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原国土厅长落马前怕遭人肉 找人全网删照片

国土厅长的套利空间

就豪车保有量而言,陕北多少褪去了些革命老区的固有色彩,盖因地下“黑金”——煤炭源源不断地被开采和交易。地上大排量的SUV豪车互相竞逐,如影随形的还有底盘上附着的黑色煤渍。

因轩辕黄帝陵寝所在,位于陕北的黄陵县由此得名。1954年11月,王登记出生于黄陵店头镇,此后其仕途的终结始终绕不过黄陵。

一个月前,2014年10月28日,陕西省国土厅原厅长王登记因涉嫌受贿,接受司法机关立案调查,省十二届人大代表资格亦被终止。

从2001年至2013年,王登记历任榆林市长、省国土厅厅长,可谓执掌能源大省经济命脉的要员。尽管离任榆林已逾八年,他在当地的口碑仍充满争议,赞誉者称其“可对咱们榆林做了大贡献”。当地一位媒体人仍记得其调任前的一番演讲,以之为“能吏”;不满者如当年被征地的榆林市榆阳区三岔湾村村民。“调了那么多警察来,手段真狠。”他们记忆犹新。

官与民的关系,常因城市的拆建逻辑而难以纾解;官与商的关系,在个别审批项目中,则无时无刻不显露其密切而又危险的一面。

在王登记落马之前,与其过往甚密的商人——董江元,在今年国庆期间已被带走。董江元是王登记的店头镇同乡,为北京事通恒运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事通恒运”)原董事长,还是陕西榆林靖边县红墩界煤矿私有化的受益方。

王登记被抓,不亚于陕西官场的一场地震,且更像一个前震。

厅长其人

曾主政陕西煤海多年,后又调至能源审批中枢国土厅担任厅长,王登记的仕途不仅与能源难以割舍,而且似有暗合——2006年他履新厅长之际,恰逢煤价急速上涨之时;2013年他卸任时,又值煤价大幅下挫。

卸任厅长之职时王登记为59岁,实际上并未到退休年龄,却提前抽身宦海,仅任陕西省政府参事。一年后的2014年10月28日,他再次回到公众视野时,已是落马之身。

接近陕西省政府的人士透露,9月28日前一个礼拜左右,中央纪委找王登记谈过话。“今年四五月份,王登记出来和朋友吃饭,还放风说自己没问题。”

不过,经历了煤炭“黄金八年”的王登记,还是在耳顺之年以难堪的姿势谢幕。

王登记一位初中同学告诉《财经》记者,在店头中学初中毕业后,王登记就前去参军了。“中学时很老实腼腆。后来变得很活道,每次开会学习期间,每个晚上他都出去找领导拉关系。”

王登记任榆林市市长时的副手表示,和他搭档管理市政府班子期间,并未曾听闻他有何个人问题。

但是,即使已被立案调查,三岔湾村民依旧对王登记讳莫如深。

三岔湾村位于榆林市南部,也属于榆林经济开发区。1999年经陕西省政府批准设立的榆林经济开发区是以能源化工项目为主体的省级开发区,从当年就开始进行国有土地权回收工作。由于村民并不满意每亩荒地500元的补偿标准,矛盾开始激化,最后出现了时任市长王登记调集警察与村民对峙的情形。当时在场的一位神木人回忆,村民打出了一条横幅,上书“打倒王登记,农民要种地”。

事件中有村民被打伤。最后的结局是,三岔湾征地照常完成,几名所谓“带头”的村民因寻衅滋事罪而身陷囹圄。一位村民家属虽然知道王登记已被抓,但“还是害怕”。

在省城西安,一位熟悉他的人士称,王登记爱玉,也收藏了很多玉,一块玉在手马上就知道好坏。“自然很多人投其所好,给他送玉。”

此外,王登记行事“很老辣,任何经他手的批文都要在其他领导签字后才肯签字”。接近省委的一位人士透露。

不仅如此,处事小心谨慎的他,看到“表哥”——陕西省安监局原局长杨达才在网络上被“人肉”走红后,托人找到一家律所,想让自己的照片在网络中消失。一位接触过此事的律师透露,由于后来发现此事在技术上实现难度非常大,遂不了了之。

