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贷”并不美丽!想要高薪工作先贷款整容?你已落入骗子的圈套

近期随着电视剧《扫黑风暴》的热播,剧中“美丽贷”情节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并引发关注。现实中,类似的骗局可能就在我们身边。

9月1日,北京朝阳法院就开庭审理了一起涉“美丽贷”诈骗案件。被害人明明是去应聘月薪8万元的助理工作,可这一面试,就陷入了骗局。庭审中,“美丽贷”的圈套与把戏,被一一揭开。 

被告人许桂郡与王琦,均无固定工作或职业,在被害人眼中,这两人都还有另一层身份。

为何两人会摇身一变,成为所谓的老板和司机呢?首先要从一则招聘启事说起。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 练虹怡:被害人在网上看到了相关的招聘信息,于是和被告人联系,被告人就邀请被害人前往指定的地点面试。在面试的过程当中告诉被害人,你这个职业是高薪,月薪6到8万,工作内容是做总裁助理。 

优厚的待遇显得极具诱惑力,居住在北京的被害人娜娜正是看到了这样招聘信息后,便投送了自己的简历。没多久,这家公司的业务员联系上了娜娜,并且安排她与一个名叫金总的人见面。而金总,正是由被告人王琦所扮演的。

王琦称,像娜娜这样的求职者,关心优厚的待遇是否属实,面试过程并不复杂。  

没过多久,娜娜在所谓金总的带领下,与这家公司的总经理王总和他的司机赵钧见了面。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无论司机赵钧还是这个所谓的王总,他们的身份都是虚构的。 

不仅如此,在第二次面试过程中,赵钧还会当着被害人的面塞给金总几万块钱作为介绍费。 

经过这次见面,被害人娜娜对老板的实力深信不疑,然而就在此时,许桂郡向娜娜提出了新的入职条件。

被告人 许桂郡:我们聊好以后,我就会根据女孩的需求,去跟她直奔主题,聊我们这边要求做整形,要求形象气质是要有提升的,如果同意的话我们再去医院。 

在许桂郡口中,整容不仅可以提高自己的形象,对未来的工作发展也有好处,不仅如此,在提出整容的同时,许桂郡也向被害人许诺了更加优厚的条件。

被害人对贷款提出了质疑,而赵钧也给出了看似合理的解释。 

在许桂郡的描述中,整容的手术费用与娜娜入职后的高薪相比,根本不算什么,公司也会为她报销手术的费用。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 练虹怡:被害人基于对这样的一个职位的吸引,尤其是这种高薪资的吸引,通常都会同意去做整形。 

揭开套路:想要高薪工作 先去整容

每次面试结束,被告人都会以相貌不过关为由,把求职者带到同一家美容机构去做整形。在这家美容机构里,骗局还会继续上演,这也就到了他们敛财的最关键一刻,他们获利的秘密就在接下来的步骤中。

医美工作人员的针对被害人的情况给出了意见,并根据不同的项目做出了报价,然而高昂的手术费用让被害人产生了顾虑。

被害人娜娜想到未来可期的高收入,以及被告人许桂郡扮演的赵钧一再承诺的报销整容费用,替自己偿还手术产生的贷款,于是放下了最后的顾虑,按照整容机构的推荐和许桂郡的要求,通过贷款支付了自己的手术费用。 

就这样,娜娜在两次面试后,在许桂郡的鼓动下做了整容手术,并且背负了数万元贷款,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令她始料未及。 

娜娜并没能见到所谓的王总,而自己的入职时间,也被一拖再拖,入职的时间还没有等到,还贷的日子,却一天天逼近了。

无奈之下,娜娜只能自己偿还了第一期贷款,然而此后,不仅所谓的王总没了音讯,许桂郡扮演的司机赵钧,态度也有了极大的转变。 

高薪的工作从此成为泡影,自己还要偿还上万元的贷款,从招聘面试到贷款整容,再到如今的负债累累,这一连串遭遇让娜娜无法理解。然而她不知道的是,与她同样遭遇的远不止她一人。庭审中,公诉人宣读其他本案被害人的证人证言。 

在几名被害人的描述中,自己都是在找工作时在王琦扮演的金总的推荐下,联系上了所谓的王总与司机赵钧,之后,在司机赵钧的安排下来到了同一家美容机构,贷款整容。

而这之后,工作没了着落,面试中的金总、赵钧等人也从此消失,自己还欠下了上万元的贷款。其中一名被害人在这之后,怀疑自己被骗并报了警。

被害人手术后多次联系许桂郡等人,对工作依然抱有期许,而直到许桂郡等人失联之后,她们才可能发现自己被骗。而所谓的车祸,也是被告人自导自演的。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 练虹怡:被告人会说王总或者是金总出车祸了,现在没有办法见你,这个职位暂时没有办法给你,会有这样的一些说辞。久而久之,被害人在无法得到兑现的情况下,才明白自己被骗了。

然而在整容时,被害人自己贷款支付了手术费,即便发现被骗,所有的贷款费用只能由自己偿还。 

设招聘骗局投诱饵 二人利益从何而来

不整不要紧,一整之后,工作没着落,还白白背上高额贷款。这些涉世不深的年轻女性,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已经落入诈骗圈套。那么,被告人这么费力的设局,他们在这当中是如何获利的呢?

