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社区规划师群体:设计图纸上,画的是居民的幸福

设计图纸上,画的是居民的幸福

【青年聚焦·社区规划师】

他们服务城市建设,摸底民情,打破沟通壁垒;

他们锤炼跨界本领,搭台组局,促进公共资源优化再配置;

他们秉持匠心,在街道社区方寸间打磨创意,在细节中回应民生关切。

社区规划师,也被称为社区设计师,一个与民生民情、社区环境打交道,与基层治理难题过招的新职业群体,开始在一些城市崭露头角。他们以第三方视角和专业力量,协助基层组织开展城市精细化治理。

本期青年说,记者探访社区规划师群体,他们中不少人还有更高的追求——留住城市记忆,让居民望得见来路,记得住乡愁。

他们正为此而奔波。

名城与民生,我们全都要

过了故宫角楼再向东,便是五四大街。阳光将黄叶、红砖、灰墙层层渲染,几个身着校服的青年人说笑着走过。一两行人驻足于街角五四墙,探身端详着石刻文字与肖像。路对面二层“梅园”沧桑雅致,回过头,百年红楼矗立在身后,风度依旧。

这静穆庄重的街景凝聚了许多人的努力。在党的百年华诞之际,作为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遗产四所的所长,阎照和她的团队全程参与了周边社区整体环境的提升工作。

近年来,北京全市推行责任规划师制度,每个街道都有了贴身的规划设计顾问,阎照名列其中,一直跟进核心区的历史名城保护和街区更新工作。

“菜市场开工了,年底差不多能完事。我们立志用最便宜的方式改造出一个便民菜市场,不是做网红,而是做‘最市民’的。”说起手头工作,阎照最先想到的竟是菜市场。

看到记者眼中闪过一丝惊异,阎照笑道:“菜市场也关系到城市风貌啊,这个菜市场存在违建,不符合历史文化街区和中轴线申遗的要求,而且设施陈旧,卫生、安全、停车都很成问题。”

打开阎照和所里同事“费了大劲”统计调研来的报告,一百多页,里面详细分析了原菜市场的需求、现状及提升方案。一个备注显示:“牛奶铺不能离出口太远,因为提着太沉。”

“之前有人提出把菜市场变成超市,我们坚决反对。我们希望那是一个有烟火气、人情味,能让人坐着聊天休息的场所,像个公共客厅。走进来,能买菜,能吃喝,还能搞定生活中的小修小补。”阎照时常想起自家楼下那个菜市场,“我妈有时忘带钥匙了就去菜市场找熟人,边聊天边等我们回来接她。菜市场变成超市以后,附近居民们都不适应。”

在德国留学期间,阎照的专业是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和管理。“怎样认识、管理历史文化遗产,如何平衡公共利益与个人利益……一路学下来形成了一套方法论。”阎照说,“我们在工作中也不断自学,比如怎么给历史文化街区算账,帮政府省出钱来改善民生。”

这些年,阎照接触到大量“老城”里的人。“在责任规划师的工作中,我们是与居民面对面的,会遇见许多技术以外的事情。”

在申请式退租与美丽院落的工作中,阎照团队就遇到了意外状况,她回忆说:“我们拿着新出炉的院落景观提升方案到大杂院组织公共参与,结果被骂了出来,居民说:‘我们家没厨房没厕所,光给我提升景观有什么用?’我们当下决定入户走访,把问题整理出来。”

调研过程中,阎照有了新发现:“有的人家确实拥挤不堪,但同时还有一半的房子是空置的。对于真正居住困难的人家,参加腾退也不易换到能改善生活的房子。能否建立‘共生院’平台,把闲置公房统一托管利用呢?这样不仅能解决一些居民的住房困难,还能降低腾退成本。”

“如何将经济、法律、社会伦理等要素与空间结合,使之高效运转,是我们产学研的核心问题,它对社会很有价值。”阎照说。

让社区给人注入能量

“那时为了动员商户参与志愿服务,我们总是自己先消费一下,不然不好意思开口。有一次,我们买了一瓶客家娘酒回来,下班后,同事们只好坐在一起把酒喝了,哈哈。四五年过去了,那一幕我还是记得好清楚。”2017年,28岁的陈文岚成立深圳市南山区社会创新促进会,踏上创业之旅,当时团队仅有四人。

“我们一直说‘用脚步测量南山的温度’,我们要做区别于学术研究型和活动承接型的智库机构,基于一线调研和专业咨询来给社区治理提出方案。” 陈文岚说,政府与社工组织的工作经历让她意识到基层治理与服务有大片空白等待填补。

