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资料:保卫厦门发起者讲述厦门PX事件始末

今年3月,赵玉芬院士等105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的“迁建议案”,揭开厦门PX(一种化工产品,别名对二甲苯)项目的盖子,使其成为国内瞩目的焦点。然而,PX项目的建设进程并没有因这一提案而停顿下来。

5月“新媒体时代的民意表达”,以及6月初厦门市民理性、和平的“散步”事件,让当地政府的执政能力面临空前考验:沸腾民意与强势政府、环保保护与经济发展,孰重孰轻?

在民意的推动面前,厦门市政府启动公众参与程序所体现出来的民本导向,最终促使多方利益博弈达到共赢。

★本刊记者/刘向晖 周丽娜(发自厦门)

“反对PX,保卫厦门”的民意,厦门市民通过和平、理性的“散步”方式,在6月1日、2日得到空前的表达。

“历史会给你们鉴证”

2007年12月22日,20岁的吴贤坐在湖滨南路玛琪雅朵咖啡厅的沙发上,向本刊记者讲述了自己5、6月间的经历。

5岁就开始在厦门生活的吴贤,是QQ群“还我厦门碧水蓝天”的发起者之一。今年5月,伴随着QQ群成员的扩大,“还我厦门碧水蓝天”逐渐扩展到了1、2、3群,而且话题也由PX项目的危害逐渐转移到了如何用实际行动“反对PX,保卫厦门”上。

2007年5月27、28日,吴贤在群里呼吁成员带“反对PX,保卫厦门”的横幅和黄丝带,于29日中午12时到厦门世贸商城前集合。

29日上午,当吴贤带着复印好的厦门PX资料来到世贸商城时,发现附近停有3辆警车,而附近火车站的巡逻警力比平时有明显增加。曾有过在派出所工作经历的吴贤不免有所警觉,此时,他收到QQ群成员“我是网警”的短信,“警车已经被派往世贸”。

吴贤见势不妙,马上回家到QQ群里发信息通知,撤。那天的聚会当然也没搞成。

29日下午5时许,两名便衣登门拜访吴贤,询问世贸商城前聚会之事。两人要吴贤写了“再也不在网上散布类似言论,相信政府能处理好”的保证,然后离开。

30日下午,吴贤来到厦门火车站对面的“意利”网吧,依旧在“还我厦门碧水蓝天”群里和网友商量第二天上街“散步”的事情。

晚上9时许,吴贤的双手突然被人死死摁在键盘上,然后被3名便衣带离网吧。按住吴贤的手,是防止他按电脑重启键消掉聊天记录。

当晚10时许,一叠一寸多厚的聊天记录打印纸摆在厦门思明区梧村派出所审讯室的桌上。“每页都要签字、摁手印。签了又摁,摁了又签。最后签到手软,摁得指麻。”吴贤回忆道。

6月1日晚9时许,吴贤收到拘留证:拘留15天。在福津大街对面的厦门第一拘留所,一进审讯室的门,吴贤就委屈得大哭,“我从没想过在网上发发帖子也会被拘留”。询问的警官倒是安慰说:“不要哭,小伙子,历史会给你们鉴证。”

6月16日中午,吴贤从拘留所回到家中。只要有空,他依旧在“还我厦门碧水蓝天”QQ群里交流PX项目的最新动向和媒体报道。

“只是那以后,再没有陌生人拜访。这个月的环评座谈会后,群里的朋友都在忙着为‘厦门人’拉选票,一定要让他当选《南方周末》年度人物,也算是巩固反对PX的胜利成果。”吴贤不经意间挺直腰说,“谁让我们是厦门人呢?”

人生的插曲与历练

“当没有更好的表达渠道,我们才去市政府门前散步。只要PX能迁出厦门,我被关,应该,我也不怨恨。”李义强不时抚摸胸前标志性的大胡子说,“我是厦门人,被关55天只是人生的插曲,也是一种历练。”

5月底,李义强收到上街“散步”“反对PX,保卫厦门”的短信。他上街的理由很简单,“生活在这里,热爱这片土地,自然而然地选择了参与”。

6月1日上午9时,李义强特意戴着防毒面具,“散步”到市政府门前。“戴着它,就是要突出环保的主题,远离污染,珍惜生命”。

不到1小时,李义强就接到在美国的朋友打来的电话,说是在网络上看到他戴防毒面具,在厦门市政府门前“散步”的照片。

“做了第一天,第二天也不回避。”6月2日,李义强依旧随着人群在街上“散步”。

警察在人群前头的道路两侧封锁交通,为“散步“的人群开辟安全通道,李义强认为,“这是他们的职责所在。他们也是厦门人,也同样热爱厦门这片土地和人民。”

