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遇洪灾靠大翁逃生 家人推其水中艰难前进

>

尽管20日那夜的洪灾已经过去几天了,但位于邢台市大贤村对面的东市村道路依然非常泥泞。24日,记者来到位于大贤村与东市村交接的龙王庙桥,发现数位东市村村民守护在桥边,遇见外人时就拉入村中。东市村有村民认为,他们村总体损失其实超过大贤村。

记者在东市村看到,村民家中普遍布满一层泥水,难以住人,路上泥泞不堪。目前,村中老弱妇孺多已转移至亲朋家中暂住,丁壮男子留守,晚上住在房顶。据村民介绍,在洪灾当晚多位村民遇险,当晚有孕妇靠大瓮逃生。

母女抓住窗户 坚持6小时

昨日上午,记者走进东市村。村里供电已经恢复,饮用水则靠志愿者支援,吃饭以盒饭形式送入。

位于村口的张小英家最先遭灾。当晚七里河冲破南岸河堤后,一路无遮无挡,直接向张小英家冲了过来。

60岁的张小英说,当晚两点左右,她正在睡梦中,突然听到一阵“哗哗声”,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水冲进里屋,随后又被冲出去。情急之下,她一把抱住门,然后踩上窗台,同时用双手死死抱住。凭着一股极强的求生意志,张小英坚持到了第二天早上9点多,此时水势开始走低,张小英从窗台上跳下来,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儿子梁斌家走去。等走到时,双腿直接软了。

记者看到,张小英家门前仍充满泥泞。经过多日打扫,家里仍是一片狼藉,到处是被浸泡的家具、衣物,墙上仍有洪水浸透的痕迹,洪水在墙上留下的污渍比她的儿子身高还高。

“当时我都吓死了,儿孙也不在身边,泡在泥水中非常难过。”回想起站在窗台时的场景,张小英眼泪止不住了。

张小英并不是唯一靠门窗救命的村民。当晚,村民荣战辉家院墙被洪水冲垮,他和妻女被洪水冲散。绝境中,妻子和14的女儿死死抓住了窗户,二人坚持了6个小时,最终逃过一劫。“女儿和她妈太不容易了,虽然家里所有家具都损失了,但万幸的是人都活着,也是老天保佑。”荣战辉说。

孕妇坐大瓮逃生 几次差点翻了

当晚,靠近七里河的东市村村民荣世磊家中也颇为惊险。

“我爸听见门一直在响,以为有人拍门,出来发现洪水直接把大门给冲开了。”据荣世磊回忆,当晚他出来后,发现水位迅速上涨,赶紧跟父亲把其他家人喊醒。

此时,水位已涨至一米多深,考虑到南屋屋顶有彩钢瓦棚,荣世磊和父亲商量决定架梯子到南屋屋顶暂避。其他人还好办,到荣世磊家中走亲戚的妹妹荣培已怀孕9个多月,她当时住在东屋,不能淌水过去。荣世磊和父亲、妹夫急得团团转。

慌乱之下,荣世磊突然想起家里还有一个大瓮,三人赶紧将荣培抬入瓮中,一起慢慢向前推。“当时危险极了,好几次差点翻了。”回想起当时的场景,荣世磊非常后怕。

第二天下午四五点,洪水退去,救援队进入村中。荣世磊一家人从房顶下来。

“两点多的时候,听到水响,害怕极了,水‘蹭’的一下子就涨起来了。”昨晚,荣培告诉记者,瓮好多次差点都翻了,她坐在瓮中特别害怕,当时根本就不敢想象大瓮翻的后果,只是不断在心中给自己打气。

荣培回忆,到了屋顶后,天还下着雨,又冷又饿,大女儿还一直哭,她一晚上都没睡。最让她担心的,是自己估计月底就要临产,现在面临这种情况,说不好孩子随时会出生。

为帮助荣培,父亲还冒着风险出去找救助,这让她一边担心肚子里的孩子,一边担心父亲。说着荣培语带哽咽“好在一切都过来了。”

村中惟丁壮留守

水退去后,荣世磊开始检查家中财物损失,发现衣服家具等都被浸泡坏了,只能往外扔。家里经过四天的打扫,依然布满泥泞,不能住人。现在,晚上除了他和父亲住在房顶外,其他人都转移到了亲戚家。

东市村的其他村民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村民荣老德家被洪水淹没后,房子出现了裂缝,现在家中到处是泥泞。“根本就不能住,也不敢住,所以现在夫妻俩都在别人家借住,白天再回到家中看家。

村民袁靠山现在也留守在房顶。记者随机采访了十数位村民,发现都是丁壮留守,妇孺转移。目前,留守的人最担心的下雨,绝大部门村民屋顶没有搭彩钢瓦棚。而根据中国天气网,邢台市7月24日发布了黄色雷电预警,邢台将出现雷电雨天气。

庄稼遭泥泞覆盖

东市村的庄稼也遭灭顶之灾。记者在不止一处看到,村民种下的玉米被泥泞覆盖在下面。一位村民说,这是近几年来玉米长得最好的一年,结果洪水来了,全毁了,绝收是肯定的了。

东市村村民面临的损失不止于此。荣世磊告诉记者,自己的两辆车被洪水覆盖,这两天送到修理厂,修理厂说没办法修了,只能强制报废。

荣世磊说,自己村里所有车都被淹了,而大贤村只是靠近七里河的部分被淹严重,自己在大贤村的姥姥家的车就没被淹,所以他觉得自己村庄受灾更严重。

梁斌也表示,东市村无论是房屋受损、汽车还是庄稼,都比大贤村要严重很多。

“我们村是大堤被冲毁了,对面大贤村是公路,水是从上面漫过去的,水量没我们村多,所以我们损失更严重。”住在大堤旁村民杨延波说。

(南方都市报)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