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导演王晶:用政府基金拍反中乱港电影,就该依法打击!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记者 范凌志】5日,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受全国人大常委会委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作关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草案)》的说明。香港选举制度的改革势必对香港社会的各个领域产生积极影响,作为文化界知名人士,6日,香港导演王晶在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时表示,去年香港国安法的生效和如今选举制度的改革完善,对香港来说,可谓是“救命的定海神针”。他还透露,自己正在写一部反映香港黑暴势力的电影剧本,同时建议依法打击利用各种资金拍摄反中乱港电影的行为。

“我憋不住想说,就是要给伤害祖国的人迎头一击”

《赌神》《赌侠》《九品芝麻官》《鹿鼎记》……香港导演王晶的作品曾是内地观众认识香港的一面窗户。近年来,仍然高产的王晶不止专注于电影事业,在一些时事话题上,他也不改耿直火爆的性格,频频发表自己的看法。比如,在2019年香港暴乱期间,王晶多次在社交平台怒骂反中乱港分子。去年12月,黎智英被囚车押抵荔枝角收押所时,王晶拍手称快:“反中乱港第一号奸贼黎智英终于坐监!任何保护伞也保不了他!……最好判无期徒刑,香港才有明天!天有眼了!”

在人们印象中,演艺界人士似乎并不愿过多谈论政治,而王晶则不同。在被《环球时报》记者问到原因时,他的答案很简单:“主要是憋不住。”王晶说,即使是在黑暴势力最猖獗的时候,自己也没有怕过:“我怕他们什么啊?我可是从当年最复杂的香港电影圈里走出来的,我还能怕那些小孩子?”

“这就是我的性格,我不敢说我是最爱国的,我就是尽自己的一份力,给那些伤害自己祖国的人迎头一击。”王晶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自己的父亲王天林先生早年间曾在新联影业公司工作,新联影业公司即著名香港爱国电影公司“长凤新”中的“新”。根据公开资料,“长凤新”是香港五十年代创立的左派电影公司,“长城”拥有不少南来的著名上海影人,并栽培出夏梦、石慧、傅奇等明星;“凤凰”是兄弟班公司,由大师朱石麟带领年轻的编导演人才,创作了不少叫好叫座的喜剧,有“喜剧之家”的美誉;而新联影业公司是殖民地左派文化阵线上的一员,也是战后优秀粤语片创作的支持者。《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王晶经常在社交媒体发文纪念自己的父亲。

王晶说,在上学之后自己念的是中文的历史,接触到了很多关于祖国的知识,也有了自己的判断力,“当时校园里研究祖国的情况风气很盛”。对于是否担心别人说自己“表忠心”,王晶说,自己就是一介平民,把想说的话说出来,不会因为说了什么话就“得到一笔钱”或者“有电影拍”,“而且,这些年我一直在拍啊!”他笑道。

“国安法和选举制度改革是香港‘救命的定海神针’”

“香港国安法生效和选举制度改革,这两件事对香港来说是‘救命的定海神针’。”王晶对《环球时报》表示:“那些反中乱港分子从前几年的不可一世,到香港国安法生效时作鸟兽散,再到如今在法庭上摇尾乞怜,说自己‘多可怜、多爱家庭’,只为得到保释,所以我觉得香港国安法是一面照妖镜,将这些妖魔鬼怪全都照出原形。”

王晶说,这些反中乱港分子的所谓“理念”是否坚定,现在都可以看得到,原来大都是为了眼前的利益,也有人是出于“天真的幻想”或是“被蒙蔽”,但总之,全都没有牢固的根基来支撑。

至于香港选举制度改革,王晶认为是香港所必需的,这让那些反中乱港的人不再心存任何幻想,“选举制度一改,他们基本上就没办法再钻空子,再也不能利用自己的位子来赚某些势力的钱。”他同时认为,香港选举制度改革,也会让年轻一代知道什么才是真正良性的政治互动,年轻人的未来才会有希望。

正在撰写反映香港黑暴事件的电影剧本

近年来,“蓝”“黄”之争从街头蔓延到各行各业,香港文化界也受政治撕裂的影响。王晶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香港国安法的生效和选举制度改革,对于消除对抗,挽救香港电影未来是很有益的。“现在香港几乎超过一半的年轻电影工作者都是‘迷途的羔羊’,他们相信反中乱港分子的那一套论述,把包括我在内的比较有资历的电影工作者列成‘蓝色打击目标’。”

王晶说,这种撕裂的状况从非法“占中”时期就已经开始,“几年前,我拍一部电影需要一些工作人员,其中就有年轻人把我叫做‘蓝晶’,扬言不会跟我合作。”王晶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他所担心的是,有才华的年轻人误入歧途,只拍一些给自己看的东西,这样下去就把香港电影的未来杀死了,因为现在只靠香港一个城市是拍不了电影的,“据我所知,他们的每一部电影都是赔的,资金来源无外乎是靠政府的电影基金或是境外机构。”

“我希望未来走错路的人能借机走回正途,香港电影的未来还有一线希望。”王晶说,对于未来香港文化领域改革,相信国家会有一些拨乱反正的措施,“我相信以后支持爱国电影工作者的措施会越来越多,同时我建议依法打击那些利用政府基金或民间资金拍摄反中乱港电影的行为。”

王晶还透露,自己正在写一部反映香港黑暴事件的电影剧本,“最终能不能拍出来不敢说,但我确实正在写。”在被问到在香港选举制度改革后是否有可能从政时,王晶表示,目前还没有想过,但只要国家和香港需要,自己义不容辞。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