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林大原党委书记吴松涉嫌受贿被公诉!贪腐细节披露

日前,西南林业大学原党委书记吴松涉嫌受贿罪一案,经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怒江州人民检察院依法向怒江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吴松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怒江州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 被告人吴松利用担任云南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保山市委副书记、市长,西南林业大学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延伸阅读

“他曾是云南最高学府的一校之长,是一代学子抹不去的深刻记忆。当他华丽转身为政一方,却迷恋于山珍海味,流连于深宅大院。”

吴松,男,汉族,1958年8月出生,云南镇雄人,博士研究生学历。曾任云南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玉溪市委副书记(正厅级);保山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西南林业大学党委书记。2020年8月3日,云南省监察委员会对吴松涉嫌违法犯罪问题政务立案,进行监察调查。

在吴松担任西南林业大学党委书记的2018年5月,时任西南林业大学校长蒋兆岗一度潜逃失联,引发广泛关注。

2020年8月3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西南林业大学原党委书记吴松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从个人履历上看,这位曾经的校长有着辉煌过去——“担任云南大学校长以来,吴松同志在教育哲学、高教管理及大学教学改革等方面发表了一系列有影响的观点,并在学校办学实践中取得显著成效。”可再光鲜的履历,最后也由“西南林业大学原党委书记吴松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画上句号。

始于学校 “终于学校”

吴松的故事令人唏嘘

究竟是什么

将一个过去备受尊敬的“树人者”

拉下了讲台?

本色

1982年,怀着对哲学的热爱,吴松进入云南大学政治系哲学专业学习。

他在云南大学时的同事回忆,做了校长之后,吴松经常是白天从事行政的工作,晚上就加班、熬夜,从事学术方面的一些学习、研究。

天道酬勤,那些年吴松不仅在学校办学实践中取得显著成效,学术上也成果颇丰,先后出版了二十余本专著、合著、或编著,成为云南省思想政治教育领域的专家。

吴松自己也说,云南大学给了他才能发展和才华施展的舞台、空间。从1982年考入云南大学,到2007年卸任云大校长调往玉溪工作,他在云大度过了自己人生中最好的25年。

然而2004年,一件校园暴力案件,把云南大学推上了风口浪尖。吴松认为,他本该顺风顺水的职业生涯遭遇了猝不及防的一击。

吴松曾经立志,要始终坚守农民底色、党员本色、教师特色,努力打造自己的多彩人生。在他还是一个真正清高的知识分子的时候,他曾做到过。

褪色

带着来自高校的光环,也带着光环下挥之不去的阴影,2007年年底,吴松离开云大,调任玉溪市委副书记,从教育系统转到地方任职。

在玉溪任职期间,吴松业绩平平。期间,他曾装修自家住房,工程老板陈某听说后,主动承担了吴家的装修工程。原来,陈某在吴松任云大校长期间,做过会泽苑的装修。吴松在工程款拨付上帮过他的忙,不过吴家房子装修完了,陈某却迟迟没有收下30万元的装修款。

吴松心里清楚,做生意的人,最后落脚点都是一个利字,陈某不收这30万,就是为了跟自己搞好关系。

遗憾的是,当时这件事情并没有引起吴松应有的警惕,他对自己也有所松懈,不再像在高校时那样一心扑在工作上了。

在忏悔书中,吴松反思到:到了地方政府工作以后,学习风气逐渐发生了转向,学而不真,学而不勤,学而不思,学而不用。正能量的东西少了,负面的东西多了,思想渐渐跟不上工作发展和自我改造的需要,滑坡和蜕变就在所难免了。

2009年12月,吴松调任保山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后来成为市长。主政一方,身边的环境也变得更复杂了。

吴松回忆,到了保山以后,说好话的人、前呼后拥的人多了,前来请托办事的人也多了。很多企业家、老板、商人,都要找他办事。

这种社交场上的前呼后拥,和他在学校时的氛围完全不一样。

吴松形容:“相比较而来就是一种导致自己飘飘然、忘乎所以的感觉。在大学里面呢,不仅没有前呼后拥,吹喇叭、抬轿子,反而,自己心里对这种事情还反感、还嗤之以鼻。在大学当校长,你讲得再好,教授们都说是错的,因为大学的思维是批判性的、求异性的。但是到了地方政府这个环境,自己的心态也就发生了变化了。”

短短数载,这位曾经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理论基础和行动指南的思想教育专家,近30年信仰已经摇摇欲坠了。

变色

到保山工作的前3年,因为工作关系,接待应酬、迎来送往,耗费了吴松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请客送礼、观光旅游、温泉SPA、风味吃喝,吴松乐此不疲。乱花渐欲迷人眼,校园之外的精彩世界慢慢地迷失了吴松的心智。