那两天,厦门街上的清洁一如往常,人群走过,地上没有任何多余的垃圾,即使地上有丢弃的矿泉水瓶,或者立即被丢进路旁的垃圾捅,或者立即被拾荒者捡走。

6月3日,李义强被刑事拘留。他解释道,“那两天我没组织,只是现场发言比较积极。当然,事先没有走向公安局申请的程序,被关也是应该。”

在看守所的55天经历,李义强评价为“特别人道”,理由是“这些警察都生活在厦门,比普通老百姓更清楚PX的危害,只是限于身份,不能像我这样上街表达”。

按照看守所的规定,进去的犯罪嫌疑人都必须剃头刮须。李义强平时都是短头发,也不存在再剃头。只是要刮李义强的胡子时,他提出抗议,说这胡子是我的标志。狱警马上向上级请示,最终,这一尺长的胡子保留了下来。从此,看守所民警找李义强时,都不喊名字,直接叫“大胡子”。

“大胡子”被带进号房时,民警向里面的人特别交代,“(他)谁也不能动”。当得知“大胡子”进来的原因后,号房的老大不仅没有“潜规则”过李义强,还特意让190多斤的他独占两个人的铺位。

让号房老大艳羡不已的是,他进来都快一年了,连看守所所长都没见过。但自从“大胡子”来了以后,所长三天两头带着科长们来号房看李义强,“大胡子,身体怎么样啊”。或者是,“大胡子,有什么困难没有,只要是权利允许的范围,我们都会尽力帮你”。自从李义强在号房里中过一次暑后,只要天气稍热,总有民警过来问,“大胡子,要不要来办公室吹吹空调啊?”

7月27日,象征性交了2000元钱,李义强取保候审告别了55天的看守所号房生活。

12月23日,李义强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民众上街理性表达的效果,在半年内充分体现出来。政府在大项目建设上能本着尊重民意,最终能以公正、透明的区域环境评估,以及用公众座谈会的形式征求广大市民意见,甚至敢于公布百分之九十几的市民反对率,这在中国是“前所未有的,也标志着厦门市政府执政水平和能力的提高。PX项目上民意和政府的互动,为国内解决类似问题树立了典范”。

前所未有的民本导向

“党的十七大报告中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谐社会,以及重视民生的精神,直接指导着市委、市政府最终妥善解决PX项目问题。”12月21日,厦门市政府副秘书长朱子鹭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反复强调,“这绝对不是官话。”

今年7月,现年54岁的朱子鹭就任市政府副秘书长,主要负责联系土地、建设、规划、环保等部门,是以市长挂帅的厦门市城市总体规划环境影响评价领导办公室主要负责人之一。

朱子鹭坦言,根据现有法规,只要求业主按法定程序组织对建设项目的环境评价,而没有要求政府必须进行城市总体规划环评。“在这一点上,海沧PX项目手续齐全、项目合法。但本着尊重民意、重视民生的出发点,市政府早在今年5月,就启动了公众参与程序”。

据朱子鹭介绍,5月30日,厦门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缓建海沧PX项目,并启动公众参与程序,广开短信、电话、传真、电子邮件、来信等渠道,充分倾听市民意见。

6月,厦门市将PX项目纳入厦门市城市总体规划环境影响评价,进行新的考量。中国环境科学院受厦门市政府委托,承担这一课题,包括两院院士在内的21名专家出任顾问。

为了让市民相信政府这次启动公众参与程序的公平、公开、公正,没有任何人为操纵的可能,政府部门颇费苦心。

12月10日,厦门市政府在《厦门日报》上全部公布了624名自愿报名参加座谈会的市民名单,这其中甚至包括“一些乱七八糟的名字”。如“fuck px”和46位故意同名为“张三”的报名者。

在参会代表的抽选细节上,厦门市政府不仅邀请市民代表参加抽号直播现场,还几改方案,消除市民可能的疑虑。

厦门电视台《视点》栏目主持人徐明接到直播抽号全过程的通知,已经是12月10日下午。直到11日上午,改动好几次后,最终的抽号方案才定下来。而当晚8点半必须在电视台二套直播抽号现场。

