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上新起点!中国男排亚锦赛第三并获世锦赛门票

中国男排在19日结束的第21届亚洲锦标赛中,夺得第三名并获得明年世界锦标赛的资格。这对于过去几年跌进历史低谷的中国男排来说,无疑是站上了新的起点,也让人看到了新的希望。

9月19日,中国队在获胜后合影留念。新华社发(克里斯托弗·朱摄)

2017年和2019年两届亚锦赛,中国队两次获得历史上最差的第六名。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上,中国队只获得第九名,同样创下队史最差战绩。当时甚至有人戏言:“女排没有对手,男排不是对手”。

冲击东京奥运会资格失败后,中国队进行改组。去年10月,曾经执教浙江男、女排的吴胜接过主帅教鞭,重新组建新的中国男排。国家体育总局排球管理中心国家队管理部部长、中国男排领队盖洋告诉记者:“吴导这几年在国内带队成绩是非常出色的,尤其对培养年轻运动员有一套心得。”

新的国家队以年轻队员为主,除了队长江川、杨天缘、于垚辰、俞元泰等1994年到1997年出生的球员,大部分主力都是1999年和2000年出生,包括主攻手彭世坤、张景胤、副攻李咏臻等。

9月19日,中国队球员江川(左)在比赛中扣球。新华社发(克里斯托弗·朱摄)

因为赶上新冠疫情,新的国家队组建之后退出了世界男排联赛,在参加亚锦赛之前的半年时间里,全队仅在5月到东京与日本队进行了两场奥运会热身赛。缺乏大赛经验和磨炼、大部分都是第一次进入国家队、全队只在全运会后集训了10天,能否打好这次亚锦赛,所有人心里都没有底。

中国队在小组赛中,先是轻松击败科威特队和乌兹别克斯坦队,小组赛最后一个对手是上届亚锦赛亚军澳大利亚队,中国队在率先拿下两局,而且第四局一度以24:22拿到两个赛点的情况下,被澳大利亚队连扳三局,以2:3惜败。这场比赛暴露了中国队经验上的不足,但也给了他们充分的信心。

八强赛首战,中国队遇上九届冠军日本队,在现场近3000名日本球迷的助威声中,中国队以3:1获胜,取得了四年来对日本队的首次胜利。

9月17日,中国队球员俞元泰(左一)、彭世坤(左二)与于垚辰(左三)在比赛中配合。新华社记者王子江摄

之后,中国队以3:1击败了刚刚3:0完胜澳大利亚队的卡塔尔队。与卫冕冠军伊朗队的半决赛,中国队实力不足,进攻成功率只有41%,而伊朗队则达到54%。伊朗队通过拦网得到12分,中国队只有7分。即使如此,中国队仍然以25:17抢回一局。

争夺第三名的比赛,对手是中国台北队,2019年亚锦赛上争夺第五名的比赛中,中国队以1:3不敌对手,其中还有两局得分没有上20分。但这次中国队没有给对手机会,直落三盘轻松获胜。

队长江川有着前两届亚锦赛失败的惨痛经历,对于洗刷过去的耻辱他感到高兴,但他认为中国队不能满足于第三的成绩。因为全队不仅“凝聚力强”,各个位置上的球员“潜力非常大”。

9月16日,中国队队长江川庆祝胜利。新华社记者王子江摄

“中国男排以前就靠我一个人得分,这次大家看到了我们攻守能力都非常强,不光是两个主攻,两个副攻得分能力都非常强,这样二传就有了更多的选择。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关键球的把握还有欠缺,希望队伍再精细一点。”

主教练吴胜也告诉记者,中国队本来是奔着前两名来的,拿到第三也没有值得炫耀的,必须把目标放长远。

亚锦赛之后,中国队的世界排名上升到第22位,凭借排名拿到了参加明年俄罗斯世锦赛的资格。盖洋表示,中国男排现在还无法与欧美强队抗衡,目标主要还是放在亚洲。这届中国男排的三大目标是亚锦赛、杭州亚运会和2024年巴黎奥运会资格赛,亚锦赛的任务已经完成,下一个目标就是亚运会。

9月18日,中国队球员江川(左)、彭世坤(中)和于垚辰在比赛中。新华社发(克里斯托弗·朱摄)

盖洋认为,这次亚锦赛,中国队在训练和比赛经验不足的情况下,打出这样的成绩非常不容易,他尤其对全队“精神面貌和作风”的提升表示满意。

他说:“我们在落后卡塔尔队4分、5分时都能追回来,这在以前是不多见的。以前中国男排有时候凝聚力各方面会差一点,现在全队以江川和于垚辰等人为核心,加上几个小队员,大家的凝聚力和自信心还是挺足的,我们身体条件比较好,在网上都不吃亏,技术稍微粗糙一些,但是这个是可以提升的。”

伊朗队是过去两届亚运会冠军,江川表示,杭州亚运会上中国队肯定会比这次打得好:“我相信再经过1到2年的精雕细琢和打磨,大家的配合默契程度会有升华,我们完全有能力跟伊朗队抗衡。”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