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笑的姑娘“破茧成蝶”!张雨霏女子100米蝶泳摘银

张雨霏

里约奥运会上,被视为中国女子蝶泳接班人的张雨霏曾因为成绩不佳泪洒赛场,但现在,这位经历过起伏和磨砺的天才少女,突破自我。

26日的东京奥运会100米蝶泳赛场,23岁的张雨霏以55秒65拿下银牌。

该项目冠军加拿大选手麦克尼尔也是华裔,她在儿时被一对加拿大夫妻收养。

“铁人”的胜负欲

在7月25日上午举行的100米蝶泳半决赛中,张雨霏游出55.89秒,继24日预赛后再度游进“56秒大关”。她也是半决赛中唯一一位游进“56秒”大关的选手。

这让张雨霏感到满意,“我算是舍斯特伦以外(游)进56秒最多的一名选手”。

状态良好的小姑娘说,教练就让她轻松一点去游,决赛更要“放开游”——“紧张不在了,更多的就是享受!”而在预赛中,张雨霏甚至豪言自己要“破世界纪录”。

这一切都缘于张雨霏的苦练——在今年5月的全国冠军赛中,张雨霏就仿佛是一个“铁人”。

在短短的9个比赛日里,光是个人项目,她就报了50米自、100米自、200米自、100米蝶、200米蝶,足足5个项目,她也成了泳池里最忙碌的人。

报名参加如此多的项目,是张雨霏和教练崔登荣想“自我加压”,“就像崔登荣教练说的,现在国内比赛如果我都顶不住,要是到了奥运会,我更承受不了。”

在当时的主项蝶泳的比拼中,她100米蝶和200米蝶都如愿问鼎。其中,100米蝶决赛游出了55秒73的今年世界最好成绩,200米蝶决赛更是游出2分05秒44,不仅刷新个人最好成绩,同时也创造了2017年世锦赛之后的近四年世界最好成绩。

事实上,光是张雨霏在200米蝶预赛游出的2分06秒11,就足以夺得2019年世锦赛的冠军。

“也许是老天安排好的,故意让我(离世界纪录)差了这么一点点,激起我的胜负欲,让我一定要去破了它。不然如果是差个半秒的话,我自己就会想是不是还没有这个实力。”

青春美丽的张雨霏。

就一个“拼”字

对于张雨霏来说,之所以如此渴望打破世界纪录,除了对荣誉的追逐之外,也有一点自己的心思——尽早打破自己的焦虑,变得自信。

对于一名23岁的青年选手来说,想要调节好压力也并不是一个轻松的任务。

她曾说,她还是会对200米蝶泳有些畏惧情绪,“也会觉得自己挺怂的,为啥会同一个项目害怕这么多年。如果可以调整好自己的心理状态,应该会更好。”

毫无疑问,类似的紧张情绪对于任何一名选手来说都不可避免,张雨霏自己也曾经历过无数次。

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200米蝶泳夺金前,她就患得患失紧张得不行,还是教练把她“骂”醒,“谁说你一定拿金牌了,谁告诉你一定就是第一了,给我拼。”

而在去年的全国冠军赛打破亚洲纪录前,她还是会抓着教练喊“我紧张”。但可贵的是,一次次历练中,张雨霏也慢慢学会了把紧张情绪留在泳池之外,当比赛发令枪响,她就只有一个字:拼。

多流点汗,多承受点累

外界的期待和压力,对于张雨霏当然不会陌生。以“天才少女”之名走红泳坛的她,也早早就得到了外界特别的关注。

3岁就跟着当游泳教练的父母下水、5岁时开始正规训练、12岁在江苏省运会夺得2金3银1铜、13岁进入省队、15岁入选国家队……在很多人眼里,这位长着可爱娃娃脸的女将就是刘子歌、焦刘洋这些中国蝶泳名将最合适的接班人。

2014年仁川亚运会女子4×100米自由泳接力夺冠、2015年游泳世锦赛200米蝶夺得铜牌并打破青年世界纪录……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的张雨霏,如愿赢得了在里约奥运会赛场亮相的机会。

然而也正是在奥运赛场,张雨霏的表现并没有达到自己的理想,在200米蝶泳决赛中只获得第6名。比赛结束之后,张雨霏忍不住哭了。

她说自己对不起教练——当时她的教练是执教过女子蝶泳名将焦刘洋的刘海涛,他曾这样比较自己的两位弟子,“焦刘洋比较坚韧好胜,张雨霏也坚韧,但她缺乏控制比赛和挖掘潜能的能力,不过这是后天可以弥补的。”

如今,张雨霏有了蜕变,也有了成长——曾悔恨落泪的张雨霏,已经被一个更加坚定和更有野心的她替代。

“我会在东京再磨炼自己。以前我会偷懒,现在我会更加鞭策自己——我想拿奥运冠军。”

“比起在赛场上哭,我更想在训练场上多流点汗、多承受点累。”

没有浪费一分一秒

在奥运的“压力测试”下,证明了当下的张雨霏已经不会被压垮。

此前一段时间,张雨霏在教练崔登荣的安排下,特意进行了体能方面的特训。

去年参加游泳冠军赛期间,张雨霏就曾透露,自己体能相对比较薄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在专项训练中,因此我花了大概4-5个月时间,才将自己的基础体能提高到一个相对平衡的水平。”

艰苦的训练,有了肉眼可见的成果——张雨霏此前引体向上只能勉强负重15公斤,后来提升到了可以稳稳负重40公斤。

“核心力量的提升帮助我在水中能更好地完成蝶泳提臀动作和控制动作节奏,能够更为流畅地游进以及保持水中的流线型。”

在张雨霏看来,体能的提升不光对自己的主项蝶泳有益,对于副项自由泳的提升也有帮助,“短距离项目最重要的就是体能,肌肉肯定是要长的。”

事后看来,东京奥运会延期的这段时间,她真的没有浪费一分一秒,“如果2020年7月举行东京奥运会的话,我担心我到不了那个高度。”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