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海联冷库疫情细节:装卸工搬运猪头、司机捡猪头致感染

11月24日,在天津召开的第155场新冠疫情防控发布会上,天津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张颖对“海联冷库”疫情传播链做了详细解读。此前,据天津官方通报,11月8日,天津海联冷冻食品有限公司装卸工人被确诊为天津市第138例本地病例,11月9日,曾到海联冷库拉过货的货车司机张某某被确诊为天津市第139例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张颖解读到,两人曾同时暴露于进口北美猪头,北美猪头是此次疫情的感染源。

以下为张颖在天津第155场新冠疫情防控发布会上所做解读的文字实录:

海联冷库(疫情),它的起因是什么?在11月17日,我们接到山东省德州市通报,他们接到从天津港转运到德州市的一批德国进口猪肘,检出了外包装核酸阳性。循着这根线,我们就对海联冷库进行了全员排查,排查发现了138号病例和139号病例。这两个病例都发生在海联冷库。观念上,大家觉得就是冻品传给他们的,但是,这里面有一些细节。

139号病例他的感染来源,到底是谁传播给他的?通过我们流行病学调查发现,两个人接触的物是不一样的。138号病例是搬卸工,他搬卸的货物就是德州检出阳性的猪肘,而139号病例是司机,他运送的货物是北美猪头,但是他没运送过德国猪肘。

当时我们觉得,为什么一个是接触过猪肘、一个是接触过猪头,他们之间没有交叉,为什么139号病例会被感染?我们能不能检测看猪头有没有被污染?很遗憾,由于这批猪头全部都发送出去了,海联冷库没有存货,我们没有办法对猪头进行进一步的检测。

“物”到底是谁传给139号病例的?是一个疑点。是不是138号病例,他们有接触,然后138号病例传给139号?流调显示,他们两个不认识,完全没有接触,人这块又是一个疑点。

猪头和猪肘都放在一个库里面,猪肘把猪头给污染了,运猪头的司机被感染?流调给我们提供的信息是这样的,猪肘存放在4号冷库,猪头是从6号冷库的门运走的,也就是它们两个是没有任何交集的,一个是跟4号冷库相关,一个是跟6号冷库相关,完全是不一样的。

破解139号病例的感染来源,就必须要进行深入的流行病学调查,我们这次流行病学调查调取了冷库里的录像,然后查找可疑点,我们排查出139号病例被感染的主要原因。

图片来源:@天津发布

11月4号是海联冷库的入库日,当天有三批货在不同时间运到了海联冷库。首先请大家看这个图,绿色标号的是6个冷库,底下浅色的是冷库的作业品台,是一个缓冲区,这个部位是常温的。

11月4日,有三批货运到了海联冷库,分别是德国猪肘,从4号库运进去的,还有两批猪头,两批猪头是分上下午运进去的,其中一批猪头运到了2号库,还有一批是通过4号库的作业平台放在了5号库,也就是4号库的旁边。猪肘和猪头共用一个作业平台。

这里要提到的一个关键人物就是装卸工,138号病例,入库的猪肘是他搬卸的,同时入2号库的猪头也是他搬卸的,但是入5号库的猪头装卸工没有进行搬卸。

11月5号是出库日,德国猪肘从4号库的作业平台出来了,搬卸工仍旧是138号病例,这里关键性的一点是,他搬运完2号库的猪头,转天照样穿着同样的衣服,带着同样的手套,没有消毒,继续出库猪肘。有可能,山东德州,猪肘外包装检测出来的阳性,是通过搬卸工衣服或手套,外表的污染,造成这样的情况。

当天还有一批猪头出库,他们两个出库的时间有一个多小时的重叠,但138号病例没有参与猪头的出库,出库是从6号库门出来的。猪头是储存在5号库,从6号库的们出来的。这里要提到的就是货车司机,货车司机在整个的运输过程中是不参与猪头的搬运的,他怎么被感染的呢?我们接着查录像发现一个很大突破,在出库猪头的过程中,猪头外包装散了,带着一层塑料膜的猪头就滚落到了地上,司机参与捡猪头,他把猪头捡起来,放回到车里去,所以说,他是暴露于猪头的。这也就能够解释139例病例他的感染来源是什么,确实是猪头。

这起事件,我们锁定的感染来源应该是北美猪头,它污染了德国猪肘,造成了德国猪肘外包装的阳性。还有其他证据,猪头散落的地方,我们采集了标本,核酸检测是阳性,同时测序,和139例病例的基因测序完全是一致的。

由此,这起疫情我们可以确认的是,北美猪头是它的感染来源,造成了138号参与猪头的搬卸(感染),然后139号司机参与捡猪头(感染),都是暴露于猪头。

我们还在搬运工休息的场所,三张床的床单上面检测出了新冠病毒核酸阳性。这就是海联冷库整个疫情的情况和感染来源。这个基本上可以确认和结案了。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