吴松说:“腾冲的热海温泉呀,可以把人泡得骨酥筋软;翡翠玉石可以晃得人眼花缭乱。使人迷了心智,忘乎所以。”

被留置后,办案人员在吴松的办公室、家里,找到数量众多的玉石挂件、玉石摆件,他对玉石的迷恋、或者说是物欲的萌发,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嗅觉灵敏的投机者和围猎者们蜂拥而上。吴松也全然放下了知识分子的清高,和各色人等混迹在了一起。

他说,到了地方工作以后,最开始他只是觉得自己应该放下身段,要跟大家、要跟老百姓交往。这个出发点本身是好的。

吴松:“但是你不能收钱,你收钱就出问题了。”

在保山某酒店的豪华包间里,吴松经常与他的所谓好友——一群文化水平不高、唯利是图的不法商人把酒言欢。

他很享受这种被人吹捧、被人拥戴的这种感觉。只要说两句好听的,他什么饭都敢吃、什么酒都敢喝,原则和底线已经被抛在脑后。

渐渐地,以前饮食清淡、常常吃食堂的吴校长变成了味道至上、喜欢山珍海味的吴市长。

曾经低调朴素的知识分子变成了好张扬、好摆谱、好绷面子、好组饭局的江湖大哥。胡吃海喝,吃坏了身体,更吃坏了思想,吃坏了心态。

此时的吴松,既没有了学习知识的原动力,也没有了勤学苦学理论的强大定力。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热爱读书,但是读书的品味已经一落千丈,热衷于追求低俗刺激,甚至看起了有严重错误政治倾向的境外书籍和黄色书籍。

吴松说,自己最揪心的悔恨和痛点是身上农民底色变淡了,教师特色变散了,而最根本的是党员底色变暗了。这让他思想滑坡、信仰缺失。

吴松老乡观念极重,凡是昭通籍老乡,都对其热情有加。

邵某,就是吴松的老乡之一。2010年,邵某听说保山市教职员区有建设意向,于是找到吴松帮忙,希望自己新组建的公司能够拿下这个项目。为此,他投其所好,送给吴松一只价值158万元的翡翠手镯。

吴松欣然收下了这只手镯,并在后来利用职权帮助邵某的公司顺利拿下了教师安居工程开发项目。

而实际上,邵某完全是在空手套白狼,他在这个新组建的公司没有任何出资,只是因为他和吴松有这层老乡关系,所以该公司给了他20%的股份,在事情办成以后,邵某就从这家公司里面退股出来了。

通过前期运作、后期退股套现等形式,邵某前前后后从这家房地产公司获利达800万元,而吴松却因为收了那个手镯的缘故,一直被邵某纠缠不清。多年以后,竟荒唐地通过把手镯卖给同学的方式,归还了邵某160万元的手镯款。

吴松:“送了我手镯之后,实际上就在我心里种下了一个心魔。(就因为这个手镯)所以他(邵某对我)颐指气使,老是指挥我为他办事儿。最大的心魔还不是手镯,还是我个人的私欲膨胀了,见到好东西就想要,见到便宜就想占。”

邵某,用一只手镯套住了吴松的手,而另一个老乡甘某则用一手地道家乡菜,俘虏了吴松的胃。

甘某投其所好,常以从老家带了吴松爱吃的东西为由,请吴松到家中吃饭。对外,则扯着吴松这面大旗,给自己寻求好处。

除了吃家常菜,2013年以来,吴松先后收受甘某送与的价值25万多元的犀牛角一只,价值14万多元的象牙工艺摆件一对,为其在承接保山市道路建设项目等方面提供帮助。

经过办案人员调查,2010年至2015年,吴松在保山任市委副书记、市长期间,还先后收受商人郑某、陈某、李某钱物,收受私营企业主廖某大众途锐越野车一辆,利用职权大搞权钱交易。

大梦初醒,为时已晚。

吴松后来说,自己作为一个市长,作为一级政府官员,在这些商人面前,扮演着的其实一直是为他们服务、为他们说话、为他们办事的不光彩、不正当的角色。自己,也不过只是这些不法商人的一颗棋子罢了。

吴松在保山任市长5年,政绩上几乎毫无作为,保山经济社会发展停滞不前。不仅如此,他在任职期间,修身不严,用权不严,律己不严,带头崇尚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屡踩法纪红线,屡破法纪底线,严重破坏了保山的政商关系,污染了保山政治生态。

经查, 吴松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反组织纪律、违反廉洁纪律、违反群众纪律、违反生活纪律,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其利用担任云南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中共保山市委书记、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西南林业大学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他人在土地规划调整、项目开发、工作调动等方面提供帮助,谋取利益。涉嫌受贿594万余元。

2020年10月20日,吴松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来源:正义网、云南卫视《清风云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春城晚报微信(ID:hai-ccwb)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