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食堂、搬村寨、装护栏……为促进人象和谐,云南很拼!

最近一段时间

大象成了长期占据热搜的存在

这些让人“象”见恨晚的小可爱

牵动了许多人的心

人与象

该如何相处?

云南这两个地方

给出了它们的答案

↓↓↓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香烟箐村民小组

作为我国首个亚洲象防护栏试点村寨

坚实的防护栏隔开了

亚洲象和村民的生活空间

有效保护了村民安全

与此同时

因距离西双版纳野象谷景区

仅有两三公里的距离

村民们有了就近到景区就业的机会

更有村民开起农家乐

吃上旅游饭

日子越过越好

如今

这个与象和谐共处的村庄

正在祖国西南边陲的雨林深处走向振兴

村民从村口的大门进出。人民网 程浩 摄

回忆过往 村民们不愿“象”

曾几何时,香烟箐村散落在热带雨林深处,因野生亚洲象频繁出没,村里的庄稼被糟蹋,房屋被损毁,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村民们很无奈,但又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一次,我骑摩托车回村,看到路边河沟里有头象在洗澡,趁它没注意,我想赶紧离开。刚骑了几米远,前面拐弯处又来了几头大象,堵住了路。我害怕,赶紧调头,沟里的象出来了,挡住了退路。我马上下车,摩托车来不及熄火,顺着路边的坡往上爬。”说话的是村民李文才,回忆起多年前一次与野象的遭遇,他至今仍心有余悸。

“大象在吼叫,可坡太陡,接近90度,又高,有三四米。多亏一根延伸出来的竹子帮忙,我才得以抓着竹子,爬到坡上,摆脱了危险。”李文才说,等过了个把小时,大象走远了,他才顺坡溜下来,匆匆骑车回了家。

这样惊心动魄的故事,随意拉一位香烟箐村的村民问,都能绘声绘色地说上一段。

李文才讲的这个故事发生在2020年,当时,在云南省坚持保护优先的发展理念下,云南亚洲象种群数量正在增长。

上世纪90年代,云南亚洲象种群数量降至150头左右,面临着分布区狭窄、零散,栖息地质量下降,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等诸多问题,一度濒临灭绝。为拯救保护亚洲象,云南省以高度的责任感,勇担重任,努力改善亚洲象生存环境。

随着保护力度加大,云南的亚洲象种群数量已由150头左右增长至目前的300头左右。

野象数量增加的同时,它们知道村民不会伤害自己后,胆子越来越大。在香烟箐村,野象经常结伴到村子附近觅食,村民的水稻和玉米等农作物连续几年几乎没有收成。

如何降低人象遭遇的概率,减少人象冲突,西双版纳州在探索。

环绕在村里的护栏。人民网 程浩 摄

政府出资 缓解人象冲突

为保障村民的生产生活,2015年1月,由当地政府投入资金,把香烟箐村整村搬迁到离老村子3公里左右,邻近西双版纳野象谷景区的新址。

但是,由于搬迁的新址仍位于保护区边缘,野象依然频繁闯入村寨,偶尔还会进入村民家中觅食。

如何缓解大象频繁“造访”的人象冲突?云南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局把香烟箐村作为试点,尝试用隔离栏将村寨与野象隔离开来。

工程从2017年7月20日开工,至10月中旬基本完工。经过1个月的监测,野象群先后12次造访,均被防护栏阻隔,项目于11月15日通过验收。自此之后,人象冲突缓和不少。

6月17日,记者来到香烟箐村,一根根碗口粗的钢管焊接成2.2米高的防护栏,蜿蜒800米将整个村寨环围在栏内,村民们安心舒适地生活在村寨里。

村里的宣传画也有大象元素。人民网 程浩 摄

对于以后 充满“象”往

村寨搬迁后,离野象谷景区近,村民们有了就近到景区就业的机会。

“这样挺好!”李文才说,因为常有野象出没,不少村民不敢种地,收入少了,只能另寻出路,到野象谷上班挺不错。打那之后,他到景区做水电工,每月工资4500元,还给买保险,老了有退休金。

