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给儿子铺路,高校“一把手”竟盯上了幼儿园

17日晚,五集电视专题片《零容忍》第三集《惩前毖后》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播出,片中曝光了北京师范大学原党委书记利用职权,违规帮其儿子谋取私利的案件。

利用职权、绕过审查

违规帮 儿子 开办幼儿园

刘川生,2005年到2016年任职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2018年9月退休。2021年7月5日,她向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主动投案,成为党的十八大以来首名被留置的中管高校“一把手”。

2011年,刘川生的儿子留学归来,想在学前教育领域创业,但是既没有资金、场地,也没有经验、基础。刘川生就利用职权,违规让儿子在外使用北师大招牌开拓业务。当时,和北师大合作办学需经专门的合作办公室办理,有规定的程序,也需要向北师大缴纳一定费用。但刘川生却绕过了程序,安排下属违规帮儿子开办了第一所幼儿园。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 李明 :刘川生通过下属联系到北京市的一个区,约定开办一个公办性质的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幼儿园分园,把这个幼儿园私下交给了她的儿子去运营管理。其实和北师大实验幼儿园是没有任何关系,人员是自己聘用的,财务也是独立的。

刘川生儿子在全国多地

开办“北师大附属幼儿园”

到2015年,刘川生感到快退休了,决定趁着还有权力,为儿子彻底铺好路。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明介绍,刘川生要求下属,将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幼儿园这一品牌,一次性授权给她儿子的公司使用。

刘川生 :签了战略协议,我儿子可以去挂北师大幼儿园的牌,他就变成了代理商。

这个所谓的“战略协议”,完全是违规私下签订的,并未经北师大认可。随后,刘川生儿子在全国多个地方开办了“北师大附属幼儿园”。

面对多次审查、举报

刘川生决定主动投案

2017年,中央巡视组对北京师范大学党委进行巡视时,收到相关反映,巡视组明确指出合作办学等领域廉洁风险突出,要求立即整改。刘川生让儿子的机构摘掉北师大品牌,认为就算“过关”了。直到2021年,十九届中央第七轮巡视再次巡视北师大,也再次指出合作办学等重点领域和关键岗位存在廉洁风险。刘川生看到消息后,终于决定主动投案。

刘川生 :第一次巡视指出了问题,我实际上很害怕,因为这件事就是违纪违法的。2021年再次巡视的时候,又有这个反映,所以我觉得这件事已经很大了,我觉得不能有侥幸了。

很快,刘川生又交代了自己长期违规占用北师大专家楼一间近80平方米的套间、违规以低价购买北师大开发的京师园小区住房、违规办理和干预人事录用 等问题。

刘川生投案后,她儿子对其所属的教育机构严格整改,主动上缴违纪违法所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2021年12月给予刘川生开除党籍处分,按六级职员调整其退休待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