“如今我们有30名成员了,去年还被评为5A级的社会组织,是南山区5A级社会组织里成立时间最短的。”陈文岚说,这些年深圳市南山区推动创建精品特色社区,她的团队迎来了发展机遇。他们指导的社区在相关部门的验收考核中取得了第一名,影响力扩大了不少。

南头街道前海社区就是陈文岚参与创建的精品特色社区。经过三、四个月调研,她们帮助前海社区建立了一套治理机制和工作路径。“我们在前海社区设立了7个居民党支部、32个楼栋党小组,条件成熟的小区还设立了党支部接待室,最大程度保证民意畅达。”陈文岚说。

在桃源街道龙辉社区,陈文岚团队策划的“美好生活联盟”已陪伴居民走过三个年头。去年8月,“美好生活·好邻居集市”举办,辖区内30多家单位、商铺、公益组织加入。退伍军人做义工,旗袍队、手工队、书画苑等居民组织一展风采,社区党委与群众现场交流。“今年,我们推出了3.0版本,建立线上平台,用小程序更好地实现商业资源与居民需求对接,还会设立‘邻里相助’‘书记信箱’等功能。”陈文岚介绍道。

当被问及工作中遇到的最大难题是什么,陈文岚沉思了片刻说:“目前,大家对社区的认识还是偏弱的,许多社区工作者的使命感还需要激发。”

这两年,陈文岚开始探索社区工作者的培养机制,通过授课、比赛、沙龙、案例研讨、参访等形式,为他们在实践中总结工作方法、磨砺心志提供更好的方式。

“我们做咨询、智库,其实最终还得落脚到做人的工作。能够给人注入能量,我们工作的价值才显现出来。”陈文岚说。

“烹饪”都市里的市井味道

“当夜幕降临,霓虹登场,这里变得热闹起来,烤肉与冷串齐飞,夜啤伴球赛耍嗨,夜生活氛围直接拉满。”一个网友这样评论“故奈·九眼桥头”潮玩街区。在这个4000平方米的下沉街区内,烤肉、清吧、网咖等十几家店铺风格各异,人群熙来攘往。

“作为社区规划师,我最有成就感的事就是亲手规划、自筹资金,历经一年建设,让城市的一个死角焕然一新。”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牛市口街道九眼桥社区的社区规划师孙小佳说。

翻看过去的照片,这里还是一个废弃的水产市场,倒塌的库房被一面涂鸦墙围住,墙内一片狼藉。

“乱,有的地方几乎无从下脚。”初次勘察九眼桥头的情形,孙小佳至今历历在目。

回忆起最初的设想,孙小佳说:“九眼桥曾是码头,乐山过来的柴火木头拉到这里卸货,再由柴火商挑着去城里卖,所以这里是小商贩们歇脚、喝茶的地方,烟火气浓郁。我想让九眼桥火热的市井生活重现,这与市里的规划方向是吻合的。”

2019年,成都市大力推进天府锦城文化旅游走廊支路体系建设、锦江公园垂直子街巷建设、一环路市井生活圈建设,孙小佳所在的华优建筑设计院同牛市口街道展开合作,共同推进宏济路片区的有机更新项目。

“街道负责协调,我来整合设计,我们设计院出资修建,后期委托专业公司运作。目前,这种模式运转得不错,租金大幅提高后招租率仍达到100%。这个项目几乎没让政府出一分钱,还减轻了财政负担,我相信这种社会化、市场化的运作模式是值得在城市旧改中复制推广的。”孙小佳很有信心。

孙小佳说:“这个过程太难忘了。为了广泛征求意见,街道先后组织了50多场坝坝会,用了两个多月,才终于拿出一个令各方满意的方案。”

当年,孙小佳还身兼云南省临沧市永德县忙蚌村的乡村规划师,他打趣地说:“两地飞,航班飞出了金卡。”

忙蚌村挨着大雪山自然保护区,属于干热河谷地区,水资源充沛,冬季也可以漂流。孙小佳说:“我们在那里设计了‘巅雪激漂’的旅游项目,劝说有厨艺的农户回村开农家乐,同时引进阳光玫瑰葡萄、青枣、白芨的种植。我们的旅游扶贫加上东部的资金进入,现在那里发展得很好。”

城市社区设计与乡村规划的经验、创意,在年轻人的手中相互借鉴、相得益彰。“无论是乡村规划师还是社区规划师,我的经验就是两个字——扎根。”孙小佳说。

(本报记者 陈煜)

(本期选题支持:严圣禾、颜维琦)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