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头雪豹的日记,记录了最丢“豹脸”的时刻

文字:何倩楠

那一天我害怕极了!

我只是对山下的“两脚兽”有点好奇,便想来看看。却被看不见的东西挡住前路,还割破了脑袋,好疼,好晕。

3月11日,一只雪豹闯入青海省海北州门源县西摊乡一农户家的玻璃封闭室,不慎将头部割伤。救护人员判断,雪豹有可能在撞击时产生脑震荡,导致反应迟钝。

被救护雪豹“凌蛰” 青海野生动物救护繁育中心供图

趁着我晕乎乎的,一群“两脚兽”对我施展魔法,让我睡了过去,等我醒来时已经被关了起来。

救护人员对其麻醉并进行了采血和检查,确诊为

低血钙症

工作人员为雪豹“凌蛰”检查伤势 青海野生动物救护繁育中心供图

这是本豹成年以后,最丢豹脸的一天!

这只雪豹为雄性,成年,年龄约4-5岁(野生雪豹寿命8-12岁),体型正常体重44公斤(成年雄性一般35-50公斤)。

雪豹被送往野生动物救助站 孔庆祥 摄

他们说我是“凌”字辈,“惊蛰”之后被抓,便叫我“凌蛰”。哼!这个名字也只能凸显本豹一半的霸气。

根据救护中心惯例,该雪豹呼名暂定为“凌蛰”。

被救护雪豹“凌蛰” 青海野生动物救护繁育中心供图

我是不是马上就要变成“两脚兽”的口粮了?我不想让他们靠近我!

“凌蛰”对于靠近隔离笼舍的工作人员也表现出明显的躲避行为和恐吓行为。

闯入农户家中的雪豹 孔庆祥 摄

他们给我送来了美食,是想养肥了再吃我吗?呸,我不吃!

为补充营养,救护人员于12日9时投喂鸽子1只,2小时内“凌蛰”未捕食。11时投喂兔子,4小时内未捕食。

视频来源 青海野生动物救护繁育中心

这样心惊胆战地度过了几天,我却被放了出来。

几日后,救护人员再次对雪豹全面体检,确认各项指标正常,符合放归条件。

兽医在给凌蛰做检查 青海野生动物救护繁育中心供图

眼前是我最爱的高山和草甸,“两脚兽”这是要放“豹”归山啊!

3月16日,放归组人员打开运转笼闸门,

“凌蛰”先是缓缓移出,后毫无留恋跑向远处的高山。

“凌蛰”被放归前回头的一瞬 青海野生动物救护繁育中心供图

我终于得到了自由,不过脖子上却被戴上了烦人的项圈。

这是

青海省首次为雪豹佩戴卫星项圈

,将为我国雪豹个体行为学等研究提供丰富基础资料。

“凌蛰”被放归前资料 来源: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

但也是因为有了这个项圈,我才能“写日记”给你们看。

据最新统计,放归自然的雪豹“凌蛰”颈圈跟踪器已回传卫星点位数据2943条,“凌蛰”总活动里程达790公里,活动面积约1700平方公里。

雪豹“凌蛰”活动卫星追踪轨迹示意图 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供图

2021年3月16日 心情是蓝色的

这几天的经历像是做了一场梦,“两脚兽”对我还是很不错的,但好吃好喝并不能收买我,自由自在才是本豹的生命乐园。

“凌蛰”的放归地在门源县仙米乡境内,距离救护点直线距离为12公里。

这里地势向阳、坡度较缓、植被状况相对茂密、附近也有充足的水源地,是雪豹的典型栖息地。

“凌蛰”被放归 视频来源: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

我的乐园,藏在一片安静的仙境里。

门源山乡 张瑞敏 摄

这里有连绵的群山,无际的草地,静谧的森林,曲折的河流…...

广阔门源 王小松 摄

这里有各种鸟儿给我唱歌;

金翅鸟 徐春潮 摄

还有很多看见我就会逃跑的兽;

祁连山下好牧场 武志伟 摄

这里的每一处风光都能变换出一种新的色彩;

溪流 杨步宇 摄

最重要的,是这里有我的最爱!

亲爱的小岩羊们,我来了!

