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念几个?鸻、鹬、鹛、鹨、鹀、鸫……成都新增10种野生鸟类记录

2021年

成都新增野生鸟类记录10种

记者从成都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及疫源疫病防控专家咨询委员会获悉,今年成都新增野生鸟类记录具体包括棕背田鸡、蒙古沙鸻、尖尾滨鹬、栗颈凤鹛、鹰雕、黑冠山雀、领岩鹨、苇鹀、喜山短翅鸫、东方鸻。目前,成都全市已记录野生鸟类达526种

小布梳理发现,今年新增野生鸟类其中既有国家二级保护鸟类大型猛禽鹰雕,也有中等体型的秧鸡棕背田鸡。最令人惊喜的是,2021年10月首次记录到的喜山短翅鸫,就在四川大学望江校区 。喜山短翅鸫属于四川省“三有”保护动物,与成都此前有明确记录的中华短翅鸫主要区别在于,喜山短翅鸫的雄鸟体色较深,且眼先黑色;雌鸟通体颜色更深,且前额带有棕红色。监测团队2021年10月在四川大学望江校区首次记录到雌性个体1只,推测为旅鸟。

▲紫翅椋鸟

“未在成都野外发现有效记录,不代表该种鸟完全没有来过。”监测团队成员何既白表示,未被发现有效记录可能是因为它们没有来过,也可能是来过但没人发现 。有效记录则是指留下了图片影像或是音频资料等佐证。鸟类迁徙生活会有相对固定的路线和区域,但也存在一定的随机性,所以越多人参与,记录到各种罕见鸟类的概率就更大。

下面就一起来认识

这些成都鸟类新朋友吧!

01 棕背田鸡

▲ 邛崃市 2021年5月

棕背田鸡(Zapornia bicolor),鹤形目秧鸡科。是中等体型的秧鸡,头、颈、腹部为烟灰色,背部为棕褐色,颏白色。性情较隐秘,喜活动于沼泽苇丛中。属于国家“三有”保护动物。监测团队2021年5月在邛崃市首次记录1对成年个体,并持续监测到成功繁殖幼鸟。推测棕背田鸡可能为成都罕见夏候鸟。

02 蒙古沙鸻[héng]

▲ 新津区 2021年9月

蒙古沙鸻(Charadrius mongolus),鸻形目鸻科。与成都有确切分布记录的铁嘴沙鸻(Charadrius leschenaultii)非常相似,但体型较小,喙较短小纤细。迁徙季主要经过我国东部,栖息于沿海、河流的滩涂环境,觅食小型无脊椎动物。属于国家“三有”保护动物。监测团队2021年9月11日在新津区金马河首次记录了1只成年个体。

03 尖尾滨鹬[yù]

▲ 新津区 2021年9月

尖尾滨鹬(Calidris acuminata),鸻形目鹬科。中型滨鹬,体型粗壮,胸部为皮黄色,下体具有黑色箭状纵纹。属于国家“三有”保护动物。在我国东部地区为常见旅鸟。2021年9月观鸟爱好者朱晖在新津区首次记录到1只。

04 栗颈凤鹛[méi]

▲ 邛崃市 2021年11月

栗颈凤鹛(Staphida torqueola)雀形目绣眼鸟科,上体棕灰色,下体近白色,特征为栗色的脸颊延伸成后颈圈。2021年11月,观鸟志愿者余欢在邛崃市首次观测到1只。

05 鹰雕

▲ 崇州市 2021年4月

鹰雕(Nisaetus nipalensis),鹰形目鹰科,大型猛禽,翅形宽阔。国家二级保护鸟类。2021年4月,观鸟志愿者余欢在崇州市影像记录到1只。

06 黑冠山雀

▲ 大邑县 2021年7月

黑冠山雀(Periparus rubidiventris),雀形目山雀科。头、颈部以及冠羽、喉至上胸为黑色,后颈和两颊部各有白色大斑块,身体灰暗,尾下覆羽棕色。是我国西南地区中高海拔较为常见的森林鸟类。属于国家“三有”保护动物。监测团队于2021年7月24日在大邑县观测到2只,为成都市新记录。

07 领岩鹨[liù]

▲ 大邑县 2021年7月

领岩鹨(Prunella collaris),雀形目岩鹨科。喉部白色且有由黑点排列成的斑块。常见于我国北部、中部、西部地区的高山、草甸、灌丛和裸岩地区,是这些地区的高海拔常见鸟类。属于四川省“三有”保护动物。监测团队2021年7月25日在大邑县记录1只,为成都市新记录。

08 苇鹀[wú]

