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深处—二战日军中国慰安妇影像记录

我想找到侯二毛的坟。村里也还有她的亲人。他们带着我,寻遍了村边的沟沟壑壑。60多年过去了,谁都已经说不清究竟哪一撮土里埋葬着侯二毛13岁的冤魂。

那段日子里,我总是夜夜在梦中,被砸向那铁钉的锤声惊醒。于是常常望着漆黑的夜空,整夜整夜无法入眠。就想:她还是个孩子,家里稀少的口粮应该还无法将她喂养丰盈,她的身子一定很单薄,皮肤稚嫩,骨头也不坚硬,尖锐的铁钉轻易就能穿透她的腹部,可为什么那锤声仍是那么沉重?虽经60多年时空的消音,仍是那么扰人?

那锤声,也像一根长长的铁钉,一点一点穿透我的心。很疼。

……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