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国内新闻>中国新闻>正文

媒体称毒胶囊越揭越多 药监局仍在躲猫猫

2012-04-19 06:52 南方报业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毒胶囊”风波影响范围继续扩大。截至昨日下午,浙江省药监部门已检测出出自新昌县18家胶囊企业的33个批次胶囊样品铬超标。

  此外,除被央视曝光的华星、卓康两家涉嫌使用工业明胶制作“问题胶囊”的企业外,上海食药监局昨日又查出当地一家医药企业购自浙江新昌康诺胶囊有限公司的空心胶囊样品铬超标。

  据悉,国家药监局督察组昨日已到达新昌县,将及时公布抽检结果和监督检查情况。

  超过三成胶囊样品铬超标

  截至昨日下午,浙江省药监部门对新昌18家胶囊企业抽取的共100批次的涉嫌超标产品,已完成检测96批次。其中,不合格批次达到33批次。在浙江新昌两家被曝光企业和两家被通报企业中抽取的61批次涉嫌铬超标产品,目前已全部完成检测工作。其中合格32批次,不合格29批次。另外,在新昌其他14家胶囊企业中抽取了39批次产品,其中完成检测35批次,不合格4批次。

  上海食药监局昨日公布最新抽查结果:上海一家医药企业购自浙江新昌康诺胶囊有限公司的空心胶囊样品重金属铬超标,上海当地两家药用胶囊企业抽检合格。目前,相关批次产品已被监管部门依法查控。记者注意到,康诺胶囊有限公司不在此前央视曝光的名单之列。

  弋阳质检系统一官员停职

  另有消息称,被曝光的明胶生产企业、江西省弋阳县龟峰明胶有限公司已被上饶市质监局关停整顿。该局纪检调查组已对“龟峰明胶有限公司长期销售工业明胶”监管不力的问题进行了调查,初步认定弋阳县质监局南岩分局局长胡某某存在监管不力等问题,目前已被停止职务,接受调查。

  此前,弋阳龟峰董事长李明元已被刑拘,分管生产的负责人取保候审,另有5名相关人员被公安机关严密控制。目前,当地调查组已经成立5个小组的财会人员,对该厂台账进行查验。初步结果显示,该厂有大量白袋子包装工业明胶销往浙江新昌的制药厂,销售历史已达10年以上。

  “问题产品肯定不止13批次”

  随着更多问题企业和产品浮出水面,公众不禁产生疑问:使用了“问题空心胶囊”的药品是否仅此13个批次呢?广州一家药企负责人向记者介绍,按照药品G MP,每采购一批药品辅料都应当按批取样、检验才能放行。而检验是需要成本的,企业不可能采购一批胶囊只用于生产一个批次的产品。

  以该企业为例,每采购一批胶囊都是大约三个月的量,至少可以生产十个批次的产品。“也就是说,如果央视的调查属实,那么有问题的肯定不止那13个批次的产品。”

  乱象

  部委各设检测机构“铬超标”谁说了算?

  央视曝光“毒胶囊”后,国家食药监局表态将对相关产品进行监督检查。媒体已有检测结果,为何还要再查?国家食药监局内部人士解释:“现在还是存疑阶段。这些产品是否真的铬超标,还要看抽检之后的结果。”

  央视报道的检测结果是由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综合检测中心给出。这是一家隶属国家质检总局的国家级公益型科研机构,下设若干检测中心,综合检测中心就是其一。但国家食药监局认为这些数据尚不能作为执法依据。该局只“认”其下属的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的检测结果。对此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只要是政府认定权威检测机构,其检测结果都具有法律效力,不能因其隶属另一部委就不予承认。

  在竹立家看来,如果国家食药监局不承认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综合检测中心的检测结果,那该局下属的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的检测结果也存在是否可以被信赖的问题。众多业内人士关注,如果两者的检测结果不一样,该以哪个为准?中国青年报

  上游明胶“无监管”国药准字号仅三家

  相比药用空心胶囊,对上游原料药用明胶的监管显得更为“真空”。药用明胶应纳入药用辅料管理。但有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爆料称,真正在国家食药监局拿到国药准字号文号的明胶企业仅有3家。

  国家食药监局的数据显示,这三家拿到药字号批文的明胶企业分别是:甘肃明珠胶业有限责任公司(国药准字F 20070006),罗赛洛(大安)明胶有限公司(国药准字F20080005)和包头东宝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国药准字F20080004)。显然,被曝光向浙江新昌的胶囊企业提供原料的河北衡水明胶企业,没有一家拿到药字号批文。

  据了解,药用空心胶囊97%-98%的成分都是明胶,其他成分如钛白粉顶多含3%.因此,明胶的价格也就决定了胶囊的价格。目前,国内药用空心胶囊市场上价格差距也极大,40-50元/万粒的有,200元/万粒的也有,而卖得较多的是130-150元/万粒。这也是业内公认的质量有保障的价位。

  卫生部部长陈竺:

  对我们的药品还是要有信心

  卫生部部长陈竺昨日下午就“铬毒胶囊”事件首度表态。他表示,胶囊重金属超标要依法管理,有责任的企业家应承担起社会责任。

  陈竺说,药物胶囊的重金属限量早就有标准。2010年的药典就有规定。“药典既是标准又是法律,所以我们现在要依法严加管理。”

  针对有的患者剥开胶囊外壳只服用药粉的做法,陈竺表示,服用胶囊药一定要遵照医嘱。“胶囊里的东西用一个馒头来服那可不行的。胶囊对有些药物来说(可以)增强药效,避免副作用。”

  陈竺最后说:“对我们的药品,对企业家的诚信,对医药卫生事业还是要有信心,有责任的企业家科学家一定是我们国家医药行业的主流。”综合 新华社 中新社 羊城晚报 新民晚报 中国之声

责任编辑:朱马烈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