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上说不要钱手势暗示200万,“贪污父子兵”如何一起腐化堕落?

四集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24日晚在央视综合频道播出第四集《严正家风》。中考前给老师送礼,安排孩子上警校,用职权给孩子拉工程……用尽一切办法给孩子铺路,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茂才是如何一步步腐化堕落?

“全家齐上阵,贪污父子兵”

张茂才曾先后担任山西省临汾、运城、晋城三个市的市委书记,2018年从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岗位退休。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平安着陆”,然而,2019年初,山西兰花煤炭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晋文因涉及其它案件接受审查调查时,交代出了他曾用职权为张茂才的儿子揽工程“行方便”。 这背后是一桩权钱交易,李晋文得以担任兰花集团董事长,正是张茂才提名并推动的。

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张茂才立案审查调查。调查发现,李晋文反映的情况并非孤例,张茂才利用职权和影响力,为多名老板、官员在煤炭资源配置、提拔晋升等方面提供帮助,并通过儿子和妻子收受巨额贿赂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表示,张茂才案件最大的特点就是家风问题 ,可以说是“全家齐上阵,贪污父子兵”

张茂才出于愧疚纵容家人

受贿所得都用在儿子身上

张茂才和妻子高明兰对吃穿都不太讲究,住的也是比较老旧的普通小区,受贿所得的钱财主要都花在了儿子身上

张茂才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张剑,二儿子叫张轩。两个儿子都住在高档小区,平时生活方式堪称奢侈,但都不是靠自己挣钱,而是靠父亲的权力捞钱。调查发现,张轩买一次衣服就能花掉数十万元 ,平常喜欢去夜总会,打高尔夫;张剑出门要坐头等舱,雇了司机和保姆,一年要花费几十万元

调查发现,张茂才并非从一开始就不注意约束自己和家人,而是随着职务晋升和年龄增大,对自己和家人越来越放纵。多年在外地任职,儿子常年随妻子在山西太原生活,因为没能尽到父亲的责任,张茂才觉得亏欠孩子。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 张茂才: 觉得年龄大了,也快退休了,所以放松对自己的要求。也是为儿子孙子们来考虑,说给他们留点。实际上是觉得好像有点亏欠他们似的。

二儿子被父母宠坏

“收钱办事”名声在外

张茂才的二儿子张轩是一个典型的被父母宠坏的孩子。他从小不爱上学,性格顽劣。中考前,他的母亲高明兰曾带着他给监考老师送礼,请求老师给他递小抄。中专毕业后,张茂才安排张轩上警校,毕业之后又让他当了警察,一路都是走后门。

张轩步入社会后,一些老板、官员就开始围绕着张轩进行“围猎” ,投其所好为他提供物质享乐,拜托他向张茂才请托各种事项。而张茂才出于愧疚,对儿子提出的要求基本上全部满足。

在父亲的纵容下,张轩越来越胆大妄为,收钱办事的名声传扬在外,有时甚至收了钱也不办事。有人交代,曾找张轩办事, 嘴上说不要,手却在比划两百万, 结果事没办成,电话也联系不上了。

大儿子与弟弟攀比

争相用父亲的权力捞钱

张茂才大儿子张剑的情况和弟弟既有不同,又有相似之处。张剑学习成绩一直不错,但张茂才还是想尽办法给他铺路:还没参加高考就为他获取了保送名额;大学刚毕业就给他办好了北京的就业和落户;张剑到新西兰留学,张茂才夫妇通过地下钱庄汇去好几百万供他花费;从新西兰回国后,张茂才又安排他到了国企。

或者是因为一切来得都太容易,张剑仍不满足,辞职下海后也开始利用父亲的权力收钱, 常常和弟弟张轩攀比 。兄弟俩都认为对方用父亲的权力赚钱多,自己吃亏了;到了父母家,见到合心意的东西就直接拿走,致使张茂才夫妇后来不愿意再给儿子家里的钥匙。

对于自己失败的教育,张茂才反思:“根子是在我这儿,我如果不给他这个条件,不给他这个机会,那他就靠不上。他如果没有这个依靠思想、依赖思想,也不会走捷径,想不劳而获。”

本文来源:央视新闻(ID:cctvnewscenter)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