不公开的定价

董江元之外,今年11月上旬,陕西鸿瑞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陕西鸿瑞实业”)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王世春在宾馆打麻将时被有关方面带走。王世春之妻为黄陵人,和王登记有同乡之谊。

商洛人王世春在西安与榆林都颇有名气,其社会职务包括陕西省第十一届人大代表、商洛市第二届人大代表、山阳县第十七届人大代表、陕西省工商联副主席和西安市工商联副主席等。

自1991年创业伊始,陕西鸿瑞实业已成为集矿产、能源化工、房地产开发、白酒酿造、商贸、旅游、金融、文化传播等为一体的多元化大型企业集团。陕西鸿瑞实业下辖神木县惠宝煤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5亿元。2010年,王世春以货币出资8250万元成为煤矿绝对控股股东。

位于神木县城西北55公里孙家岔镇的惠宝煤矿交通便利。公开资料显示,惠宝煤矿保有储量为1.4亿吨,可采储量1亿吨。

按正常流程,采矿必须取得探矿权和采矿权。这位矿长介绍,“在预查、普查、详查、勘探的煤炭勘查四个阶段中,每一个阶段的递进,都意味着离挖到煤近了一步。”

在已有探矿权的情况下,要想申请到采矿权,也就是探矿权转为采矿权,需要两个步骤:首先是做地质报告,经过普查、详查或勘探取得相关成果并到国土部门备案,计算采矿权价款;其次是做可行性研究报告,诸如开发利用方案、环评等获得发改委核准,再准备相关批复到国土部门备案。无论是探矿权和采矿权,都可依法被转让,煤矿获得采矿权后,已获得的探矿权便自动丧失。

陕西省国土厅一位办事人员介绍,所谓“价款”,一般指的是采矿权价款,探矿权价款交的很少。至于采矿权价款,则根据煤矿可采储量、矿层质量、易开采程度、交通运输便利程度等诸多因素综合决定。由于每个矿都不同,所以需要第三方机构来评估,再根据公式计算每吨煤需要缴纳多少价款后乘以保有储量。缴纳的总价款则由中央和地方“二八分账”。

价款其实是煤矿投资者与煤矿资源所有者(国家)的利益博弈,在煤炭储量和产出、成本固定的前提下,投资者利益几何,完全取决于后者“拿走”的多寡。同时由于地方留存更多,央地之间的话语权并不平等。客观来说,地方上可操作的空间更大。

榆林市神木县一位矿长称,陕西省国土厅当年给惠宝煤矿评的价款非常低。在神木,一般煤矿是每吨3块到4块钱,惠宝每吨则要少1块到2块钱。

这位矿长介绍,2012年陕西省政府发文,必须以保有储量来计算价款,此前则是以可采储量来计算。这其中,国土厅长的作用可谓关键:“请哪个机构、哪些专家来评估,每吨交多少,厅长的权力大得很。”

不过,不像上市公司的财务审计报告必须公之于众,由于绝大多数煤矿上缴的采矿权价款和相关的评估报告并不公开,公众对其合理性与否无从得知,惠宝煤矿的价款几何亦未得到确证。

不仅如此,惠宝煤矿其实是异地单井置换得来,其前身东兴煤矿储量只有500多万吨。中国电力网的一则新闻也证实了这一置换。“2012年7月28日下午6时,3639流宝I线、3645流宝II线带电运行,神木县惠宝煤业有限公司顺利接入国家电网榆林市供电公司电网运行。惠宝煤矿位于神木县孙家岔镇乔家塔行政区,是神木中鸡镇李家畔东兴煤矿井田置换后的资源整合矿井。”

但是,在《陕西省人民政府关于孙家岔镇井田范围内小煤矿煤炭资源整合方案的批复》文件中,并无惠宝煤矿。上述神木矿长质疑,“所有要整合的煤矿必须要在这个整合文里,惠宝煤矿如何完成的置换过程,太蹊跷了。”

于此,陕西省国土厅让《财经》记者前往咨询神木县矿管办,后者则拒绝回应。

记者李恩树、张玉学对此文亦有贡献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