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就是新疆各族群众的敌人,也是我们维吾尔族的敌人!”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范凌志】5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在京举办了涉疆问题第十二场新闻发布会,与以往发布会不同的是,本次发布会更多了一些伤感和悲愤,因为12年前的7月5日发生的乌鲁木齐市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是全国各族群众心中的一道疤。发布会邀请到了12年前的受害者,并播放多段受害者亲属的采访视频,泪水和控诉成了这场发布会的主基调。在当前美西方反华势力试图再度让新疆陷入暴恐活动多发频发、社会动荡不安泥潭的图谋的今天,这场发布会的内容更让人警醒。

2009年7月5日,境内外“东突”势力里应外合,组织策划实施了震惊中外的乌鲁木齐市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数千名恐怖分子在市区多处同时行动,疯狂杀害群众,袭击政府机关、公安武警、居民住所、商店、公共交通设施等,共造成197人死亡、1700多人受伤、331个店铺和1325辆汽车被砸烧,众多市政公共设施损毁。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徐贵相在发布会上这样描述那场灾难:“一些无辜的生命在瞬间寂灭,一些活着的人生活因此而改变,记忆永远停留在那罪恶而黑暗的时刻。对这些侵犯公民人权、危害公共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分裂国家的暴力恐怖活动,必须依法进行严厉打击,确保人民在安宁祥和的社会环境中幸福生活。”

“今天在这里召开这场新闻发布会,有什么考虑?”一位媒体记者首先提出问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在简单介绍背景后,选择更多以受害人采访视频来回答。

《环球时报》在现场注意到,在播放相关视频时,受害人赵爱琴就已在擦拭控制不住的泪水。

赵爱琴的丈夫是乌鲁木齐市珍宝巴士公司70路公交车司机,2009年7月5日那天,他在上班途中遭遇暴徒袭击,造成上唇撕裂,前门牙全部脱落,鼻子塌陷,脑部被重击,“我丈夫自身受伤,再加上亲眼看到了暴徒对各族同胞惨不忍睹的屠杀和暴行,他受到强烈刺激,被诊断为严重抑郁症……回家以后,他再也没法正常工作和生活,以前爱说爱笑的他变得沉默寡言,也不喜欢跟家里其他人说话,总是把自己蜷缩在被子里。每天晚上,我们都不能看电视,不能开灯,不能大声说话,稍有不满他就暴跳如雷。由于长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我的小儿子也患了自闭症。”

来到发布会现场的另一名受害人是一位名叫沙依提江·沙吾尔的社区民警,2009年7月5日那天,沙依提江·沙吾尔和13位同事在乌鲁木齐国际大巴扎巡逻。晚上20点左右,突然有上百名暴徒向他们发动袭击,“暴徒还沿路追打无辜群众,打砸烧毁沿街店铺,气焰十分嚣张,就在暴徒企图冲到艾力希尔通讯广场旁边的巷道时,我一边劝说,一边和同事们背靠背,用身体拉起一道防线,以保护在大巴扎滞留的上千名观光游客。暴徒们一拥而上,把我和同事们拉起的人墙冲散。一群暴徒把我围在中间,用石头、砖块狠狠地砸我,还说要打死我,我顿时鲜血直流。”

“当时,有一个矮个子暴徒拿着砖块向我的胸前砸过来,我忍着剧痛一把将他手中的砖块抓住,用力将他推出去。我一边往大巴扎里跑,一边大声向周围群众喊‘大家快跑,跑到大巴扎里面!’”沙依提江·沙吾尔带着群众往大巴扎观光塔里面跑,并用身体将观光塔的门死死顶住,不让暴徒们冲进来。暴徒们用力推观光塔的门,没有推开,就向其他方向冲去了。在坚持了十几分钟后,沙依提江·沙吾尔由于流血过多、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沙依提江·沙吾尔说,12年过去了,暴徒们给各族群众留下的痛还没有消失,“他们就是新疆各族群众的敌人,也是我们维吾尔族的敌人。我们维吾尔族有句老话:‘豌豆跳得再高,也砸不破铁锅’。那些坏人罪恶多端,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现在的新疆,一切都好好的,我们生活得也很安稳,我们非常珍惜今天的生活。”

“‘7·5’事件后,新疆加大了反恐、去极端化力度,但一些境外媒体和智库称,新疆在反恐、去极端化过程中存在‘大规模侵犯人权’的问题。对此有何回应?‘7·5’事件12年了,有什么启示?”在受害人发言之后,一名记者提出上述问题。

伊力江·阿那依提表示,面对严峻复杂的反恐形势和各族群众对打击暴力恐怖犯罪、保障生命财产安全的迫切要求,新疆高举社会主义法治旗帜,借鉴吸收国际社会反恐经验做法,积极践行《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联合国《防止暴力极端主义行动计划》的原则和精神,坚持“一手抓打击、一手抓预防”,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既依法严厉打击暴力恐怖犯罪,又重视源头治理,通过依法设立教培中心等方式开展去极端化工作,最大限度消除滋生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的土壤和条件,最大程度保障了公民基本权利免遭侵害。“目前,新疆已连续4年多未发生暴力恐怖案件,包括危安案件、公共安全事件在内的刑事案件、治安案件大幅下降,极端主义渗透得到有效遏制,社会治安状况明显好转,人民生活安宁祥和。实践证明,保安全才能保人权,不反恐就不能保人权。依法打击恐怖活动,保障各族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是对人权的最根本保护。”

“人权危机论”“民族镇压论”“资源剥夺论”“文化同化论”“强迫劳动论”“宗教迫害论”“代际隔离论”“种族灭绝论”……,这是徐贵相在会上列举出的近年来美西方反华势力对新疆发起的人权攻势。联系12年前的惨剧,美西方的上述一连串操作更显歹毒。

“美西方反华势力这么卖力污蔑新疆,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他们真的关心新疆人权状况吗?关心新疆的真实情况吗?根本不是。”徐贵相继续说道:“他们的根本目的,就是以所谓的新疆问题为工具,以所谓的‘保护人权’为幌子,以所谓的‘教师爷’身份为掩护,大做政治文章,大行霸权主义,大搞干涉行径,图谋破坏新疆稳定发展的大好局面,损害新疆各族人民的基本人权,使新疆回到暴恐活动多发频发、社会动荡不安、人民生活提心吊胆的泥潭,进而插手新疆事务、干涉中国内政、遏制中国发展,这样的险恶用心昭然若揭、令人唾弃!”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