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党前副主席参选立法会:“泛民”应明白,触碰中央红线既不聪明也没好处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白云怡】香港第七届立法会选举19日举行投票。香港民主党前副主席和创党成员、香港“新思维”主席狄志远在选举前夕接受《环球时报》记者独家专访表示,自己此次参选能得到足够选委提名票,是得到多名建制派人士帮助,相信这已充分说明中央希望看到一个“多元立法会”的开放态度。他同时称,“泛民”自己亦应意识到,“搞对抗”是触到中央“红线”,未来应做的是和中央与特区政府多沟通,努力重建互信,才真正有利于香港民主的继续发展。

19日举行的香港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是香港选举制度改革后首次立法会选举。新一届香港特区立法会将由90名议员组成,其中包括选举委员会选举的议员40人、功能团体选举的议员30人和分区直接选举的议员20人。在153名候选人中,13人被认为属于“非建制派”,狄志远是其中之一,他将参与功能界别社福界的竞逐。

狄志远对《环球时报》记者介绍自己获得提名过程时说,最初,由于他“非建制”的身份,几位选委就是否提名他也曾有过犹豫,但后来随着中央“立法会要有多元声音”信号日渐清晰,提名过程也顺利很多。

他称,几名提名他的建制派选委都未因自己“非建制”的身份而认定自己就是在“搞对抗”,“提名我的人(甚至)告诉我,他们喜欢我是非建制派,因为这样可以(让立法会)有不同声音,对香港发展有好处。”

不过,与狄志远不同的是,部分“泛民”人士选择“缺席”此次立法会选举。譬如狄志远曾经所属的、一向标榜“温和”的民主党,其现任主席罗健熙不仅不让党员参选,也没有提出任何服务香港的主张。更有一些反中乱港分子煽动港人在此次立法会选举中“不投票”“投白票”。

“这次非建制人士参与较低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一些传统‘泛民’政党觉得,新选制对他们不公平,‘民主有退步’,所以不参选;二是他们怕参与选举会被视为立场变化,原来支持自己的选民会离开,因此不参选。”狄志远说。

对于现任民主党主席和其他一些“泛民”政党的选择,狄志远连叹“遗憾”。他表示,自己曾在与“泛民”人士交流时坦诚告知对方,非常可惜他们不去参选,这等于自己放弃参政机会,只会影响到“泛民”党派自身在香港的发展与前途。他亦希望“泛民”人士能够明白,实现民主从来都是循序渐进,“政治亦不可能是只让他人妥协,自己一点不妥协”。

他直言,自己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一直主张宽和理性的政治路线,亦愿意和政府及其他政治力量沟通,在监督政府的同时,也与政府有合作。尽管这次自己出来参选也遭到“泛民”内部一些批评,但他没有任何包袱,会坦然面对。

他亦回顾过去这些年立法会里的乱象称,过去几年立法会已沦为“战场”,“泛民”和建制两派每天都在对抗。在立法会内,政治立场和意识形态已成为决定一切的东西,哪怕是政府推行的项目是好的,一些人也还是要反对。另一方面,当特区政府看到自己无论做什么都会被反对,与立法会沟通的意愿也在降低,“各方距离越来越远……最后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

“过去这些年搞政治斗争,没有人得到好处:对特区政府没好处,对各个政党没好处,对市民没好处,对社会发展也没有好处。”狄志远对《环球时报》称,如果未来立法会继续成为政治斗争场所,香港未来的路将非常难走。只有立法会中的不同党派是为了解决问题而发表不同意见,对香港才是最好。

“譬如在社会福利界,建制派与我们非建制派的想法其实差别不大,完全可以一起和特区政府讨论,如何做好福利界的事情,而不是因为对方是建制派就拒绝合作,导致最后什么事情都办不了。”他表示,而特区政府也应放下身段,以开放的态度和不同的党派沟通、合作。

“如果立法会未来不同政党可以通力合作,特区政府在中央的支持下也努力解决好香港的问题,香港现在许多矛盾料可在未来两三年后好转,无论经济发展还是政治改革,前面的路都将会更好走。”他这样预计称。

自2020年国安法落地和2021年香港选举制度改革后,“泛民”派未来在香港政治和社会中将扮演何种角色成为各界都十分关注的议题。对此,狄志远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他认为中央很希望香港不同政党在基本法下都发挥好自己的作用,这次也一直在鼓励“泛民”人士参选,而并非要打压。

他认为,中央乐见立法会代表香港社会不同的利益与立场,因此,“泛民”在未来香港的政治和社会中依然有很大空间。但重要的是,未来“泛民”要和中央好好沟通,和特区政府好好沟通,不要再像过去几年中一样走向暴力对抗的方向,而是回到更早时相对和平、理性的状态。“既然过去很多事情我们都可做得到,相信未来也依然会有很大空间。”

狄志远称,“搞对抗”“反对中央的管治权力”都是触到中央“红线”,对谁都没有好处。尤其是香港作为国际化都市,和西方沟通搞好香港的经济、社会、文化发展是好的,但政治问题需要香港人自己去和中央协调解决。“把它拿到国际上去,就会把事情搞复杂,中央对此非常介意,其他国家也有自己的政治意图。(依靠外部力量)是很不聪明的做法,对香港也没好处。”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