岩羊 崔春起 摄

2021年4月25日 离开总是伤感的

作为一只勇猛的雪豹,不能停下探索世界的脚步, 我的祖先们曾征服过冰雪高山、穿越过广袤草原、探秘过大河源头,我也想要视野变得开阔,我想去远方看看......

互助北山来源:中国新闻社青海分社航拍小组

希望前方也有可爱的小岩羊!

在门源县仙米乡境内活动约40天后,4月25日雪豹“凌蛰”离开仙米乡进入海东市互助县。

图为岩羊群在山坡上觅食。 曹民锴 摄

我越过高山、穿过林海,此时山里的温度不冷不热,阳光不急不缓,我站在山腰,脚下是云海,而我还要继续前行!

在互助县扎巴乡境内活动13天后,雪豹“凌蛰”

一直往东南方向迁徙

北山云海 曹生渊 摄

互助北山晨雾 马海青 摄

2021年5月8日 前方,是危险,是未知

我从春天走到夏天,杜鹃花、马兰花点缀起了山林,缤纷绚丽。

灼灼其华 青海省海东市互助北山景区管委会 供图

高山杜鹃花正艳 徐春潮 摄

迎风站立山头,到处都是阳光和青草的味道。还有淡淡地“两脚兽”的味道,我清楚,前方有未知的危险,但我依旧得闯过去。

5月8日,雪豹“凌蛰”进入乐都区碾伯镇活动近一周,这里距离海东市区15公里、距离青海省会西宁市区直线距离约30公里。

乐都山间 海东市委宣传部供图

奔跑的雪豹(不是“凌蛰”) 扎西达哇 摄

2021年5月16日 潜行

我趁着“两脚兽”没注意,乘着夜色悄悄地穿过了由钢铁巨兽防守的防线。

5月16日雪豹“凌蛰”跨过国道341到达甘肃省兰州市永登县辖区范围,这也是目前在祁连山地区记录到雪豹活动的最东段

雪豹远眺(不是“凌蛰”) 青海省原上草自然保护中心供图

这边的环境和家乡有些不同,虽然能看见重叠的山峦,起伏的丘陵和纵贯的河水,能闻到浓浓的青草香气。但空气干燥了很多,我仿佛能感受到黄土的气息。这里似乎不太适合本豹生存,但我想试试。

永登县地势位于青藏高原东北部与黄土高原西部过渡地带,也是祁连山支脉东延与陇西沉降盆地间交错的过渡地区。

黄土高原云雾缭绕如仙境 林志国 摄

2021年6月3日 再出发

我努力地想要适应环境,但这里的太阳实在晒得我头皮发麻, 也是时候考虑回家了!

雪豹“凌蛰”在青藏高原与黄土高原过渡区域活动了近1个月后,6月3日开始向西北迁移。

甘肃省永登县通远乡边岭村“云海”如画 林志国 摄

2021年7月5日 谁人不说家乡好

奔波了一个多月,从陌生走到熟悉,本豹又回来了!

雪豹“凌蛰”7月5日再次进入放归地祁连山国家公园门源片区仙米乡境内,后一直在门源县仙米乡、互助县扎巴乡交界处规律活动。

互助北山 青海省海东市互助北山景区管委会 供图

家乡的夏天,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北山之夏 青海省海东市互助北山景区管委会 供图

阳光穿透了斑驳树叶洒在地面,远处山色如水墨画般尽收眼底。

林间山下 武志伟 摄

转身能与清泉邂逅,夜晚还能与繁星相眠,闲来无事还能去吓唬吓唬小岩羊们。

根据现有监测数据分析,

雪豹“凌蛰”可能会在门源─互助交界区域建立自己的生存领地。

牧趣 青海省海东市互助北山景区管委会 供图

门岗戏水 青海省海东市互助北山景区管委会 供图

2021年10月13日 听说他们在开大会

眼瞅着秋天就悄悄到了,本豹漂泊已久的心,也安定下来了!

