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理”室,帮老乡解疙瘩(关注改革“最后一公里”·基层治理新探索②)

“轧死两行玉米苗、多占一尺宅基地……基层矛盾一般不大,伤害却不容小觑。如果掉以轻心、不去专门解决,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也可能导致大打出手,变成群体性事件,造成恶劣影响。”近日,记者在河南南阳市新野县棉花庄村采访时,村支书邹长彬这样说。

“争口气”的事儿,如何在矛盾萌芽时就化解?新野县的“三理”室给出了答案:邀请村干部、联村干警担任评理的“主持人”,选拔村里阅历深、有威信、熟悉法律和国家政策的老党员、老干部、老教师等“五老人员”担任调解的“明白人”“见证人”,让群众遇事有地方说理、有“明白人”评理、有基层组织处理,使绝大部分矛盾纠纷提前消解、就地解决。

“只要愿意坐下来说,邻里情分就能发挥大作用”

地界该咋定?前些日子,新野县上庄乡上庄村六组村民李同马和八组村民苏富召因为“地界不清”,坐到了“三理”室“当事人”的位置。两人矛盾不算大,原因也不复杂:两家责任田相邻,只隔一条小乡道,犁地时“你多刮半尺,我多拐两圈”,一来二去路被犁光,地界就不明显了。重新划分时,双方都认为对方占了便宜。

“说了几次,没说成。开始只是两家人的小事儿,后来村民们都参与,却变成了两组村民间争取集体利益的大事儿。涉及集体的事儿,谁也不愿意低头。”村支书李汉晓说,“两家,一家我叫大叔,一家是我三叔,所以我来召集,当主持人,两家共同选定好明白人、见证人后,就坐一块儿说说理儿。”

吵了半月,解决起来其实也快。“明白人”说清之后,按照“路中沟底”的原则,“明白人”贺文亭、“见证人”苏合堤找来村里的老会计,皮尺一拉,界石一砸,“哥”“叔”一叫,递根烟,李同马和苏富召的“地界之争”就揭过去了。

在农村,这样的小纠纷数不胜数,怎么解决?老百姓自有方法。新甸铺镇津湾村“明白人”、老支书董文令说:“仨核桃俩枣的小摩擦是避免不了的,排解不及时会变成怄气,熟人说说,亲戚劝劝,摆事实、讲道理,大家差不多就能说开去。”

董文令的话说到了村里“明白人”的心坎上。一个多月前,买树做生意的村民李贵增,放树时砸劈了村民黄金党家的几棵桃树苗。开始李贵增没太在意,只跟黄家老父亲道了声不是,不想随后却产生了误会。回到家没和父亲沟通的黄金党,非要让李贵增上门道歉赔款。双方最后都生了气,不愿坐下来谈。

听说此事后,董文令叫上和两人关系都好的“明白人”王严德上门劝说,劝解了两趟,双方同意在“三理”室评评,三下五除二就说清楚了——李贵增和卖树的两家各拿出100元钱来赔,黄金党也觉得不好意思,大家一笑而过。

“乡里乡亲,牙齿和舌头有时候还打架呢,只要愿意坐下来说,邻里情分就能发挥大作用。”老“明白人”王严德说。

“自个儿选人评理,自个儿服气认理”

对于村里的“三理”室,棉花庄村老民调主任李新显坦陈:“村民们解决矛盾,有了主心骨。”李新显是现在是村里调解纠纷最多、最权威的“明白人”。他告诉记者,原来的农村基层调解人员单一、调解方式机械、矛盾调解与处理落实衔接不紧密,影响了群众反映矛盾的积极性和解决矛盾的实效性。

当过多年治保主任的沙堰镇北村老村干熊喜贤对此也深有感触:“以前,去发生矛盾的双方家里劝,女人说两句,孩子吵几声,人还没劝好,自己先生了一顿气。我觉得自己处事公平,但架不住人家说我和某某沾亲带故。干了一辈子,调解说的话其实就那几句,时间长了,人家以为我拉偏架也是必然。”

为了解决以往调委会“行政色彩浓、调解人员固定”等问题,新野县积极从民间汲取智慧,总结调解经验,形成了“村组推荐、群众把关”的“明白人、见证人”选拔制度,从全县11个乡镇、2个街道办事处选拔老党员、老村干、老教师等“五老”人员,组建了13500多人的“明白人”库。逢有纠纷矛盾,当事人可以自己从“明白人”库里挑人调解,也可以“一事一议”地进行“明白人、见证人”的选派结合,实现了群众“自个儿选人评理,自个儿服气认理”的矛盾化解机制。

“虽然‘三理’室是独立公正的机构,比之前的调解氛围要严肃,但由于当事人自己选明白人,心里就服气得多,这不仅有利于消除当事人的焦虑,还能让明白人讲道义、讲道理,解决问题速度更快,处理落实也有保证。”驻村民警、上庄乡派出所指导员张培信说。

“用以案定补的奖金,鼓励明白人的调解热情”

今年清明节前,70岁的黄朝安领到镇里发的1000元钱奖金,他和同是沙堰镇北村的“明白人”熊国宏一商量,晚上就约了村里近30个“明白人”到镇上聚一聚。没有“公款吃喝”的担忧,显得兴高采烈,不亦乐乎。

这笔钱,是镇里奖给村里民间纠纷的一笔最大“奖金”。原因是:镇里还没出面,几个村的“明白人”就一起自发化解了一起由交通事故死亡引起的民间纠纷。

这个纠纷不算小。今年开春,村里修路时,在施工现场,运材料的拖拉机师傅不小心撞伤了村民张某。张某被送医治疗,但随后不幸去世。经公安机关调查认定,此案双方可以依法进行调解。张某家人亲戚20多人去项目方讨要说法,双方就赔偿问题没有达成一致,情绪激动。在几个村里“明白人”的调解下,双方用了4天时间,妥善完成了赔偿及善后工作。

奖金从哪儿来?“用以案定补的奖金,鼓励明白人的调解热情。”新野县委政法委书记赵玉鉴告诉记者,沙堰镇政法工作“以案定补”的资金,最低补100元,最高1000元。黄朝安们调解的纠纷,因为调解主动性强、纠纷矛盾深、协调难度大,成为该镇唯一一例千元重奖案件。去年新野县13个乡镇、办事处,有4个乡镇采用了这种做法,今年将在全县推广。

“以法为准、以理为基、以情为引,这是‘三理’室解决农村基层矛盾的准则,也是基层治理的新探索。”新野县县委书记常英敏说。据统计,“三理”室运行以来,新野县共有效化解矛盾986起,件件登记在册,河南省去年的公共安全感调查中,新野县同比上升了36个位次。

本期统筹:许 诺

(时岩参与采写)

《 人民日报 》( 2016年06月08日 04 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