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地铁脱困者:泡在水中全身发抖时,我看到了那束光

7月20日,河南省郑州地铁5号线五龙口停车场及其周边区域发生严重积水现象,当天晚上6点多,积水冲垮出入场线挡水墙进入正线区间,5号线列车在海滩寺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停运。暴雨雨水倒灌入地下隧道和5号线列车内,乘客困于车厢中。

困在郑州地铁五号线的500多名乘客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5人受伤。依据《国家城市轨道交通运营突发事件应急预案》,目前的伤亡情况已属“重大运营突发事件”。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场救援是如何进行的?

亲历者:不到15分钟水位没过胸口

7月20日下午5时40分,工作一天的丁小佩打算回家,当她乘坐地铁5号线从海滩寺站前往下一站沙口路站时,列车突然停下,列车广播为临时停车。

丁小佩: 广播一直说是临时停靠,等到18时左右,我就听到列车长从驾驶室出来了,他大声说“保持镇静,保持镇静” ,之后又去反方向的驾驶室开车,列车就往海滩寺方向开行。但是只开了300米,也就是两三分钟的时间就又停了。这个时候我们就发现,水立刻就漫过来了,从门缝过来了。

△7月20日18时03分拍摄,列车当时临时停车

△7月20日18时07分拍摄,列车当时临时停车

当时正值下班高峰,车厢里站满了人,水开始渗到鞋底,这时候,丁小佩听到列车长指令,所有人从一号车厢前门逃生。

△7月20日18时28分拍摄,紧急疏散

往前走了不到10分钟,由于人太多,逃生通道太窄,水流湍急,列车长又让大家返回车厢。

晚上7点多,在回到车厢后,水位开始迅速上涨,很快从脚踝处涨到了膝盖以上,不到15分钟就没过了胸口

△7月20日18时42分拍摄,紧急疏散后返回车内

丁小佩记得,一号车厢前部的几位男士,先是高喊让大家把座椅位置都留给女士和孩子,又呼吁大家保持冷静,不要消耗体力,等待救援。“当时车里的人也都在想各种各样的办法和外界联系,车里面并没有乱,大家还是在商量,想办法自救。”

△7月20日18时46分拍摄,乘客继续返回车内

好在水位没有继续上涨,到了快晚上8点,水位逐渐回落到了腰部 ,救援人员也克服重重困难进入了隧道。有人看到了救援的灯光,泡在水中多时、全身发抖的丁小佩又看到了希望。

丁小佩: 车厢有一个男士,他大声地喊,“看到有人来救我们了!我看到有光了!” 然后他又说谁的手机有电?给他打开灯,让救援人员知道我们的位置。

△7月20日20时20分拍摄,水位有所下降

在激烈的水流冲击下,列车早已偏离轨道,原本上下车的车门也无法打开,救援人员从驾驶室破窗而入,这时候,还是一号车厢的几位男士,高喊让老人和孩子先走 ,所有乘客都让出一条通道,让后方车厢的老人与孩子顺利通过。

在被困近三个小时后,丁小佩和其他乘客终于被救出。“现在是晚上8点35分,消防救援人员已经在现场了!一个一个地在救援,谢谢,谢谢。”

△7月20日20时35分拍摄,消防人员水中营救

是被困乘客也是医护人员 “没多想,救人全是本能动作”

丁小佩在脱险后,看到站台上几个也是乘客的医护人员,已经投入到了对其他乘客的救援中。在这些医务工作者中,有一位事发当天才刚参加工作的郑州人民医院骨科大夫于逸飞。

于逸飞告诉总台央广记者,自己在最初的疏散中走到了站台,看到地铁工作人员在找医务人员寻求帮助,他又停了下来,拿出白天刚从单位领到的白大褂,与救援队伍一起返回车厢。

于逸飞: 大家看到有白大褂下去的时候,感觉他们可能看到希望了 ,我也不知道在想啥,反正就是想先去救人。比如说个子特别低的小孩子,还有一些老人,因为泡的时间太长了会产生失温性休克,还有人因为缺氧,很多人当时就说感觉呼吸不过来了,就赶紧采取一些方法去急救。

一直救援到凌晨12点,不停做心肺复苏、体力完全透支的于逸飞,看到更多的医护人员已经到位,才选择步行4小时回家 。由于体力透支、全身多处擦伤,目前正在休养。于逸飞说,一开始被困车厢他也很害怕,当自己回去救人时,也根本没多想,因为全是本能动作。

监制丨李浙

主编丨张志达

总台央广记者丨任梦岩 河南台刘佳 杨扬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