原来,所谓的高薪招聘根本是个骗局,整个面试只是为了一步一步诱导被害人贷款美容,不仅如此,两人大费周章给被害人设置了种种诱饵,从面试,安排整容贷款,到最后的推脱和失联,都进行了精心编排,是因为许桂郡早已与美容机构谈好了分成。

每介绍来一人做整容手术,许桂郡等人便可以从手术收益中分得70%。然而他们却无法为被害人解决后续的工作问题。被害人不仅工作无望,更是因为整容背负了高额的债务。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 练虹怡:因为贷款是被害人在医美机构进行整形的时候和贷款平台签订的,被害人就是贷款的偿还人。但是因为我也失去了工作,所以归还贷款非常困难。 

如此大费周章的套路是谁想出来的呢,在庭审中,两名被告却各执一词。在这其中,整容机构和贷款平台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呢? 

庭审过程中,公诉人宣读了部分整容机构工作人员的证人证言,该家机构的客服人员表示,确实有代理推广人员会以找工作为由带顾客办理美容贷款。

同时,整形医院的员工表示,很多申请美容贷款的顾客,都是市场部的推广人员介绍来的。

然而公诉人表示,本案中被害人普遍较年轻,也没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来源,相关贷款平台对申请人资质的审核过松,这其中存在较大风险。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 练虹怡:很多被告人利用被害人急于做完整容,但是又没有能力来支付整容的费用,因此在医美机构会和贷款平台进行合作,对被害人提供贷款服务。但是这些贷款服务对于很多被害人的资质审查,实际上是比较松。很多被害人在报案以后陈述,自己其实当时并没有能力来归还贷款,都是基于被告人对他们的高薪的承诺,才去选择同意贷款的。在后期如果无法还款的话,被害人自己也背负了很大的经济压力。 

不仅如此,检察机关表示,由于两名被告人与整形机构和贷款平台间相对独立,他们的作案手段很难被监管部门发现。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 练虹怡:很多贷款的平台也好,医美机构的平台也好,如果不是被害人报案,可能很难发现这样的问题。 

采用多种诈骗手段 成为量刑考量重点

在整个作案过程中,两名被告人采用了多种诈骗手段,这也成为本案在审理以及量刑时考虑的重点。9月17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一审宣判。

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许桂郡与被告人王琦共同虚构招聘高薪职位、入职需整容的事实,在某整形机构骗取被害人共计人民币46.9万余元。

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许桂郡、王琦,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共同虚构事实骗取他人钱财,数额巨大,二被告人的行为侵犯了公民财产权,触犯了刑法,均已构成诈骗罪。同时考虑两被告人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所犯罪行,且已缴纳退赔款,因此,对许桂郡、王琦所犯诈骗罪依法予以从轻处罚。 

主审法官介绍,被告人在实施诈骗时,虽然最终目的是诱骗被害人在指定机构贷款美容,但是作案过程中包含多种诈骗手段,这是本案在审理以及量刑时考虑的重点。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法官 李佳丽:本案的被告人虚构了多个事实,抓住被害人的心理一层一层引导其落入圈套。像(这种)比较复杂的诈骗方式,也是我们在量刑里考虑的一个主要内容。

法官提示,求职者在找工作时,对于面试中存在的种种异常,一定要提高警惕。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法官 李佳丽:在进行面试求职的过程中,对于像面试地点不正规,比如说像本案,被告人是没有实际工作场所的,所以他们约被害人见面都是在酒店,或者私家车里面。或者说是工作内容不切实际,甚至是要求被害人去预先支付费用,像这种有异常资金支出要求的,求职者就应该保持高度警惕了。 

同时,检察机关表示,面对求职过程中可能遇到的“美丽贷”、“美容贷”这一类的陷阱,需要求职者擦亮眼睛的同时,也需要各个机构平台承担起应尽的责任与义务。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 练虹怡:求职平台、医美机构贷款平台在日常经营当中也需要起到一个良好的社会责任的承担的义务,他们对于这种求职者、应聘者、整容者、经营者、消费者,都要有谨慎的审核义务。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