北山之秋 杨步宇 摄

此时的家乡阳光温暖恬静,秋风和煦轻柔。山林被秋风染成五色,如同一幅巨大的油画。

北山之秋 青海省海东市互助北山景区管委会 供图

本豹经常会站在山顶,欣赏山下“两脚兽”们秋收的忙碌和喜悦。

据最新测数据显示,雪豹“凌蛰”仍在门源县仙米乡、互助县扎巴乡交界处规律活动。

北山之秋 杨步宇 摄

互助北山 杨步宇 摄

听说在遥远的云南,有一群“两脚兽”正在开大会,兄弟的家乡“三江源”还入选了第一批国家公园,恭喜恭喜

10月13日,《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正在中国昆明举行,COP15领导人峰会上,正式设立三江源、大熊猫、东北虎豹、海南热带雨林、武夷山等第一批国家公园。

“两脚兽”们常说,我们的分布及种群数量,是衡量生态系统及生物多样性是否健康的重要标志之一。

雪豹是中亚山地生态系统和青藏高原高寒生态系统保护的旗舰物种和伞护种,是食物链中的顶级捕食者,对维护高山生态系统健康及生物多样性至关重要,同时对气候变化和水资源安全具有重要的指示作用。

澜沧江源区雪豹渡河珍贵画面(不是“凌蛰”) 张蓉芝 摄

不知道我的家乡“祁连山”,何时也能入选这个公园。毕竟是本豹亲自选定的地方,定不会差。

最新监测数据显示,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共收集到1528份雪豹影像资料,已识别105只雪豹,其中监测到国内首次出现的5只雪豹同框视频。

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第五轮雪豹监测中,工作人员拍摄到的雪豹 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供图

2021年10月23日 今天是本豹的节日

听说今天是“两脚兽”们为本豹设立的节日,是不是应该抓只小岩羊来庆贺一下?

2013年10月23日,在吉尔吉斯首都比什凯克举行了第一届“全球雪豹保护论坛”,并确定

每年10月23日为“国际雪豹日”

礼物呢?(不是“凌蛰”) 马铭言 摄

虽然这几年,我们雪豹的曝光率在增加,但“两脚兽”们对我们的了解还是太少了。雪豹有“雪山之王”之称,是我国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猜猜我在那(不是“凌蛰”)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供图

也不怪他们,毕竟不是所有雪豹都像本豹一样,愿意屈尊来山下看“两脚兽”。

目前,全球雪豹专家仍无法对雪豹种群数量进行准确估计。

红外相机清晰拍摄到雪豹影像(不是“凌蛰”) 茫崖市委宣传部供图

我的族豹们长期生活在人迹罕至的高原上,统治着雪山之巅。而且我们喜欢在夜间活动,皮毛也有很强的隐蔽性,不了解也很正常。

雪豹行踪隐秘,种群密度普遍较低、分布极为分散,这些因素限制了对其种群数量的可靠估计及其变化趋势。

无敌是多么的寂寞(不是“凌蛰”)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供图

还有无知的“两脚兽”质疑本豹,一只“单身豹”独自在这山中生活,会不会感到孤单?

本豹如此健硕美丽,你猜本豹会是孤单一豹嘛?

在全球12个雪豹分布国中,中国不但拥有2000只-2500只雪豹种群,还拥有60%的雪豹栖息地,适宜生境面积约182万平方公里,

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雪豹分布国

我们俩(不是“凌蛰”)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供图

有一说一, 本豹很喜欢青海这片地方。 这里山好、水好、风景好 ,还有很多的小岩羊供豹挑选。

北京大学自然保护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研究人员在2017年英国《生物保护》杂志上报告表示,通过分析历史数据预测未来气候情况发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

青藏高原有可能成为雪豹在2070年后生存的“庇护所”。

可可西里、三江源头、黄河边、昆仑山脉,以及我脚下的祁连山等地区,都是咱豹们的“宜居地”。

雪豹被频繁发现也说明青海周边生态健康、物种丰富、食物链完整。

最最重要的就是,这里的“两脚兽”也很友善,还总说要保护本豹。

2020年国际雪豹日,青海发起成立“青藏高原雪豹保护联盟”

希望“两脚兽”们不要因为得到本豹的认可就松懈下来,愿我们祖祖辈辈都能像如今一样,和谐共存。

本豹的日记暂时告一段落了,如果有雷同,那可能是巧合吧!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