▲ 邛崃市 2021年11月

苇鹀(Emberiza pallasi),雀形目鹀科,非繁殖期雌鸟和幼鸟均为浅沙黄色,头顶、上背、胸部以及两胁具深色纵纹,上喙深色,下喙浅色。属于国家“三有”保护动物。在我国华北、华中、东部地区为常见冬候鸟或旅鸟。2021年11月,观鸟爱好者朱晖在邛崃市记录1只。在成都可能为迷鸟或者少见冬候鸟。

09 喜山短翅鸫[dōng]

▲ 四川大学望江校区 2021年10月

喜山短翅鸫(Brachypteryx cruralis),雀形目鹟科。由蓝短翅鸫(Brachypteryx montana)的亚种提升为种。属于四川省“三有”保护动物。与成都此前有明确记录的中华短翅鸫(Brachypteryx sinensis)主要区别在于喜山短翅鸫的雄鸟体色较深,且眼先黑色;雌鸟通体颜色更深,且前额带有棕红色。监测团队2021年10月在四川大学望江校区首次记录到雌性个体1只,推测为旅鸟。

10 东方鸻[héng]

东方鸻(Charadrius veredus),鸻形目鸻科。中型鸻类,喙短。属于国家“三有”保护动物。本年度监测工作中,监测团队通过文献梳理获得信息,2019年于双流国际机场首次记录。(据张琼悦,和梅香,赵小英,何兴成,窦亮,冉江洪。成都双流国际机场鸟击风险与鸟类群落关系研究[J].四川动物,2019,38(05):576-586.)

其他罕见鸟类

除了新记录

本年监测工作中还发现并影像记录到一批

自1995年《四川鸟类原色图鉴》出版后

26年来

未在成都野外发现有效记录的鸟类

黄胸鹀[wú]

▲ 新津区 2021年9月

▲ 青龙湖湿地 2021年11月

黄胸鹀(Emberiza aureola),雀形目鹀科。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种群数量因栖息地破坏和人为捕猎而大幅下降,2017年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评定升级为极危物种。监测团队2021年9月25日在新津区金马河记录雌性个体1只,2021年11月观鸟志愿者蒋志友于青龙湖湿地再次记录1只。

金鸻[héng]

▲ 邛崃市 2021年11月

金鸻(Pluvialis fulva),鸻形目鸻科。大型鸻类,冬羽为金棕色,飞行时与成都市有确切记录的灰鸻(Pluvialis squatarola)区别在于没有黑色腋羽。监测团队2021年11月在邛崃市记录。在成都为不常见旅鸟。

白翅浮鸥

▲ 温江区 2021年9月

白翅浮鸥(Chlidonias leucopterus),鸻形目鸥科。中小型鸥类,与在成都有确切记录的灰翅浮鸥(Chlidonias hybrida)主要区别为冬季非繁殖羽头部黑色斑向下延伸,并超过耳部。监测团队2021年9月25日在温江区金马河记录到1只。该个体背部、翼上覆羽羽色较深,可能为亚成体或第一年冬羽个体。

楔尾伯劳

▲ 邛崃市 2021年11月

楔尾伯劳(Lanius sphenocercus),雀形目伯劳科。是体型较大、以灰色为主的伯劳,尾羽较长。喜栖息于荒地、农田等生境,捕食昆虫或小型脊椎动物。在成都是不常见冬候鸟。监测团队2021年11月13日在邛崃市记录到1只。

紫翅椋鸟

▲ 邛崃市 2021年11月

紫翅椋鸟(Sturnus vulgaris),雀形目椋鸟科。通体紫黑色,泛有墨绿色金属光泽,非繁殖季全身密布星点状白色斑纹,是不易辨识错误的鸟种。监测团队2021年11月,在邛崃市观察到约100只的种群。

北短翅蝗莺

▲ 大邑县 2021年7月

北短翅蝗莺(Locustella davidi),雀形目蝗莺科。曾作为斑胸短翅蝗莺(Locustella thoracica)的亚种,但后研究表明为独立物种。北短翅蝗莺与斑胸短翅蝗莺通过外观形态几乎难以分辨,但二者鸣唱声差异显著。监测团队2021年7月25日在大邑县西岭雪山海拔2140米处观察到1只,并清晰记录了鸣唱声。

据悉,鸟类等野生动物保护是一项空间跨度大、时间周期长且具有一定专业性的工作。为进一步加强成都全市今冬明春候鸟保护和管理工作,严厉打击破坏候鸟迁徙的违法犯罪活动,近日,成都市公园城市建设管理局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今冬明春候鸟迁飞保护工作的通知》 ,编制了《成都市冬季鸟类巡护重点区域和监测点位指导建议》 ,指导各区县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各局属公园、各自然保护区、大熊猫国家公园成都管理局各管护站、各湿地公园、各风景名胜区等,加强鸟类保护,确保候鸟迁徙安全。

你偶遇过它们吗?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