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波茨坦公告》精神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69年前的今天,中、美、英三国发表《波茨坦公告》,日本战败后宣布正式接受《波茨坦公告》。公告重建了国际社会战后秩序,确立了亚洲和平稳定发展的起点,然而这一来之不易的局面目前却受到日本右翼势力挑战。专家表示,此刻重新审视《波茨坦公告》精神,对更好维护东亚和平稳定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波茨坦公告》是日本必须遵守的重要国际法文件

1945年7月26日,中、美、英三国在波茨坦发表《中美英三国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简称《波茨坦公告》),确定了日本的侵略罪行以及战后对日本的处理。同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正式接受《波茨坦公告》,同时在9月2日签署无条件投降书时承诺“日本天皇、日本政府及其继承者忠实执行波茨坦公告的各项条文”。

专家表示,在国际法中,宣言、公告、公报、议定书、新闻公报都被视为国际条约。按照《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二条规定:“所谓‘条约’,指国家间所缔结而以国际法为准之国际书面协定,不论其载于一项单独文书或两项以上相互有关之文书内,也不论其特定名称如何”。而《日本国宪法》第98条第二款也明确规定:“日本国缔结的条约及已确立的国际法规,必须诚实遵守之。”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所研究员王珊说,日本是无条件接受《波茨坦公告》的,公告加速了日本军国主义投降进程,建立了战后秩序,是日本必须遵守的重要国际法文件。

王珊表示,当今东亚国家关系处在波动中,其中很重要原因是日本没有严格恪守公告原则和精神,企图为侵略历史翻案。安倍政权通过参拜靖国神社美化军国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势力企图复活日本军国主义,严重挑战国际公认的政治、法律秩序,危害地区和平与安全。

《波茨坦公告》是解决钓鱼岛归属问题的法律基础

《波茨坦公告》第八条则规定:“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而1943年12月1日发表的《开罗宣言》则规定: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满洲、台湾、澎湖群岛等,必须归还中国。

“根据这两份文件,从国际法角度,日本于1895年通过甲午战争窃取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应归还中国。”外交学院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周永生说。

对于日本关于“《旧金山和约》规定把钓鱼岛交美国托管,日本是从美方手中接过管辖权”的说辞,周永生表示,《波茨坦公告》指明日本主权内其他小岛需经“吾人”决定——即需中、美、英和当年8月8日正式声明加入的苏联这四个国家共同指定才有效,而1951年签订的《旧金山和约》未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意,违背了《波茨坦公告》,是非法和无效的。

“公告从国际法的角度,要求日本归还一战以来窃取的领土,对当今日本右翼言行无疑具有重大牵制作用。”王珊说。

《波茨坦公告》精神是国际社会仍应坚守的重要准则

专家指出,随着时间流逝和历史意识的缺失,《波茨坦公告》所建立的战后秩序在日本正在受到忽略,一些日本右翼势力总是试图弱化甚至抹杀公告的作用和影响,突破战后体制,这让日本重蹈二战覆辙的危险性正在增大。

“战争与和平的界限很脆弱,一不小心就会擦枪走火。”王珊说,安倍自上台后频出右倾言论,修改和平宪法,企图取消和平主义理念,修改了武器出口三原则,试图解禁集体自卫权,势必要破坏整个地区和世界的和平稳定。而一些日本同盟国为了自己利益放纵日本,给整个亚太地区安全环境制造了不稳定因素。

“国际秩序不能被淡忘,不能任由安倍政权的右翼言论、解禁集体自卫权等行为,把二战胜利成果推翻。东亚国家、国际社会要对当今日本政权的发展苗头保持警惕。”王珊说。

周永生表示,在共同维护战后秩序上,一方面,中韩等二战受害国应联手要求日本正视历史,忠实履行战争结束时对国际社会做出的政治承诺;另一方面,美、英以及所有曾参与制定二战后国际秩序的国家还应负责任地坚守立场。

“《波茨坦公告》所确立的战后处理日本问题的原则,至今仍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国际社会要以史为鉴,共同捍卫国际法秩序,共同维护东亚及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周永生说。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