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农李仕兵:“金果贷”为我们解开了“资本结”

新华网昆明1月21日电(记者吉哲鹏)在农业生产中,小额贷款不够用,想多贷点却苦于没抵押物,“无抵押”、“无担保”、“评估难”是许多种植养殖大户共同面临的“资本结”,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宾川力角镇自和村果农李仕兵也不例外。

站在自家果园里,李仕兵说起这些年的“创业史”,颇有感慨:“家里的柑橘从3亩发展到380多亩时,尽管有小额贷款的支持,但主要的资金来源却是高利息的民间借贷。”

“我曾经进入一个创业贷款扶持名录,可以获得200万元的贷款,但家里的宅基地不便抵押,租来土地上建的冷库不能抵押,找担保公司也不划算,只好放弃了。”李仕兵告诉记者。

宾川县有“高原水果之乡”美誉,柑橘和葡萄是主要品种。果农们说,在农村金融服务中,农业生产和市场风险高、投资周期长、资金周转慢等因素客观存在,一些金融机构不重视农民需求,甚至设置一些繁琐的手续和很高的门槛,让农民“知难而退”。

农民对资金的渴盼触动了宾川县政府与富滇银行。在多次实地调研论证后,2013年8月两家联手推出了金融产品“金果贷”,由县政府专门为农户确权颁发水果权证,农户用水果权证抵押从富滇银行获取生产经营贷款。

富滇银行大理分行行长赵俊峰认为,对于深化农村金融改革,唯有创新二字。“‘金果贷’以水果权证为抵押物,农户拿着政府核发的水果权证,不需要其他抵押物、中介评估和第三方担保就能到银行办理最高额度300万元的贷款。”

2013年8月22日,李仕兵的“资本结”在这一天迎刃而解。他和10多位果农一起,成为富滇银行“金果贷”金融产品试点的第一批受益果农,用果权证作为抵押获得了贷款。

“当时我种植了200亩葡萄,用其水果权证作为抵押,得到了富滇银行200万元的贷款。”李仕兵说,和其他金融产品不同,“金果贷”申请非常便捷,不需要担保,“而且贷款的执行利率不到民间借贷的一半”。

现在,“金果贷”正源源不断给果农“金融输血”。目前,李仕兵已经如期还了200万元的贷款,银行继续加大扶持力度,2014年9月又给了他300万元贷款。

“我以往从没想到,水果还可以作抵押贷款。”李仕兵说,“金果贷”犹如雪中送炭,他很快就扩大了种植规模,在丽江永胜县承包了1000多亩土地,准备种植葡萄、柑橘和石榴。

李仕兵等果农谈到,“金果贷”建立在政府核发的水果权证基础上,打通了银行服务“三农”的融资通道,是对传统抵押担保方式的大胆突破,但还是期盼银行能考虑到农业生产周期长的特点,适当延长贷款期限。

接地气的金融产品让银行和果农之间实现了良性发展。富滇银行的统计显示,截至2014年12月31日,“金果贷”累计发放贷款1451笔,累放金额21253万元,累计收回到期未到期贷款532笔,累收金额8084万元。发放最大金额300万元,最小金额1万元,没有出现不良贷款。

银行也从“金果贷”中看到了创新农村金融的门道,针对蔬菜大县弥渡的“金蔬贷”已经提上日程。“市场检验证明,在全面深化改革中,服务‘三农’、创新惠农金融产品大有空间可为。”赵俊峰说。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