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痛斥反华学者郑国恩:其“报告”是西方涉疆政治造谣运动之源,必被清算!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范凌志】18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在外交部举行第五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针对德国反华“学者”郑国恩的涉疆谣言进行集中驳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徐贵相在开场白中指出,西方反华势力掀起一场针对中国新疆的惊世骇俗的政治造谣运动,而郑国恩炮制的所谓“研究报告”就是这场运动的源头,完全是披着学术外衣的流氓行为。

长期以来,郑国恩炮制所谓“学术报告”,频繁散布中国新疆存在“强迫劳动”“种族灭绝”的谣言。2日,他又发表一份名为“强迫劳动以及新疆境内的劳工输送框架下的强迫迁移”的“最新报告”,该“报告”仍然延续此前论调,声称南疆富余劳动力的迁移是为了“降低当地维吾尔人口比例”“维吾尔年轻人到内地会被汉族融化”。针对郑国恩的斑斑劣迹,近日有消息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部分企业和民众正在委托律师起诉德国人郑国恩。当地民众称,郑国恩散布“强迫劳动”等涉疆谣言,致使他们的声誉受损并遭受经济损失。

徐贵相指出,德国人郑国恩(又名阿德里安·曾兹)打着学术幌子,炮制了一系列所谓涉疆“研究报告”,散布了许多谎言,释放了许多“毒气”,给新疆泼了许多脏水。最近一段时间,新疆各族群众通过各种形式发声,严厉谴责郑国恩,“今天举行这场专题新闻发布会,主要考虑是,不揭露郑国恩不足以平民愤,必须澄清事实,让世人看清他的真实面目。”

徐贵相说,郑国恩被一些人称为“中国问题研究专家”,但种种证据表明,他根本不是什么学者,更不是“中国问题研究专家”,而是美国所谓“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成员,是极右翼极端分子,是美国情报机构操纵设立的“研究机构”骨干,是西方反华势力豢养的“打手”,更是一名与“东突”恐怖组织狼狈为奸的帮凶。

“郑国恩基于如此身份和目的撰写的所谓‘研究报告’,其政治动机阴险、内容粗制滥造、逻辑漏洞百出、结论荒诞至极,完全是披着学术外衣的流氓行为。”徐贵相分析道,从研究动机看,郑国恩不是老老实实探讨新疆问题,而是为了替西方反华势力寻找所谓的“证据”;从研究内容看,郑国恩将新疆的反恐维稳、去极端化、民族宗教、劳动就业、计划生育、文化教育、人权保障等问题,都纳入所谓的“研究范围”;从研究手法看,郑国恩很善于篡改捏造、断章取义、强行关联,完全是胡编滥造的逻辑;从研究依据看,郑国恩使用的大量数据案例,肆意篡改,前后矛盾、破绽百出、难以自圆其说;从研究作用看,郑国恩的所谓“研究报告”毫无价值、毫无信誉、毫无底线,完全是一堆垃圾。

徐贵相还提到,对于这样的伪报告,包括美国独立网站“灰色地带”等媒体、法国记者马克西姆·维瓦斯等许多有识之士,都纷纷揭露,予以强烈谴责。“灰色地带”网站主编马克斯·布鲁门撒尔在接受CGTN专访时表示,通过“法医式”地剖析郑国恩的“报告”发现,他的结论不堪一击,甚至是可笑至极,“马克西姆·维瓦斯于2020年底出版了《维吾尔族假新闻的终结》一书,批驳了郑国恩如何提出假象,制造假新闻的行径。他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郑国恩说过的谎话太多,要戳穿他的所有谎言,甚至需要几个月时间。”

然而一些国家的议员、媒体却对郑国恩所谓的“研究报告”奉若至宝,大肆引用其无中生有、具有煽动性的结论,在未经任何调查核实的情况下,就将郑国恩炮制的所谓“研究报告”认定为事实,从而掀起一场惊世骇俗的政治造谣运动。徐贵相直言,郑国恩的所谓“研究报告”就是这场运动的源头。“东突”势力中的所谓“流亡人士、人权卫士”,又到处上蹿下跳,为郑国恩的所谓“学术观点”作伪证,寡廉鲜耻地甘当“演员”,成为被人利用的玩偶和工具,“特别是一段时间以来,BBC等一些媒体打着‘新闻自由’旗号,不经调查核实,跟风引用伪学者郑国恩所谓涉疆“研究报告”,制播假新闻,对治疆政策说三道四,造谣污蔑,已成为郑国恩涉疆谎言谬论的传播平台。BBC等一些媒体在涉疆报道上不断突破底线,完全丧失了新闻媒体的职业道德。这些反华势力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上演了一幕幕令人作呕、让人耻笑的闹剧、滑稽剧、荒诞剧。”

“中国有句俗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罪恶的行径必将遭到正义的清算。”徐贵相说,据了解,近日,新疆部分企业和民众正在委托律师起诉郑国恩,要求郑国恩赔礼道歉,恢复名誉,并赔偿损失。郑国恩之流,终将站在被告席上,接受法律和正义的裁决,“当前,新疆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改善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天山南北呈现出社会稳定、人民安居乐业的良好局面,各族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断增强。对此,全世界有目共睹,决不是郑国恩这样的“学术流氓”能够抹杀的。郑国恩所谓的‘研究报告’,必将和他一起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遭到新疆2500万各族群众的唾弃!”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