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扫黑除恶战果:王海民、王海深犯罪集团覆灭记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一些地段车匪路霸横行,运输车辆屡遭不法分子的敲诈和抢劫,司机担惊受怕,精神压力大,不愿跑长途,严重阻碍了客货运输。近年来,随着我国交通物流环境日渐改善,公安机关不断加大打击力度,车匪路霸也销声匿迹了,但仍有人铤而走险。近日,北京延庆法院判决了两个涉恶的犯罪集团,他们就是消失多年的车匪路霸。

2018年6月25日,有人在网上发布一封举报信,举报内容令人震惊,说在北京延庆境内有一伙车匪路霸,他们把高速路变成宰人场,巧立名目、漫天要价,明目张胆抢劫,借机大发横财。

举报信是货车司机赵先生写的,信中披露了延庆境内汽车救援中漫天要价,讹诈司机的事实遭遇。此文发出短短几个小时,浏览量就达到2万余人,网民纷纷发帖,强烈要求公安机关给予打击。

近年来,随着交通物流环境日渐改善,车匪路霸早就销声匿迹了。而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在首都北京,车匪路霸竟然死灰复燃,就连办案民警都觉得不可思议。

2018年6月17日凌晨,赵先生驾车行驶到居庸关长城附近时,货车出现故障,就停在应急车道等待救援,这时,一辆挂着警灯,拉着警报的轿车驶了过来,两名穿着警用反光背心的男子走下车,就要拖车。

警灯、警报,警服,看对方如此阵势,赵先生很害怕,也没敢阻拦,他的货车被这伙人拖进了一个名叫延庆兴民汽车救援的公司。

进了延庆兴民汽车救援,赵先生被索要7600块钱的拖车费,赵先生无法接受,双方陷入了僵局。这时,一名修车厂的员工跟赵先生说,“我们老板脾气好,你去买两条好烟我跟他说说。”于是赵先生花了1300块钱买了两条中华烟,给了修理厂老板。尽管赵先生给老板送了两条名牌香烟,收费却一分钱也没少。

北京市延庆区人民法院刑庭副庭长李双说:被害人从拖车到买烟到修车,每一步都在不断地付出经济损失,最后被害人还把自己的经历发到了网上。

据赵先生描述,这伙人穿着警用反光背心,车上还装着警报、警灯,在京藏高速路上强行拖车,强迫司机交纳高额拖车费。由于案情重大,北京市公安局延庆分局立即成立专案组。

民警调查发现,跟赵先生有着同样遭遇的不在少数。

民警调查发现,受害人都是跑长途的大货车司机。据司机反映,这伙人长期在京藏高速八达岭长城附近活动,打着拖车救援的幌子进行敲诈、抢劫,很多司机因为担惊受怕,精神压力大,甚至放弃了货车司机的工作。

高速路上车匪路霸横行,不仅严重危害了正常的道路运输,破坏了社会的稳定秩序和安定环境,还严重损害了首都的形象。那么到底是谁如此猖狂,在高速路上横行霸道,又是谁占路为王,为非作歹呢?很快,一个名叫王海民的男子浮出了水面。

剃着平头、戴着大金链子的男子就是王海民,是延庆兴民汽车救援公司老板,他就是车匪路霸团伙的头号人物。

张宪平是王海民的妻子,是车匪路霸团伙的二号人物。作为妻子,张宪平本应该劝阻丈夫王海民,但她却充当起了帮凶,夫妻俩是夫唱妇随。

王海民、张宪平夫妇,46岁,延庆本地人,起初二人经营着一家洗车店。2015年,随着洗车行业竞争加剧,夫妇俩开始涉足拖车生意,也就在这时,夫妻二人开始铤而走险,走上了犯罪道路。

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王海民、张宪平夫妇不仅夫唱妇随,还是父子齐上阵,他们的两个儿子中专毕业后没有找工作,夫妇俩叫他们过来帮忙,到高速路上夜巡,寻找下手目标。

邱先生是一名货车司机,2018年4月15日,他从大连拉了一车草莓,准备送到包头,行驶到京藏高速八达岭长城附近时车没油了,可就在他等待救援时,王海民的手下赶了过来,强行把车拖走了。

本来只要拖到加油站加油就可以继续赶路,可是对方却把车拖到了兴民救援公司大院里,要求支付5000元拖车费。邱先生觉得自己受骗了,拒绝支付,对方竟然开车堵住了邱先生的货车,扬长而去。车被扣了,人也消失了,邱先生立即报警。

民警在兴民救援公司办公室,找到了老板王海民。

看到王海民态度蛮横,担心草莓腐烂,邱先生自认倒霉,被迫支付了3000元才把车开走。因为耽误了5个小时,车上的很多草莓都烂了,给邱先生造成了35000多元的经济损失。

