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钟 | 他把公款当作私人所有,沦为享乐主义的奴隶(附忏悔书)

违纪违法事实

彭翀,男,汉族,重庆市渝中区志愿服务联合会原法人代表兼秘书长。

1981年12月出生,湖北省安陆县人,大学本科文化,2004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5年3月参加工作。

2021年7月,彭翀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经查,彭翀违反廉洁纪律,违规经商办企业;违反工作纪律,工作时间痴迷网络游戏;违反生活纪律,追求低级趣味,参与带有财物输赢的棋牌活动。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利用职务便利,采取侵吞、窃取等非法手段侵占公共财物,涉嫌贪污犯罪。

2021年9月,彭翀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彭翀忏悔书节选

在接受留置期间,我逐渐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不禁心如刀绞,愧疚、自责到了极点,一遍遍问自己怎么走到了今天这步。

一是理想信念动摇,迷失人生方向。作为共产党员,为党分忧、为国尽责、为民奉献才应是正确的价值追求,我却为了追求一时的欢愉,早早地抛掉理想信念的“压舱石”,任由人生的航船随波逐流,最终丧失动力,任由享乐主义、拜金主义的暗流席卷,驶向不归的黑暗漩涡。

二是爱慕虚荣,为“面子”丢“里子”。我颇为看重面子,喜欢把自己和环境中的其他人比较。小时候看到父母买东西,和摊贩讨价还价,我就远远站着,恨不得钻进地缝,仿佛自己丢掉了面子,却看不到家人为家庭精打细算的良苦用心;大学时,我在家境优越的同学映衬下内心愤懑,却忽视了家人供我读书的不易;工作后,我开始追逐与正常收入不相符的物质享受,沉浸在觥筹交错的酒桌宴请中,从“兄弟”们的前呼后拥、互相吹捧中获取快感。这份虚荣促使我做出违反党纪国法的行径,可谓是为了油腻庸俗的“面子”,丢了共产党员应有的“里子”。

三是价值观扭曲,金钱观异化。我的内心极端荒芜,精神极其贫乏,只能用金钱去填充,最终丧失党性,迷失自我。公款被我当作自己的私人所有,恣意妄为、多次套取;缺乏投资的专业知识,我却屡次为了高收益大搞违规经商,导致血本无归;在丧失偿还能力的情况下,我还在网络游戏中一掷巨万,为本质只是一串代码的虚拟道具如痴如醉。不择手段攫取金钱的我,反而成为了精神上最贫穷的人。

四是追求低级庸俗,忽视品德修养。腐朽的思想已经占据了大脑,物欲的浊水已经包裹了灵魂,我从物质享受中获取快感的阈值越来越高,到后来只是沦为机械式地重复,化身为享乐主义的奴隶,意志消退、精神萎靡。当欲望失去了品德修养铸就的枷锁,也就没有了前行的路,向左是地狱,转右也是地狱。

五是自欺欺人,缺乏敬畏之心。我没有真正做到敬畏人民、敬畏组织、敬畏纪法、敬畏权力、敬畏职业,反而心存侥幸、自欺欺人,最后沦为笑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我心无所忌、悍然置党纪国法于不顾、将黑手伸向公款的时候,我的结局早已注定,暴露只是时间问题。

案例剖析

一个人能否廉洁自律,最难战胜的敌人是自己。彭翀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最终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精神“缺钙”、失去定力,肆意放纵个人贪欲,在“耿直兄弟”的朋友圈、纸醉金迷的生活中迷失自我。

彭翀把生活和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归结于出身普通、没有关系、没有钱,错误地把家庭关系、社会关系和金钱的作用无限放大,忽略了对精神底蕴的打磨,放纵于对财富的渴望、对享乐的追求,渐渐迷失在纸醉金迷的花花世界,最终使他逾越了纪律的底线,触碰了法律的红线,堕向犯罪的深渊。

在高额负债面前,彭翀仍不知悔改,为了维持自己的面子,在刚刚担任渝中区志愿服务联合会秘书长的短短半年时间内,就利用职务便利,将单位账上的280万元套取出来,归还债务,用于高消费。从套取资金到“永远不被发现”的幻想被打破,彭翀直到事情败露才警醒过来,却已在纪法的铁壁上碰得头破血流。理想不可无,钱财不可贪,欲望不可纵,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只有如此,才能安身立命、行稳致远。彭翀价值观扭曲,缺乏理想信念,而后导致信念涣散、贪欲滋长、追求享乐等,最终沦为违反党纪国法的腐败分子。作为党员干部,要切实把理想信念铭记于心、见之于行,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可忽视和偏离;要把守纪律讲规矩贯穿始终,守好底线、不越红线;要筑牢初心使命,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作为干事创业的立足点;要加强对党员干部的监督管理,坚持经常性、近距离地广泛接触干部,深入了解干部的日常品行和表现,严防“带病提拔”。(重庆市纪委监委 || 责任编辑 郭兴)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