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从千亿到万亿:合肥崛起的神奇密码是什么?

图虫创意/供图 

证券时报记者 吴少龙

“京东方、长鑫、蔚来……很多人都知道合肥成功投资了不少项目,但是没有多少人了解合肥认真地拒绝了多少项目。”一位来自合肥国资委下属合肥产投的负责人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什么是网红城市合肥的成长密码,引发了各大城市、专家学者、市场机构孜孜不倦地探寻。其实,合肥快速发展的精髓就在产业培育进程中。

2020年,合肥GDP突破万亿元大关,达到10045.72亿元。“十三五”期间,合肥GDP连跨4个千亿台阶;若将时间跨度拉长,合肥GDP从千亿到万亿,仅用了14年,这就是“合肥速度”。

比“合肥速度”更快的是“合肥工业速度”。2005年,合肥提出工业立市,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发掘优势产业。2006年,合肥工业跨入“千亿俱乐部”,仅用了10年时间,合肥工业总产值从千亿迈入万亿。

城市孕育了新产业,新产业重塑了城市。当一批新兴产业成为引领发展的新动能,产业与城市的共振,催生了“合肥速度”,这就是“合肥模式”。

同样是拥抱新兴产业,为什么合肥能成功?“合肥模式”能否给其他城市的发展带来启发?近日,证券时报记者走进合肥,对话政府官员、企业高管、专家学者等,以期拆解“合肥模式”。

缺什么补什么

合肥:“我不是赌城”

有人说,这是一座“赌城”。

京东方、长鑫、蔚来……靠着市场认为的一次次“豪赌”,合肥换来一个个产业的崛起,实现无中生有。家电、汽车制造、装备制造等传统产业也由小变大、由弱变强;新型平板显示、光伏及太阳能、集成电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这些支柱产业为推动合肥市经济稳增长、调结构、促转型撑起“跳杆”,为合肥经济总量破万亿提供了坚实的动能支撑。

在记者的采访过程中,对于“赌城”这一称谓,受访官员大多报以微笑。因为外行人眼中的“赌”,其实是合肥遵循产业发展“按需补缺”的必然路径。

以新型显示产业为例,从投入巨资与京东方开展项目合作,先后建设6代线、8.5代线和10.5代线等项目,到引进维信诺、康宁、彩虹、视涯科技、乐凯科技等一批龙头企业,合肥新型显示产业全产业链累计投资项目超过120个,完成投资超1550亿元,形成了涵盖上游装备、材料、器件,中游面板、模组以及下游智能终端的较为完整产业链。目前,合肥面板产线规模位列全球第一梯队,液晶面板出货面积约占全球的10%。实现了“从沙子到整机”的整体布局,并在合肥打造了一个世界级的新型显示产业集群。

可曾想,这一庞大产业集群的发端,源自合肥在家电行业发展中的痛点。

在高新产业中,显示屏被戏称“烧钱大王”。12年前,京东方举步维艰时,合肥市承诺拿出一年财政收入的80%来投资,敲定合肥京东方6代线项目。在“合肥模式”催化下,当地的家电产业与京东方擦出绚丽的火花。6代线、8.5代线、10.5代线先后在合肥建成投产,京东方解决了合肥家电“少屏”之痛,让合肥最终站上全球平板显示产业制高点;合肥则助推京东方一步步成为国际显示产业龙头企业。

家电产业缺屏,就引入显示屏产业;屏幕问题解决了,里面的驱动芯片依然依赖进口,于是布局集成电路产业。从产业经济学和区域经济的角度出发,细看这些产业龙头的引进,都是符合合肥本身产业的特点,具有上下游联动效应,并形成产业集聚效应。

缺什么就补什么,引入龙头项目,最后产业成链、成群。“赌城”?合肥不是。

在诸多采访中,来自合肥产投的一位负责人关于“赌城”的回答最令记者印象深刻。合肥产投是合肥市国资委所属三大平台公司之一,定位于产业投融资和创新推进的国有资本运营公司。

前述负责人的回答便是文章开篇的那一句“没有多少人了解合肥认真地拒绝了多少项目。”

怎样才是“认真地拒绝”呢?

