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为鉴 | "霸道惯了,庭审现场也难以转性"

“别说了,听我的,这个事情我认。审判长我坚决认罪认罚,没有异议。”近日,四川唐家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原党支部书记、董事长黄桢富贪污受贿案在青川县人民法院进行公开庭审。庭审现场,黄桢富打断了控辩双方的辩论,说出的这番话让现场接受警示教育的党员干部们震惊不已。

熟悉黄桢富的人对此则表示意料之中:“平时霸道惯了,到了庭审现场也难以转性。”

作为一个县属国有企业的“掌门人”,级别不高,派头甚大,是什么滋生出他的“霸气”,追溯他的人生轨迹可见一斑。

善变书记

1988年6月,带着家族的殷殷重托,黄桢富以顶班的方式进入到广旺矿务局宝轮院煤矿工作,由于脑子聪明,又肯学习钻研,他从一名普通干事迅速成长为业务骨干。

“矿里领导同事对这小伙子印象都还不错,为人处世不拘小节,挺大气的”,据他曾经一名同事回忆。没想到,正是因为毫无原则的“大气”害了他。

1999年,趁着“公推公选”政策的东风,黄桢富正式由矿务局转至青川县任职,历经沙州镇党委副书记、剑峰乡乡长、白家乡党委书记等多个岗位,由于工作能力较强,职务上也逐步升迁,本就颇多江湖气息的他工作作风渐渐强势起来,正是在此期间,他收受了第一笔“不义之财”。

2009年1月某日,为谋求经济利益,工程老板母某找到了时任白家乡党委书记黄桢富,几番寒暄后,母某就拿出一个5万元的“小纸包”。

“黄书记,快过年了,一点心意请收下”,几番推却后,黄桢富予以收受。

“当时还是很纠结,但想到自己是党委书记,理应得到的多一点”,他为自己找到了收钱的“理论依据”。

对于母某的“心意”,黄桢富也“投桃报李”,作风霸道的他绕开集体决策制度,擅自将白家乡一个通村公路建设项目交由母某实施,涉及资金38.6万元。

欲望的阀门一旦打开,纪律规矩也就成了摆设。为攫取更大的利益,黄桢富又处心积虑地谋求个人升迁。

本来1965年出生的他,为了所谓的“年龄优势”,借助职务便利,先后把自己出生年份改为了1969年、1973年,托熟人将个人档案借出后,相关信息更是想改就改,想删就删,一番涂抹粉饰后,他“瞬间”年轻了8岁,具备了“竞争力”。在他的精心经营下,2015年5月,黄桢富摇身一变成为四川唐家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

霸道做派

唐家河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核心区,是青川县最负盛名的旅游名片,但长期以来,游客人数少、辐射效益弱是困扰全县旅游发展的“切肤之痛”。

“唐家河旅游开发公司是青川县唯一社会化竞争企业,自负盈亏,挣不到钱就发不出工资,在加之公司年年亏损,企业发展举步维艰”,谈到刚到唐家河时的窘境,黄桢富历历在目。

如何扭转公司局面,他下足了功夫:升级硬件、打造民宿、宣传推销……唐家河旅游开发公司当年扭亏为盈,全年实现经营收入1300余万,并首次缴纳税收突破100万元,一时之间,鲜花掌声接踵而至,他也褪去了初来乍到的“羞涩”,恢复了霸道的做派。

“客观的说,当年的成绩除了黄本人的努力外,政府花大力气主导引领、天气风调雨顺等客观条件加持更是关键。”一名熟悉该企业发展情况的人员表示。

但黄桢富本人显然不会这么想,他将自己作为企业发展的最大功臣,在霸道做派的加持下渐渐迷失了人生方向。

按照公司管理制度,全体员工需统一在食堂就餐,而身为“一霸手”的黄桢富对此不以为然,让厨师给自己开“小灶”,用餐地点也改为包间,且从来不缴纳伙食费。

“黄桢富爱社交,爱喝酒,每当有重要客人到来时,他就要求员工挨个去敬酒、敬茶,哪怕不会喝酒,茶水是烫的也得一饮而尽,否者,他当场就要大发雷霆。”一名工作人员表示。

他的强势不仅表现在对下属,对上级监督管理部门所提整改意见,也是能混就混、能推就推。2016年12月,按照县委统一安排,县委第一巡察组对四川唐家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开展集中巡察,并于次年6月反馈巡察意见。因部分问题整改将调整公司账务,造成公司亏损额上升,黄桢富对此一直没落实整改要求,截至案发,仍有3个问题没有整改。

“我错误认为企业把业务搞好就对了,忽视了党建工作,只算了经济账,没算政治账。”黄桢富后悔不已。

为钱代言

经对案卷资料进行梳理发现,黄桢富在2009年至2021年间,先后多次收受7人所送现金90余万,其中,成都某广告公司老板何某一人输送的就达60余万元。

在黄桢富出任四川唐家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不久,因公司在高速公路上承揽广告位事宜,何某与黄桢富结识,为顺利得到此业务,何某也“知趣”的送上了5000元“好处费”。

“董事长,这是我们业内惯例,不算违规。”“董事长,你虽然比我小,但你的为人处世值得我学习,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大哥。”一顿阿谀奉承下,黄桢富逐渐变得飘飘然,笑纳了何某送上的好处费。何某在其工作之余,鞍前马后,请吃请喝,逐渐得到了黄桢富的信任。从此以后,高速公路广告位业务就成了他们两人权钱交易的“桥梁”,规章制度化为空谈。

按照规定,10万元以上项目需挂网公开招标,以下可自行比选。为了绕开该制度,在短短5年间,黄桢富以化整为零的方式与黄某所在企业签订广告合同71份,涉及资金200余万元,从中谋取好处费。

2020年11月,县审计局在对四川唐家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进行财务审计时发现合同造假、广告费用虚高等问题线索,并将线索移交给了县纪委监委。

得知相关情况后,黄桢富惶恐不已,找到了何某进行“对答演练”,并“忧心忡忡”地收取了最后一笔5万元“好处费”。而在组织调查下,一切掩饰都那么苍白无力,2021年5月,县纪委监委给予黄桢富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通讯员 青纪轩)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