香烟箐村共23户95人,村党支部书记冯广林说,目前,村里每户至少一人在野象谷上班,从事环卫、亚洲象监测、财务、厨师等工作,每人每月扣完保险,还有平均3000多元的收入。

为让日子更好,敢想敢干的李文才还开了村里唯一一家农家乐,平日里妻子、妹妹在农家乐忙活,自己上班挣钱。

菜品味道不错,加之离野象谷近,李文才家的农家乐不愁生意,节假日还要提前预约。除去年因为疫情生意寡淡外,其余每年他家的农家乐都有10多万元的纯收入。

“以前害怕野象,它糟蹋粮食还伤人;现在靠着野象,我们日子越来越好。”李文才笑着说,“我们会继续保护好森林,保护好野象,然后一起和谐相处下去。”

环绕村里的护栏。人民网 程浩摄

香烟箐村的搬迁和防象围栏建设,只是近年来西双版纳为了保护亚洲象、创造人象和谐而作出的众多努力和尝试之一。“我们还通过织密亚洲象保护法律保障网、加大亚洲象栖息地保护地建设、开展国际合作和亚洲象收容救助等办法,保护亚洲象,减少人象冲突,进一步实现人象和谐发展。”西双版纳州林草局副局长刀建红说。

我们也期待,人象和谐的故事,在云南有野生亚洲象分布的地方持续上演。再多嘴一句:“如果你有机会去香烟箐村,不妨去李文才家的农家乐坐坐,味道挺不错。”

普洱市探索建设亚洲象“食堂”

1992年,一头独象进入普洱,随后不断有新象群迁入。目前,已监测到有181头亚洲象活动于普洱市境内。进入普洱的象群常年在思茅、江城、澜沧等县(区)内栖息活动,主要取食农作物。象群迁入至今,分布区域已扩大至宁洱、墨江、景谷、镇沅等7个县(区)31个乡(镇)138个自然村,涉及13.49万户47.32万人。

近年来,普洱市通过实施亚洲象安全防范工程、完善预警体系建设、加强亚洲象栖息地保护,购买野生动物肇事公众责任保险、开展探索性食物源补给区建设等一系列措施,使亚洲象得到有效保护的同时,进一步缓解人象正面冲突,保护涉象区域群众生产生活安全。

全面开展亚洲象预警监测,配置亚洲象预警监测员。普洱市有100余名监测员对域内的亚洲象群进行跟踪观测,及时发布亚洲象活动的监测预警信息,减小人与亚洲象直接冲突概率。使用无人机预警监测,弥补人工预警监测中人力难以到达的地方,极大地降低人工预警监测中监测员的安全风险。同时,在亚洲象活动频繁的村寨口及主要路段架设红外探测仪和监控摄像系统,用于提取监测到的亚洲象活动信息,在野象通过该路段时,系统将把监测信息自动反馈给监测队员,监测队员则迅速组织村民撤离。

“由于亚洲象栖息地和村寨区域出现重叠,野象为了觅食频繁进村入户扰民,或者到田里采食,导致很多老百姓都不敢去种地。”普洱市林草局野保科科长周智韬介绍,为减少野生亚洲象进村入户扰民的频率,普洱市还探索建设亚洲象“食堂”,在亚洲象活动频繁的区域,分时段、分季节种植亚洲象喜食的芭蕉、玉米、棕叶芦等4000亩,“十四五”期间计划完成1万亩食物源基地建设,满足亚洲象的取食需求。通过探索性食物源基地建设,尽量弥补因亚洲象破坏农田庄稼给农户带来的经济损失,促进象群栖息地群众理解和支持亚洲象保护管理工作。

积极探索建立野生动物肇事补偿机制。为弥补野生动物肇事造成的损失,自2011年起,普洱市在思茅区、澜沧拉祜族自治县开展野生动物肇事公众责任保险试点,2012年,将全市10县(区)纳入保险范围;2011至2020年,共计投入保费13079万元,理赔补偿13102万元,受益农户94727户次,其中,亚洲象肇事损失补偿9446.49万元,约占总损失补偿的75.47%。

撰文:程浩、沈浩

内容整合自人民网云南频道、云南日报、春城晚报

摄影:孙琴霞 杨质高 王宇衡 周柯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