京藏高速北京段,也就是原来的八达岭高速,全长69.98公里,2001年建成通车,是北京城区通往八达岭长城的一条交通要道,这里常年重型货车云集,特别是从昌平南口到八达岭长城出京方向,由于山高坡陡,大货车故障时常发生。

庞女士,50多岁,在延庆区兴民汽车救援公司的大院内,为了能少交一部分拖车费,庞女士苦苦哀求张宪平两个多小时,期间还下跪求情。

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庞女士多次哭晕,倒在了地上。

可无论庞女士如何哀求,同样是女人,张宪平不仅没有一丝怜悯之心,还辱骂,甚至动手殴打庞女士。

潘先生是庞女士的丈夫,2018年3月20日凌晨3点,潘先生开车去送货,行驶到京藏高速水关长城附近时,货车突然出现故障,就在潘先生等人过来修车时,王海民的手下过来,不由分说,就要把车拖走。

没等谈好价钱,对方就强行把车拖走,潘先生要求他们将车拖到2公里外的水关长城出口,结果那伙人却舍近求远,一口气拖行了30多公里,来到了兴民救援公司的大院。

进入公司大院,对方张口就要3900元拖车费,否则就要扣车。

潘先生说,他根本没有叫拖车救援,不知道对方是怎么知道他的货车出现故障,过来强行拖车,如今又要强制他们交纳高额拖车费,自己觉得很冤。

对方态度很强硬,不交钱就不放行。僵持不下,潘先生只好报警求助,尽管民警在场,王海民依然毫不退让。

庞女士说,他们刚来北京,家里有三个孩子,就靠着丈夫送货挣钱谋生,货车被强行拖走,她们无法承受,才苦苦哀求张宪平,希望能放她们一马,可是王海民、张宪平夫妇一点情面也不讲。

僵持了两个多小时,最终在民警的调解下,王海民才松口,最终庞女士还是被迫交了1000元才把车开走。

黑恶势力是危害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毒瘤,长久以来为人民群众所深恶痛绝,黑恶势力的存在,不仅对经济社会秩序带来了巨大的伤害,而且让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荡然无存。车匪路霸长期为非作歹、欺压货车司机,不仅扰乱了货运市场秩序,还会给社会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秩序带来极大破坏。

李先生的遭遇更悲惨,也更冤屈。2018年5月8日凌晨5点多,李先生在京藏高速正常行驶,行驶到八达岭附近,因为坡度大,车上载的货物较重,车速比较慢,这时,王海民的手下不分青红皂白,直接逼停了他的车。

没等李先生反应过来,后方就来了一辆拖车,强行把车拖进了兴民救援公司的大院,索要7200元高价拖车费。自己的车被莫名拖走,还要支付高额费用,李先生赶紧报警。

卢建彬,是王海民的手下,就是他强行拖走了李先生的货车。

由于双方争执不下,民警找来了兴民救援公司老板王海民。

堂堂七尺男儿,李先生就差下跪哀求了,但王海民依然不依不饶。

最终,李先生被迫交纳了3000元拖车费,才算脱身苦海。随着调查的深入,延庆警方逐渐摸清了王海民、张宪平犯罪团伙的基本情况。

照片上的男子叫赵建峰,是王海民的得力干将。到了凌晨时分,高速路上大货车比较集中,发生故障的概率也在加大,赵建峰带着9名手下,驾车在高速上来回巡路,他们穿着印有高速救援、高速清障、警察等字样的反光背心,手里拿着电台,车上还装备了警灯、警笛。

发现故障车,赵建峰采取车辆阻挡、言语恐吓等方式,阻止货车离开。接到通知,拖车司机庞学锋等人则驾驶着装备警灯、警用标识的大型拖车,快速赶到现场。

拖车到达现场后,他们就会采取谎报费用、快速挂钩等方式,将货车强行拖走,逼迫司机支付高额的拖车费。

警方调查发现,这个犯罪团伙共有21名成员,分工明确,组织严密,王海民、张宪平夫妇负责全面工作,赵建峰、刘希楠等11人负责巡路,寻找故障货车,庞学锋、冀恒、马莅等7人负责拖车,卢建彬充当掮客,在京藏高速昌平、延庆路段,通过暴力、威胁等手段强行拖车,谋取高额拖车费。

警方在调查王海民团伙的时候,又发现有很多证据都指向了一个叫王海深的男子。

这名光头男子就是王海深,43岁,延庆人,也是一个狠角色。

王海深跟王海民没有任何关系,但两个人却很有默契,地盘划分很明确,王海民在高速路上活动,而王海深则据守高速路以外的路段,两人各自为王,互不干涉。王海深的业务,甚至比王海民的还要广泛,除了强行拖车,他还带人强行修车。

