能和现代生活相结合。数月时间,“灌木”等团队以哈密维吾尔族刺绣品类为蓝本,已设计出帆布包、收纳包、抱枕、U型枕、杯套、笔记本、花帽、旗袍、旅行三件套等超过300款的民族刺绣新产品。在每一件产品上都绣有制作它的绣娘名字,并且在产品包装盒内,放有这位绣娘的漫画故事以及联系方式,让消费者更真切更直接的感知到这件产品的一针一线。还制作了绣娘地图,为对哈密刺绣感兴趣的游客提供更直观的体验路线。哈密市文体广新局、雅昌ARTPLUS智·造·民艺项目组联合环球时报、环球网、ChinaDaily、北京青年周刊、《设计》杂志等媒体邀请各领域热爱手作的各界知名人士,共同发起“重拾手作传统,关爱绣娘生活”行动,代言哈密传统刺绣。

“密作”刺绣: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纽带

哈密少数民族绣娘在清华大学、广州大学培训期间,在与各设计团队的交往中,在与内地刺绣大师的交流中,以情谊为纽带、同时也以产品为纽带强化了对中华民族大家庭的认同。首批赴广州大学培训的50名绣娘和培训教师建立了微信群,微信上暖心的话语和图片成为她们的珍藏。“密扇”设计团队通过现场调研为伊州区天山乡的两名绣娘进行了作品指导,因返程时间紧,两名绣娘连夜赶制,清晨5、6点钟从山区赶到设计团队驻地,请设计师们进行指导。由汉族大学生包静创办的哈密衣典刺绣坊,在传统中挖掘美,并融入现代设计理念,已开发民族服饰、汽车装饰用品、旅游纪念品等40多种,吸纳维吾尔族绣娘就业15人,共同的志向和梦想,让她们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开放基因与商贸灵性传承千年,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哈密“密作”刺绣,也将成为沿线国家和地区文化交流的载体。

八岁的小绣娘在专心刺绣

“密作”刺绣:手工艺行业供给侧改革探索

雅昌集团各设计团队制订了改善材料、改进设计、改良制作全面提高刺绣品质的方案,建立质量控制标准,形成了第一批传统刺绣改良作品,已经进入内地消费市场。擅长传统文化符号演变衍生研究的“密扇MUKZIN”设计团队,以符号性的哈密特色纹样为设计元素、发掘传统刺绣工艺,拓延刺绣材料,融入现代审美及时尚元素;以定制核心价值“手作”的“MOODBOX——情绪盒子” 秦旭品牌设计团队,着重强调刺绣设计制作的品质、品相、品味价值,力图将哈密刺绣产品带到高级定制领域里,从而提高产品的高附加值;以原创潮流品牌的“WOOHA”设计团队,将时尚元素导入传统工艺、将流行元素融入非遗文化,以日常生活的需求导入哈密刺绣产品的研发;结合哈密当地的传说、风土民情,赋予现代设计形式感的传统图案刺绣作品以新的蕴含。2016年7月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期间,秦旭工作团队礼服《花开了》的刺绣工艺惊艳亮相,这一作品就出自于哈密五堡镇第四代手工刺绣传承人热娜古丽·素批之手,图案源于热娜古丽·素批的母亲50多年前绣的一幅花朵绣片。清华大学选派两个批次的专家组,采取“实地考察+即时交流+集中讲座”的形式,对哈密非遗企业和传承人制作、设计、销售、企业管理等环节中的具体问题开展针对性指导。哈密选拨命名10名“密作”刺绣师,设立“密作” 刺绣师工作室,专注刺绣产品的本土研发,抢占竞争制高点,推动刺绣产业向中高端迈进。同时,规划建设文化产业园区,设立刺绣等手工艺“培训、研发、设计、生 产、展览、销售”一体化平台,着力提升集约经营水平和综合盈利能力。

“密作”刺绣: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之策

不出家门,不撂荒土地,用家居的技艺就能增收。哈密通过刺绣产业的发展带动就业人数已达到6000多人。雅昌文化集团与哈密绣娘、本土刺绣企业签订长期合作订单以及高级定制绣花合同。第一批下发10087件手绣订单,主要面向哈密山区具有较熟练刺绣技艺的贫困绣娘,828名各族绣娘参与到“振兴计划”之中,在此次订单中平均增加收入1200元,其中技术熟练的绣娘增收达到3000元。伊州区五堡镇阿依热娜刺绣农民专业合作社负责人玛利亚木古丽·热合曼带领30名绣娘,承接了首批2万元的杭州订单,按图案收取计件工资,每个手绣图案工价在35—95元。五堡镇有5家刺绣专业合作社,每个合作社成员15—30名,人均日收入百元左右。推进脱贫攻坚,发展刺绣业是可持续的精准之策。

哈密绣娘

“密作”刺绣:现代文化引领的效应

绣娘走出家门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产品的稳定收益让她们树立了增收的信心。在6个多月的时间里,哈密绣娘2550人次参加了刺绣技能、图案设计、市场营销人员培训。文化部大力支持哈密传统工艺工作站组团参加中国非遗博览会、成都国际非遗节、深圳文博会、义乌文交会等重要展会。伊州区五堡镇博斯坦村的刺绣艺人阿米娜•买买提在广州大学培训后,学会了有层次地运用色彩渐变搭配,使绣品图案更饱满、立体,她尝试用苏绣与哈密传统刺绣相结合来设计新的产品,很快在网上就接到了内地的订单。和她一起经营刺绣合作社的丈夫依米提•哈力克,也希望通过阿米娜•买买提的创新,为合作社的发展找到新的方向,儿子夏衣买尔丹主动加入,开始自学刺绣设计。刺绣技艺、图案设计的提升,产品种类、营销渠道的的拓展,无不成为一种现代生产生活方式的熏陶,绣娘们用自己的双手绣出了美好的生活。

传统与现代对接,古韵与新风交织,古老的刺绣技艺焕发时尚光彩,精美的刺绣作品妆点美好生活,哈密“密作”刺绣产业正进入锦绣新天地!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