前述合肥产投负责人介绍了他们是如何研判项目的。“我们从来没有轻易地否决一个项目,每做一个项目,一定会认真地去研判,方向、前景、机会都很重要,会全维度去评价团队,评价公司。”他进一步解释,“并且项目的研判,不是只有某个人,而是一个团队、一个体系,甚至重大项目的决策还需要征询发改、科技、投促等各个口子的意见和建议。这样下来,能不能干、要怎么干、能干成什么样,一目了然。”

蔚来招商样本:

先共渡难关 后共享富贵

2021年4月7日,蔚来第10万台量产车在江淮蔚来合肥先进制造基地下线。

线下仪式中高朋满座,安徽省委常委、合肥市委书记虞爱华出席仪式并宣布第10万台量产车正式下线。合肥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王文松出席并致辞。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等全国汽车行业知名专家、企业家参加。

王文松表示,“蔚来汽车第10万台量产车顺利下线,是合肥在加快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征程中取得的又一个标志性成果。市委市政府将一如既往地支持蔚来汽车在合肥发展壮大,竭尽所能为项目发展创造更加优越的环境。”

回顾双方的牵手,2019年是蔚来的至暗时刻,在公司量产发力之时,出现补贴退坡、召回事件、资金短缺。困难时刻,合肥市政府伸出援手,雪中送炭,让蔚来恢复了元气。

伸出援手的背后,是精益求精的项目研判,是高位调度专班推进,更是“先共渡难关,后共享富贵”的长远谋划。

记者获悉,在蔚来汽车项目中,合肥市先后召开多场论证会,咨询了一批行业顶级专家,组织国资平台、赛迪等专业咨询机构进行独立尽调,最后才下定决心出资70亿投资蔚来中国。蔚来则将中国范围内包括整车研发、供应链、销售与服务、能源服务等核心业务与相关资产注入蔚来中国。

合肥市投促局综合信息处处长沈平向证券时报记者介绍,“招商引资最关键的项目研判环节,合肥除了依靠自身专业招商人员研判外,对于体量大、技术先进、专业性强、风险性高的项目,通常会更大范围地借助专家智库、专业咨询机构、市场化基金等外脑进行项目论证和把脉问诊。”

一旦项目通过研判,进入推进,合肥“链长制”将确保项目建设零阻力推进、无障碍施工、高效率建成投产。

什么是“链长制”?在产业发展过程中,企业如散落的珍珠,串珠成链。“链长”的主要任务包括完善产业发展规划和产业链发展思路、厘清产业链发展的具体需求、提出支持产业链发展的政策措施、研究建设产业链创新型企业库、协调推进重点项目、建设产业公共服务平台、建立常态化服务机制等。由合肥市委、市政府相关负责同志担任产业链“链长”。这其中,安徽省委常委、合肥市委书记虞爱华担任集成电路产业链“链长”。

“合肥在招商引资政策支持上有一个很突出的特点,就是‘有担当、很舍得’,就是在坚持政府和企业双向约束,权责对应,保障政策审议依法合规的前提下,坚持倒算账、算大账、算长远账、算活账,先替客商着想,大胆地让客商发财,先共渡难关,后共享富贵,有力地支持了一批大项目、好项目成功落户。”沈平向记者介绍招商经验时总结道。

产业成链两大法宝:

招商小红书和“基金丛林”

对于“集聚”的力量,《城市的胜利》这本书中是这样描述的:“不论一座城市的起源是多么普通,城市的集聚都有可能产生神奇的效果。”这句话放在产业同样合适。

当产业形成集聚的时候,将迸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产业的集聚除了需要龙头企业以外,还需要产业链的协同发展。

合肥市国资委副主任高明表示,合肥国资一直坚持全产业链布局,优化资源配置,发挥规模和协同效应,做好“强链补链延链”文章。

有了行业龙头,补齐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缺口无非两种途径:一是靠招商,二是靠培育。

关于合肥的招商秘籍有一本网红书籍,它就是《合肥市产业招商指南》。不少人甚至在网络上出高价购买这本没有对外公开的书籍。

一名叫“钢制汤勺”的网友在某论坛上留言“求助!帮忙找一本《合肥市重点产业招商指南》,我尝试了Google、百度搜索但都只是在新闻中出现了这本指南。”

这本网红书籍究竟有什么魔法?

