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前盗窃杀人案告破:小洋楼内母女遇害,男主人再未成家

时隔12年,六十多岁的程伟(化名)等来对妻女的告慰。

2008年一个夏夜,一名无业男子摸进他家漂亮的小洋楼内行窃,杀害了他的妻女,随后一路逃亡。当时,程伟正在医院照顾老母。

12年间,上海警方紧咬线索,苦苦追寻;程伟再未成家,不愿回家,案发多年后还在反映线索。

如今,这起发生在上海浦东徐唐家宅的凶案终于告破。

2020年1月8日,经与现场物证对比成功,犯罪嫌疑人林某光被浦东警方押解回沪。他大多时候沉默不语,面对两条逝去的生命,他说:“我只能拿命赔了。”

深夜:窃贼钻窗入户露陷,杀死屋内母女

2008年6月12日8点多,浦东江镇地区新生村徐唐家宅的居民听到一片警笛声——最西边靠近树林的那栋小洋房出事了。

事发前一天夜里,30岁出头的无业男子林某光,从40多公里外的高桥镇来到江镇。这是他第二次到江镇,上一次还是多年前来找过同学。这天夜里,他决定在江镇下手,时间尚早,他找了一家网吧先消磨时间。

12日凌晨3点左右,距离镇上2公里不到的徐唐家宅笼罩在夜色中,一栋造得最漂亮的小洋房,被林某光盯上。

2008年案发现场照片 本文图片均由上海浦东警方 提供

洋房有三层,外加一层阁楼,前后各有一个院子。林某光溜进后院,找到一扇未上锁的玻璃推拉窗,掰弯防盗栅栏,翻身钻进屋子西北面的房间。

不过,翻找的动静惊醒了楼上的女主人徐琳(化名)。她拿着钥匙往楼下走,撞见了正在翻找的林某光,两人在厨房里打斗起来。

这时,徐琳的女儿也从睡梦中被吵醒,她赶紧冲下楼试图和母亲一起制服眼前的陌生男子,结果却是母女双双倒下。

天亮:治安员报警,男主人尚在医院陪母亲

天亮后,小镇上开始热闹起来,而52岁的徐琳和她27岁的女儿,生命停在了这一天。

那天早上8时许,当年50多岁的社区治安员吴阿姨,在这片即将动迁的农宅间转悠。她看见,那幢平时就引人注目的房子前院门虚掩。吴阿姨推开门往里走,径直来到房屋正门,发现防盗门也开着。

再往里走的场景,吴阿姨至今难忘——地上一片狼藉,落单的拖鞋、一串钥匙和U型锁掉在地上隔了很远......她不敢再往里走,立马跑了出去。

接到报案几分钟后,刑科所现场勘查民警胡方华最先赶到现场,他的家就在附近。

走进厨房后,他发现现场极为惨烈:母女两人的尸体被窗帘覆盖着,除了钝器伤,还有刀刃伤口,一旁还有带血的纸巾。之后经过化验,纸巾上的血并非母女两人所有,警方怀疑犯罪嫌疑人同样在搏斗中受伤,这也成为后来固定犯罪嫌疑人的有力证据。

现场勘验后,警方判断,这是一起入室盗窃被发现后的杀人案,凶手从西北面窗户进入,从前院离开,并在离开时换上了男主人衣物。

而当时,家中男主人程伟(化名)还在医院,事发时他正好在给生病的老母亲陪夜。等他再回家时,家中只剩他一人。

12年追踪:侦查不断,形成了一种习惯

“那时基本每天都加班排摸。”回忆起12年前案发后的日子,重案队民警庄国章说,当年的徐唐家宅都是农村宅基地,破案只能靠重案队民警用最基础的办法查——早上6点村民上班前,晚上11点下班后,他们逐一排摸可疑人员,向村民了解情况,除了逐户排摸,网吧、浴室等公共场所也不落下。

通过现场排摸、法医勘验,一个犯罪嫌疑人的形象逐渐清晰——能通过纱窗的缝隙钻入屋内,估计身形瘦小;在犯罪现场发现了喝水吃西瓜的痕迹,说明犯罪嫌疑人心理素质极强;屋内丢失了现金等财物,犯罪嫌疑人疑有盗窃前科。

在重案组的案件记录里,案发现场7个村的排摸状况,呈数列状排得密密麻麻。“做这个案子一直忙了半年左右,最长连续30多天没回家。”庄国章说:“光是这个排摸工作,我们重案队30多人,加上增援民警一起投进去做,一天200个客饭都不够(即投入警力超过200人)。”

之后,警队成员不断更替,但对案件的侦查却从未止步。2011年公安部部署开展“清网行动”,浦东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又将该案作为重点,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梳理排查,但是一直未有突破性进展。

“那之后只要听说有敲窗入室盗窃案,抓到同类型嫌疑人,我们都会去调查。”庄国章说,12年过去,这已经成为他们的一种习惯。“这个案子虽然一下子没破,但我们侦查不断,也相信这个案子一定会破,只要他敢再犯,一定会露出破绽。”

犯罪嫌疑人林某光到案。当下:嫌疑人押解回沪,男主人再未成家

2019年11月25日,浦东刑侦支队接市公安局刑侦总队通报,经与现场提取的物证对比,发现一名叫林某光的男子有重大嫌疑!

经核查,重案组确定林某光就是他们苦寻12年的江镇故意杀人案凶手。原来2017年,他因犯运输毒品罪被昆明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6个月,后在广西服刑。

“兴奋,当然最多的还是兴奋。”庄国章说,这个消息很快就在重案组的兄弟之间传开,“总算,画了个句号。”

2020年1月8日,浦东警方赴广西将嫌疑人林某光押解回沪。

“我们想知道,这个人跟当初设想的有没有差别。”对于胡方华和当年的法医陈赟而言,案子的破获除了告慰逝者,这个他们等了很久的“谜底”也终被揭开。

林某光,男,1978年生人,上海浦东新区人,经审讯,他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当时作案后天已蒙蒙亮,他逃出徐唐家宅,转到川南奉公路上的公交车站,坐上了第一班停靠的公交车,没有目的地。次日一早,他坐火车逃离上海。自从犯事起,林某光把日子过得一塌糊涂,有做过些工作但日子不长。他和父母关系不好,长期独居,因为赌博输了钱,又再次走上歧途。

落网后,林某光大多时候沉默不语,面对两条逝去的生命,他说:“我只能拿命赔了。”

而12年间,男主人程伟再未成家,一直住在弟弟家,不愿回去,多年后,他还在反映线索,希望案子能早点破。

如今,已经60多岁的他,终于等来了对亲人的告慰。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