2016年12月22日凌晨2点多,在延庆张山营,货车司机范先生驾车发生追尾事故,王海深团伙得到消息后,强行把车拖到了修理厂,未经范先生同意,就把货车强行拆解了。在对方的威胁逼迫下,范先生支付88000元的巨额费用。

2017年3月29日凌晨,乔先生的货车在京新高速上发生交通事故,王海深强行将车拖到了自己的修理厂,未经乔先生同意,把货车拆解。最后,乔先生的货车没修好,还交了27万元的修车费。没了货车,也就没了收入,乔先生被逼无奈,回老家做了一名看大门的保安。

王海深团伙共有6人,王海深是老板,负责全面工作,贾月、赵建磊等人驾车在延庆路段巡路,发现事故车就采取强拖、欺骗等手段,将车拖到修理厂,依仗人多势众,采用围堵、恐吓等暴力手段强行修车,非法获取天价费用。在掌握了王海民、王海深团伙的犯罪证据后,专案组展开收网行动。

民警在王海民的家里搜出一个保险柜,里面存放着大量金银首饰和一些现金。

收网行动,警方将王海民团伙21名成员,王海深团伙6名成员全部抓获,并在王海民、王海深二人的公司内起获了十多辆拖车,40多件反光衣物、警灯、电台等物品。王海民、王海深等人因涉嫌犯抢劫罪被刑事拘留。

由于团伙犯罪的隐蔽性很强,仅从单一案件很难认定违法犯罪的社会危害性,只有通过串并案,才能发现里面的犯罪问题。我国《刑法》第26条规定,三人以上为共同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恶势力是指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但尚未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组织。结合本案证据,检察机关认定王海民、王海深两个犯罪团伙为恶势力犯罪集团。

2020年1月31日,北京市延庆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王海民恶势力犯罪集团抢劫案。

法院经审理查明,为了谋取利益,被告人王海民、张宪平、赵建峰、刘希楠等21人,对途径京藏高速延庆路段的事故货车、故障货车,多次实施强行拖车和高额收费的抢劫行为,严重地扰乱了京藏高速货运的秩序。据统计,从2016年8月到2018年6月,王海民团伙共作案72起,涉案金额37万余元。

庭审中,王海民、张宪平夫妇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张宪平一直痛哭流涕,表示愿意认罪伏法,而王海民却满不在乎,拒不认罪。

2020年3月27日,延庆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王海民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张宪平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赵建峰、刘希楠等19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12年6个月到一年6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其中王海民的两个儿子也受到刑罚,大儿子王玉腾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小儿子王世文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2020年6月30日,北京市延庆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王海深恶势力犯罪集团抢劫案。

庭审中,面对检察机关的指控,王海深、张昕等6名被告人却拒不认罪。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王海深纠集他人组成恶势力犯罪集团,以提供修车服务为幌子,采取欺骗、误导等手段将车辆拖回修理厂,采取围堵、恐吓等暴力威胁手段,劫取财物。从2016年到2018年,王海深团伙共作案33起,涉案金额高达100多万元。延庆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王海深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张昕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贾月、赵建磊等4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10年到5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王海民、王海深团伙落网后,北京市公安局纪委对15名涉案民警分别处以政务处分、行政告诫、批评教育等处理,并追究了5名领导干部的队伍管理责任。针对落实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主体责任不力、工作人员失职失责等问题,延庆区纪委监委向延庆区交通局和延庆区市场监管局两家单位下发了纪律检查建议书,提出了整改建议。

2020年9月3日,记者再次来到京藏高速延庆段,通过执法部门对高速公路车辆救援、汽车修理等行业的清理和规范,天价拖车、强行修车等现象已经得到有效治理。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事关社会大局稳定和国家长治久安。王海民王海深团伙在京藏高速路上为非作恶抢劫过境司机,让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大大降低,严重破坏了首都的形象,性质极其恶劣。这也给首善之区的精细化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于恶势力团伙务必坚持守土有责,打早打小,冒头就打的工作机制,坚决铲除黑恶势力滋生的土壤。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脱贫攻坚决战决胜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是冬奥会延庆赛区基本建成之年,也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为期三年目标实现之年、长效长治起步之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事关社会大局稳定和国家长治久安,也关系着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今后将继续保持严打高压态势,深挖彻查涉黑案件,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建立健全扫黑除恶长效长治机制,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北京,切实维护首都的安全稳定。

转载自公众号:法治进行时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