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国内新闻>中国新闻>正文

安徽“洋城管”:我理解商贩也理解城管

2012-07-20 06:23 京华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7月14日,“洋城管”们穿上统一的城管制服。图/CFP

  帮占道老人整理杂物、搬开乱停放的电动车、规劝违章停车司机,7月14日下午,3名身着制服的“洋城管”在安徽合肥现身,引起市民和全国媒体围观。

  “洋城管”到底是不是炒作?3名“洋城管”所在的安徽大学国际教育学院和合肥市庐阳区杏花村街道办对此作出回应。“洋城管”秦波、贾华德和普林斯也讲述了客串城管的缘起和感受。

  □校方

  事先不知情觉得很不好

  安徽大学国际教育学院假期值班的张老师说,贾华德、秦波、普林斯三人均为中国政府奖学金获得者。

  京华时报:学校事先知道这件事吗?

  张老师:我们也是看了报纸才知道的。贾华德16日回来办理签证手续,才跟我提起这件事。

  京华时报:校方什么反应?

  张老师:我们希望学生去做志愿者,丰富社会实践经验,但是学生志愿者活动需要提前向学校报备,这次并没有通过正常的手续走,现在这件事炒得这么热,我们院系的老师都感觉很被动。

  京华时报:您怎么看这次杏花村街道办做的“城管体验”活动?

  张老师:我感觉社区更像是在作秀。学生去了也不知道做什么事情,只是拍几张照片,我们觉得很不好,这根本不是在有组织地搞一个活动。

  □街道办

  不是炒作希望改变城管形象

  事件策划者、合肥市庐阳区杏花村街道办负责人庞策昨天回应相关质疑。

  京华时报:“洋城管”引发了很大反响,有人说这是炒作,你怎么看?

  庞策:留学生只是参加活动的一类,7月14日下午,还有人大代表、大学生、居民代表、经营户等10多位志愿者参与体验,他们都是有强烈意愿来参与的。我们是想增加城管工作的社会参与度,并没有想到其他效果。

  我们没有专门请外国人,他们报名了,我们也欢迎,只不过是媒体都关注外国朋友去了。

  京华时报:大家说城管执法是严肃的事,由外国人去做符合规定吗?

  庞策:我需要澄清一下,我们找外国人当的是城管志愿者,他们并不执法。开罚单的是我们城管执法人员,确认是否违规是由执法队员做的,志愿者协助进行劝导和清理,这点法律常识我们还是懂的。

  京华时报:您希望通过这次活动达到什么效果?

  庞策:城管在全社会的印象并不好。我们希望通过活动,让全社会对城管多一些了解,多一点理解,多一点支持,如此而已。

  京华时报:两个小时的活动能从多大程度上转变形象?

  庞策:两个小时的效果并不明显,我们不能指望一两次活动就改变了城管的形象。如果这种体验常态化,也许会有效。

  京华时报:今后会常态化吗?

  庞策:以后每个月10日都会开展城管体验活动,将邀请不同人群担任志愿者,当然,也欢迎外国朋友参与。

  □“洋城管”

  ◎南非学生秦波

  我才去了两小时

  秦波,南非人,安徽大学经济与金融管理专业,本科在读,在合肥4年。

  京华时报:是什么样的机缘让你当上一名“洋城管”?

  秦波:我曾经和一位做生意的朋友讲过自己在学校做志愿者的经历,他觉得我可能会对城市管理志愿者有兴趣,所以就推荐我去了,我还叫了留学生会的贾华德和普林斯。

  京华时报:在去杏花村街道之前,有人对你们进行过培训、告诉你们做什么吗?

  秦波:我们上周六(7月14日)下午3点半到现场,4点开始工作。这期间他们对我们进行了培训,告诉我应该做什么,该说什么。我们会劝导商贩把占道的东西移开,帮助他们把东西放在该放的地方。

  京华时报:现在为止去过几次?

  秦波:只有两次,上周六(7月14日)和这周二(7月16日),每次都是不超过一小时,所以到现在只做了两小时的“洋城管”。

  京华时报:第二次去,是你们主动要求的吗?

  秦波:不是,街道办的人告诉我们,有些媒体对这个事情很感兴趣,还要再采访一下,希望我们能去。

  京华时报:在南非也有类似城管的工作吗?

  秦波:南非有城市警察,和这里的工作内容差不多。我曾经在网上看到很多中国人对城管的意见很大,在南非也是一样的,有的城市警察态度很好,有的不好。

  京华时报:你知道中国城管的形象比较负面,为什么还愿意去做这份工作呢?

  秦波:如果有两份志愿者工作摆在我面前,一份是受人爱戴的老师,另一份是城管,我会选择那个形象不好的工作。人无完人,如果因为城管的形象不好,而没有人去做这项工作,也没有人愿意去改变现状,那它永远不会变好。

  京华时报:现在你接触到城管的工作,有没有什么感触?

  秦波:我理解那些商贩,他们把东西放在某些地方生意会更好,所以他们不愿意移开;但是城管也有他们的任务,做得不好会受到来自领导和各方面的压力。我觉得每个人都需要理解。

  ◎中非学生普林斯

  我只是想回报中国人

  普林斯,中非人,安徽大学经济系财政学准研究生,在合肥1年。

  京华时报:为什么想去当“洋城管”?

  普林斯:我在学校里经常得到中国人的帮助,教我们中文的是中国人,学生会里帮助我们的也是中国人。所以秦波告诉我们这件事没有钱的时候,我们也愿意去。我做这件事的目的很单纯,就是希望做一个志愿者,去回报那些帮助过我的中国人,城管志愿者是其中的一种形式。

  京华时报:相较于其他两个伙伴,你来中国的时间比较短,和商贩交流时会不会遇到障碍?

  普林斯:我是去年来中国的,第一年一直在学习语言,中文确实很难,尽管我现在还在学习中文,这份工作对我来说仍是个很大的挑战。比如,当我让他们搬走某个东西,去和他们解释的时候,半天他们才能听懂。

  京华时报:那你怎么解决交流中的语言障碍?

  普林斯:有时候我会说一些中文,主要是跟着专业的城管,他们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自己也会用一些手势。

  ◎阿富汗学生贾华德

  如果事先知道,我不会去

  贾华德,阿富汗人,安徽大学金融专业,本科应届毕业生,在合肥5年。

  京华时报:当时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贾华德:秦波是我的朋友,他和我说了这件事,问我有没有兴趣,我就去了,但是,到那边我才发现情况不一样。之前我以为是和街道办的人聊天,但14日下午到现场后,有一个穿着城管制服的人站在我们面前,说我们要做城管工作,给我们穿衣服,这时候才知道要做什么。

  京华时报:这时候你怎么想?

  贾华德:我不喜欢这个工作,一方面因为比较累,比较辛苦;另一方面,我不太喜欢这个角色。在我们国家,大家对城管的印象也不是很好,因为他们有时会采用一些不文明的方式,大家看到城管就会很反感,我知道在中国也会有这种情况。

  京华时报:如果事先知道,还会去当志愿者吗?

  贾华德:这和去孤儿院做义工不一样。如果事先知道,我不会来的。第一次我完全不知情,第二次就没再去了,我现在已经毕业了,这两天就会回阿富汗。

  本报记者刘佳实习记者尤乙同

责任编辑:张淳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