徐明当时的感觉就是“忙,太急了”。原定的方案是参照体彩的抽奖方式,用机械抽出一个球(号码),然后让身份证号码尾数相同的报名者参加座谈会。

“但领导马上否决了这个方案,理由是担心市民怀疑政府作假。最后,临时决定改机械抽号为人工,从滨北小学请来12位小学生。”徐明回忆说,“根本没有时间彩排,所有过程都要一次性在直播中通过,完全靠临场发挥。”

在徐明的记忆里,以往主持抽奖或公房抽号,一般10来分钟就可以完成。那天抽号的小朋友一共抽了200次。有的拿不稳抽出来的球,逼得摄像师用镜头四处追寻球上的号码,镜头不敢有丝毫中断。徐明说,“那天45分钟直播确实出了一些小差错,但正是这些小差错,让市民更加相信这次抽号的真实性。”

第二天晚上10点,抽号的全过程在厦门电视台一套重播。

朱子鹭承认,厦门这次环评座谈会,无论是从信息的透明(场内3台摄像机向场外直播),还是程序的公正上,在国内没有先例可循,“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面对国内媒体事后对座谈会的高度评价,朱子鹭认为,座谈会成功的关键就在于“以平常心态对待朋友之间的交流”;对朋友之间的意见分歧,主持人要做到“不威胁、不戴帽子、不打棍子”。

在解读自己在座谈会上反复提到的“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朱子鹭解释道,“其实这是一个民主政府言论自由的应有之义。只要不违反法律法规,就应该保障对方充分发言的权利。”

市民的换位思考

“我这辈子都没中过什么奖,这次竟然被抽中。老公本来是候补,不料第二天竟然转正,也进了会场。两口子都成为环评座谈会的市民代表,我当时激动得不行了。”未来海岸业主吴玉梅和她的丈夫鲍小磊分别于12月13、14日相继出席座谈会。

提及海沧现在的环境,吴玉梅总爱拿2003年的一些生活细节来对比。那时的“天很蓝,空中没有尘土,即便两个星期不擦脚上的黑皮鞋,鞋面依旧铮亮如新”。

这些诱人的居住环境细节让吴玉梅爱上厦门,最终卖掉在广州的房子,于2005年底入住海沧区的未来海岸。

当时小区里什么异味都没有。去年7、8月间,附近污水处理厂飘来的怪味开始让吴玉梅无法容忍,“未来海岸”成了“味来海岸”。“现在我们都很失望,厦门的天怎么会变成这样,看到蓝天的时候不到四分之一。以前的天空蓝得连一点杂质都没有”。

5、6月间,吴玉梅等人在小区组织宣传、签名活动反对PX项目,但“大家都很麻木,觉得PX项目是政府行为,无法改变”。

当然,她也在努力给自己寻找抗争PX项目的信心。“十七大后,我们胆子才大了起来。国家大方向摆在那里,‘节能减排’‘生态文明’”。她当时的结论就是,这个项目可能不会上,毕竟官员考核体制开始变化了,环保一票否决。

吴玉梅坦言,对于政府的信任直到环评座谈会才真正建立起来。在她的眼里,市政府免费散发的《PX知多少》,“有着政府的目的”;网络征求意见平台的开而复关,某官员一度提出的网络实名制,尽管这名官员随即被撤职,她依然认为,这一切“就是为上PX铺路”。

“环评报告简本出来后,很多人骂。但我很满意,10的负六次方我看不懂。但我就看出这个,看出政府想解决问题的诚意”。

13日的座谈会,吴玉梅是第35号发言。她发现自己原先的发言都白准备了,那些很技术的话,都被前面的人说光了,那些“厉害”的人都说得有理有据。

第一天座谈会上政府所表现出来的姿态,以及90%多市民代表的反对意见,给吴玉梅的感觉就是,迁建PX项目应该有希望了。她的理解很直接,也很简单。“换位思考,如果我是政府,我也会这么做。顺应民意的话,厦门就是环保的典型,会被广泛宣传。被广泛宣传,厦门就能得到源源不断的机会”。

如今,吴玉梅说,“真的要歇会儿了,太累了。精神紧张了半年,以前每次讨论PX,心情都很沉重,花一辈子的血汗钱来买这个房子。如果真的要卖掉去别的地方买,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中国新闻周刊》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