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绥芬河成中国抗疫新焦点:境外输入病例持续增加 中俄陆路口岸暂时关闭

【环球时报驻俄罗斯特派记者 张晓东 本报记者 赵觉珵 柳玉鹏】“中国公民切勿通过绥芬河口岸回国”,中国驻符拉迪沃斯托克总领馆日前的一条提醒让这个位于中俄边境的小城登上微博热搜。根据黑龙江省卫健委9日发布的数据,8日0-24时,黑龙江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40例,其中39例由绥芬河口岸从俄罗斯输入。面对巨大压力,绥芬河口岸从7日起临时关闭,这个常住人口不足7万人的小城也第二次按下“暂停键”。在当地的严格防控下,目前尚未发现与输入病例相关的本土病例。随着境外疫情持续蔓延,类似绥芬河这样的边境小城如何守住“国门”,成了中国抗疫新的焦点。

绥芬河境外输入病例占全国11%

9日,黑龙江省卫健委副主任葛洪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截至4月8日24时,全国累计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103例,其中黑龙江省127例,占11.5%;经绥芬河境外输入123例,占全省96.85%。全国累计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364例,其中黑龙江省154例,占42.3%,全国排名第一;经绥芬河境外输入137例,占全省89%。

绥芬河境外输入确诊病例已连续多天增长。这些输入病例原籍来自除西藏外的全国各省市,一半以上是黑龙江以外人员。他们都有相似的行动轨迹,即由莫斯科乘飞机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然后转乘汽车至绥芬河口岸。有些病例还是从欧洲经莫斯科转机而来的。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生活20余年的康先生7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近期俄罗斯直飞中国的航班大幅减少,不少华人华侨只能通过陆路回国,由于交通便利,绥芬河口岸通常是入境首选。

在莫斯科生活多年的牛先生8日通过绥芬河口岸入境并经过了核酸检测,目前正在隔离中。牛先生9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现在选择从莫斯科回国的一大半是在俄经商的中国人,其中有不少是因为身体不适,担心在俄得不到及时救治才回国的,这可能是绥芬河口岸入境人员中有较多感染者的原因之一。一名仍在莫斯科的华侨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许多返乡者是莫斯科萨达沃市场的中国务工人员,他们为省钱集中居住在市场旁的公寓楼里,人员混杂,很容易感染,不少人已经出现症状。市场关闭后,房东也不让他们进公寓,他们无处可去。由于从莫斯科至符拉迪沃斯托克是俄国内航线,价格便宜,所以他们都选择这条路线回中国。

由于入境人员骤增,口岸检验检疫能力和市区隔离检测能力已超过极限,绥芬河口岸从7日起临时关闭,恢复开关日期另行商定。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8日称,从中俄两国有关主管部门获悉,中俄陆路边境口岸人员通道目前已全部临时关闭。

绥芬河如何守“国门”

随着输入病例持续增加,绥芬河的防疫压力急剧加大,医疗体系不堪重负。绥芬河是县级市,总人口不足7万。该市医院、卫生院共6个。绥芬河全市核酸检测能力只有每天96份,能够隔离的传染病医院只有17张病床。9日,绥芬河市政府官网发布消息,该市正在夜以继日将一栋办公大楼改建成方舱医院,可提供600余张床位,预计11日完工投入使用。该市人民医院于8日晚全面停诊,用于接收输入的无症状感染者。

与此同时,黑龙江省8日成立医疗救治组紧急支援绥芬河。黑龙江省已先后派驻71名省级专家抵达绥芬河和牡丹江,牡丹江市派驻151名医务人员支援绥芬河。黑龙江在除牡丹江外的其他地市储备1000人的医疗支援力量,以100人为一个团队,根据需要分梯次整建制随时投入救治工作。在全省支持下,绥芬河检测能力提升到每天600份。牡丹江市在全市范围内筹备了4200个房间帮助隔离入境人员,由绥芬河入境的输入确诊病例也将全部送到牡丹江进行救治。

绥芬河再次启动了防疫应急预案。在绥芬河口岸,对入境的车辆和人员进行100%登临检疫、100%健康申报、100%体温监测、100%流行病学调查、100%采样检测,检测结果呈阳性者直接送到定点医院进行确诊和医治,其余人员集中进行14天隔离。

为了严格做好“内防扩散,外防输出”,绥芬河市9日发布通告,对部分路段、车辆实施交通管制,禁止出租车和客运车辆等驶出城区。这是疫情发生后,该市第二次按下“暂停键”。此前一天,绥芬河还重新开始在全市各小区实行24小时值守,进出人员按“通行证登记+扫码+测温+戴口罩”管理,小区居民每户每3天可派一人外出购买生活必需品。不少绥芬河市网友称,这次比第一次还严格。

根据黑龙江卫健委的消息,目前尚未发现与境外输入病例相关的本地确诊病例或关联病例。许多网友在社交媒体上为绥芬河市和黑龙江省点赞。有网友称:“从绥芬河入境的人员全都在当地就地集中隔离,目前没有出现从绥芬河、从黑龙江偷偷转车、转飞机、转高铁到其他地方的,我们没有给其他省市添麻烦。”不过,也有网友担忧,“这里可不比武汉,即使有医务人员驰援,当地的医疗条件也堪忧。怎么能把所有压力都让一个小口岸担着?”

严防境外疫情从陆路输入

目前,俄罗斯确诊病例正快速增加。俄防疫指挥部9日发布消息称,过去24小时,俄罗斯新增确诊病例1459例,累计确诊病例超1万例,累计死亡病例76例。莫斯科是全俄疫情最严重的地方。

8日,俄总统普京与各联邦主体行政长官举行疫情视频会议时表示:“俄国内新冠疫情发展未来2-3周最为关键。这段时期,需要我们最大程度集中各种资源,严格执行医生的建议和目前在各地区实施的防疫措施。必须经受住自我隔离的考验,是否能够取得抗击新冠病毒的胜利取决于我们的纪律性和责任心。”

俄国际文传电讯社称,滨海边疆区行政长官科热缅科在视频会议上称,中国人从符拉迪沃斯托克过境的情况引起当地居民的严重关注。边疆区政府决定对所有乘俄国内航班抵达滨海边疆区的中国公民强制隔离14天,同时建议限制从其他地区飞往滨海边疆区的航班数量。科热缅科称,目前俄罗斯外交官员正与中方就组织中国公民回国事宜进行沟通。

俄罗斯“远东旅行社”负责人、符拉迪沃斯托克当地华侨陈刚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本次疫情中,大部分华侨还是选择在俄罗斯境内的家中进行自我社交隔离。他表示,当地已开始实施隔离法令,未持通行证的人不能随便上街,否则会被处以最高相当于9万元人民币的罚款。而有关措施可能会在短期进一步加强,“这几天有军队人员在俄罗斯各地活动,比如封锁一些道路。大家猜测,符拉迪沃斯托克等城市可能会在近期封城”,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

绥芬河只是中国众多陆路口岸中的一个。许多口岸城市较小,卫生资源不足,有专家建议国家更加重视境外疫情的陆路输入,不能单靠当地自身力量防控疫情。国家移民管理局边防检查管理司司长刘海涛日前表示,我们国家的陆地边界线长达2.2万公里,陆地边境开放的口岸是91个,除此之外,还有数量众多的边民通道、便道、小路,情况非常复杂,境外疫情自陆路方向向我输入的风险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