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渡出去不到两个月我就想逃回国内”

​“多久到?”“马上到!”去年5月,一个漆黑的夜晚,云南边境线上的深山里,来自福建永安18岁的张某揣着发财梦,焦躁地跟随接应人员,爬了几个小时的山,偷越边境线,去往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

然而,到达当地后,混乱无序、暴力违法的现实让张某的发财梦变成一场噩梦。3个多月后,难以忍受的张某选择向中国警方投案自首。

相比很多人,顺利回国的张某是幸运的,有人要交大量赎金才能返回,有人回来时遍体鳞伤,还有人永远倒在了异国他乡。

“完全不是想象中的样子。”接受记者采访时,张某声音低沉、眼神迷茫,“所谓的电商工作成了电信网络诈骗,承诺的高工资也是骗人的。”

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严重威胁到人民群众的财产安全。近年来,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各地公安机关开展了一轮又一轮的“断卡”等专项行动,压缩国内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团伙的生存空间。

然而,与云南交界的境外地区,为国内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团伙的发展提供了温床。据了解,转移到境外的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团伙百分之八十分布在这一地区。做着暴富梦,许多人非法出境到西南边境境外地区,成为境外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团伙的帮凶。

“要扼住境外电诈犯罪生态的七寸。”时任福建省三明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王锡章介绍,非法出境人员流就是境外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团伙的七寸。

人员流是境外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链条上的重要一环——对多起涉境外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案件研判分析后,三明公安机关在全国范围内较早得出这一论断。

去年9月,三明公安机关在工作中发现,湖南籍嫌疑人周某在200多个微信群发布接运往返境外多条线路价格广告。经侦查发现,周某系组织招募的中介人员,这条犯罪利益链条上至少还有数十个类似中介人员。

三明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展开深入调查,很快梳理出498个涉嫌组织招募人员赴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的犯罪团伙,被组织招募人员涉及全国各地。

犯罪嫌疑人陈某等人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案是典型案例之一。今年3月初,三明市永安公安机关对非法出境人员名单进行研判分析,发现陈某等人有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重大嫌疑。

永安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林希宁告诉记者,陈某等人通过发展刘某等人为下线,以赴境外从事电信网络诈骗等相关工作可获高薪为诱饵,拉拢、引诱、招募对象到境外工作。

在陈某等人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案中,永安公安机关抓获嫌疑人43名。

“想走不敢走”“有钱挣没命花”“天上不会掉馅饼”……到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的非法出境人员哭诉,不但挣不到高薪,生命也时时面临威胁。

据了解,整个招募链条涵盖“金主”、组织招募者、非法出境人员、接应人员、“安全屋”等不同环节。

“所谓‘安全屋’比猪圈还臭。”曾赴云南边境办理过此类案件的永安市公安局副局长陈吉川告诉记者,十几个人挤在一起,没有任何保障,很多非法出境人员想回家想到哭。随着公安机关持续打击非法出境犯罪,境外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团伙陷入“用工荒”。非法囚禁以及残暴虐待成为电诈犯罪团伙严防人员外逃的主要手段。

“有人是主动非法出境,有人是被骗非法出境。”三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王国泰介绍,主动非法出境的就是抱着发财梦,自己联系组织招募者到境外,被骗出境的则是被亲朋好友以高薪为由骗出去从事违法犯罪活动。

在永安市看守所,还有十几天就服刑期满的张某是被骗非法出境人员之一。2019年,即将结婚的张某想要赚一笔钱,听信朋友介绍到境外电信网络诈骗公司工作。

“偷渡出去不到两个月我就想逃回国内。”张某告诉记者,在境外根本挣不到钱,自由受限制,同伴被打,生病也没人管,附近药店卖的都是假药。

2019年9月底,由家人向电信网络诈骗公司交纳2万多元“赔偿金”后,张某非法入境回到国内。今年以来,随着打击组织招募赴境外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断流”专案行动持续开展,张某因非法出入境被逮捕归案,判处拘役6个月。

随着“断流”专案行动持续推进,从在边境截返带回到主动出击劝返,三明公安机关依靠“三明e体+”智慧赋能中心,充分运用“数字反诈”“五同八法”等手段,斩断非法出境通道,切断招募链条,对非法出境到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人员展开了强有力打击。

目前,三明公安机关已抓获违法犯罪人员905名,打掉组织招募团伙294个,全国已抓获违法犯罪人员3.3万余名,为有效遏制全国外流至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打下了坚实基础。

“云南边境原来每天准备非法出境被拦截人员达上千人,现在境外每天排队投案自首回国上千人。”王锡章表示,要不断创新技战法,对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进行毁灭性打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