记者了解到,《合肥市产业招商指南》对24个合肥战略新兴产业、未来产业,从产业趋势、市场布局、产业政策、产业链情况进行深度研究,列出重点招商目标企业和对接平台,为全市产业招商提供靶向目标,提高招商精准性。

值得注意的是,这本指南将合肥未来重点发展的产业都梳理成篇,每一个产业的产业发展趋势、产业政策、产业链情况、重点目标企业、招商对接平台等都被清晰地以文字、表格、图表的方式呈现,一目了然。值得注意的是,这本指南的编写者不是专业机构,而是由合肥市投促局领导牵头,14个局机关工作人员编写的册子。

金融活,经济活;经济兴,金融兴。在“延链、补链、强链”的过程中,合肥国资灵活运用基金这一投资利器,通过国有资本撬动社会资本,以“基金+产业”模式打造“基金丛林”,实现“四两拨千斤”,不断优化完善重点产业的产业链条。

以新型平板显示产业为例,在“基金丛林”的支持下,合肥延伸覆盖上游原材料器件、中游面板模组和下游智能终端,实现“从沙子到整机”的完整产业链布局。这其中,建投集团发起设立的总规模近300亿元的芯屏基金,全部投向合肥市集成电路和平板显示上下游产业链,形成了储备项目、在投项目和退出项目并存的良性投资生态。

高明介绍,产业链上的众多企业体量并不像龙头企业那么庞大,但同样需要金融支持。据介绍,合肥已经打造了总规模超过600亿元的国有“基金丛林”,在保障重大项目融资需求的同时,投资上下游产业链的重点项目,覆盖产业链发展的全生命周期。

“基金+产业”的模式下,创业、创新的种子也在萌芽、成长。

坐落在高新区的合肥市创新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是合肥产投旗下专业化、市场化程度较高的风险投资机构,以创业投资、受托管理基金、发起设立基金为主营业务,专注投资科技型企业,侧重于初创期、早中期。建立了政策性“天使基金”和市场化主导“国耀资本”的运营模式,是合肥科技创新企业重要投资平台、财政资金扶持创新创业的重要渠道之一。

仅仅是这一渠道,就已经累计投资扶持企业超500家,带来IPO及并购借壳上市公司13家。

“大多数的创业项目,都存在缺乏启动资金、产品尚未定型、市场打不开局面等情况,对于偏好成熟项目投资的市场化基金,以及注重风险保障的传统融资渠道,该类型项目很难获得资金支持,我市天使基金的各项政策及投资特点,有效缓解了市场缺位、市场失灵的矛盾。”合肥创新投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在已投项目中,超过60%在获得天使基金支持时成立不足2年,超过90%是基金作为首轮投资方,天使基金充分践行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政策理念,有效支持科技创新、科技成果转化。

企业有话说:

合肥的干部很“懂行”

合肥人常说,干部既要熟企业,也要懂科技。

坊间一直流传着一个关于“目测”的传说。合肥的一名干部到外地企业转了一圈,便目测出厂房加设备值3800万元,结果毛估的误差仅是个零头。

事情的真伪无法考究,但在当地代表企业负责人的眼中,“合肥的干部很懂行”是一致的观点。

2009年,国内量子技术研究方兴未艾,人们对这一新技术的认知极为有限。当时科大团队决定成立国内第一家量子技术产业化公司,也就是国盾量子的前身——安徽量子通信技术有限公司。

时至今日,国盾量子已经登陆资本市场,并成长为全球少数具有大规模量子保密通信网络设计、供货和部署全能力的企业之一。

国盾量子副总裁、董秘张军向记者介绍,“在合肥市各级政府及领导的支持下,当时只有十几个人的小团队,从留学人员创业园一个小小的办公室开始,探索量子科技产业化‘无人区’,将实验室的技术转化为工程化的产品。”

张军还表示,去年7月,国盾量子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在上市过程中受到了高新区的指导与帮助。合肥市战略性培育上市企业,推进资产证券化,以“一企一策”细化上市工作路线图和时间表,为企业提供专业的资本市场服务,积极发挥资本市场在促进动能转换、推动产业升级等方面的作用。为企业健康发展营造了良好的环境。

有类似感受的还有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20年,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打造以合肥为中心的中国总部运营体系。我们看到了高效的“合肥速度”,仅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便完成了从正式协议签署、落户,到总部大楼落成和蔚来中国总部启动的全过程。”

一座城市有一座城市的品格。现如今,合肥GDP突破万亿,对地区发展,对后来者又带来哪些启发呢?

中金公司分析员吴慧敏表示,合肥的成功并非意料之外,从家电、新型显示、存储芯片到新能源汽车,合肥产业的每一次发展都引人注目,背后的“合肥模式”引发关注。这背后,是“合肥模式”促进产业集聚壮大。

合肥区域经济与发展研究院院长、安徽大学教授胡艳表示,在当今经济增长由高速向高质量转变之际,合肥可以在保持经济增长的同时,坚持用创新驱动发展,不仅实现了量的突破,也保证了质的升级,这对于高质量发展时代背景下的城市建设具有示范作用。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