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控制中小学考试次数和作业量,专家:减负仍需综合性改革

中小学2021年春季学期将至,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学业压力的问题再次引起大众关注。近日,教育部公开表示,要对中小学的作业进行减负,不仅要控制作业布置总量,还要提高作业质量。

澎湃新闻注意到,针对中小学生减负,山东、陕西和福建福州等地教育部门已经行动起来,起草或发布相关通知规定,提出小学作业时间不超过1个小时,初中不超1.5小时等要求。面对一系列减负通知,不少网友赞成规定的细化。同时,也有网友提出认为,部分规定实施难度大,并不能真正帮助学生减负。

受访的教育专家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目前相关减负规定符合教师育人规律、学生学习规律,但中小学生减负是一个综合性改革,仅靠相关部门发文下禁令,并不能完全解决学生减负实际问题。教育部门在制定减负规则的同时,还应对教育评价体系进行整体性改革。

教育部要求对学生减负,多地发布细则性规定

“作业管理有关办法正在研究制定中。” 2月23日,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在教育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要着力强化学生作业管理,不仅要控制作业布置总量,还要提高作业设计质量。

吕玉刚说,中小学学校各年级、各学科应统筹布置作业,鼓励学校建立作业公示制度。同时,要进一步创新适应不同学生学习需要的作业形式,鼓励布置弹性作业、个性化作业,注重设计探究性作业、实践性作业,探索跨学科作业、综合性作业。

澎湃新闻注意到,已有多地在今年2月份陆续针对中小学生减负工作发布相关通知,在学生作业、考试管理、睡眠时间保障等方面进行减负规定。

2月18日,山东省教育厅起草《山东省普通中小学规范办学十五条规定》,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规定中要求,要保障学生每天睡眠时间,小学生不少于10个小时,初中生不少于9个小时,高中生不少于8个小时。

规定还要求,学校在晚自习、双休日、寒暑假和其他法定节假日不统一组织上课,不将学生自习时间分配到学科。在作业管理方面,要求科学设计作业,不布置重复性和惩罚性作业。此外,要严格考试管理,小学一二年级每学期学校可组织1次统一考试,其他年级每学期不超过2次统一考试。考试成绩实行等级评价,不以任何方式公布学生成绩及排名。

2月23日,福州市政府网站发布《福州市教育局关于加强中小学生减负工作的通知》。与山东类似,福州也对考试次数进行了控制,小学一二年级每学期学校组织1次统一考试,其他年级不超过2次统一考试。对考试成绩同样要求实行等级评价,等级允许家长获知,对学生考试分数和排名严禁以任何方式在校内外公布。

此外,在作业管理上,福州也提出不得布置重复性和惩罚性作业。值得注意的是,福州对作业量有进一步的细化:小学1至2年级一律不留书面家庭作业,3至6年级书面家庭作业量控制在1小时以内,初中各年级不超过1.5小时。另外,寒暑假开学后,学校不组织针对学生假期学习情况的各类检查考试,不硬性要求每位学生在假期全面完成学校布置的作业。

2月23日,陕西省教育厅印发的《陕西省义务教育学校课程与教学管理指南》中,对中小学生考试次数及作业量的规定与山东、福州规定的相同。同时,陕西省教育厅表明,严禁以各类竞赛获奖证书、学科竞赛成绩或考级证明等作为分班依据;严禁以各种名义组织分班考试。

专家:减负规定符合教育规律,但需要综合性的改革

多地发布中小学生减负举措后,引起网友讨论。

“学生睡眠时间确实需要保障,身体好才能学得好”,“平时考试和作业少了,但是升学压力仍存在,学生们根本负担还是没减” ……多数网友支持减负措施,同时也有不少网友认为一些减负措施实际实施难度大,并不能真正帮助学生减负。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中小学生目前的学习负担,还是以学校教师留的作业、考试为主,这是一个基本事实。”杨东平表示,目前中小学生的学业负担,通常来自校内学习和校外培训班两部分,课外补习大多数是在双休日和假期,日常大部分的学习任务基本上都来自学校。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则认为,时下的教育评价体系是学生学业负担的主要来源。“目前教育评价体系下的应试教育使学习变成了一种比拼,这种比拼又使得学校不规范办学、家长对孩子学习有更多功利性要求,同时让社会培训机构开始焦虑营销。如此多方压力下,学生便被包围在追求分数之中。”他说。

熊丙奇认为,减少学生作业量、保障学生睡眠时间等规定是相关部门立足于学习的规律、育人的成长规律、学生身心健康培育规律等方面制定的。同时,此类规定几乎每年都在要求,这也表明教育部门对中小学生减负问题高度重视。但中小学生减负是一个综合性的改革,目前许多相关措施仍偏向局部性的治理,存在治标不治本的问题。

同样,杨东平认为,仅靠相关部门发文下禁令,不能解决学生减负实际问题。真正贯彻教育方针,落实减负措施,最终要靠各中小学校长和教师,但目前各规定在相关方面还存在欠缺。

熊丙奇建议,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学业负担工作,一方面应进一步确保减负规定在各学校的落实,如可对违规办学行为设立问责机制,进一步保证教师依法依规治教。另一方面,在让学校规范办学、回归育人本位的同时,家庭教育也应回归本位,关注孩子身心发展。更重要的是,教育评价体系需有整体性的改革,可强化过程评价,探索增值评价等多元的评价体系,从而引导学生从学业负担中解放出来。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