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国内新闻>中国新闻>正文

黄平:中国道路:过去、现在和将来

2011-04-19 10:26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

  从经验和现象层面看中国这十年来的发展,以及拿这十年来的发展和美国、日本、印度、俄国以及欧洲各国主要是欧盟比,目前美国是不是衰落,应有这么一个讨论。实际上,关于中国经验、中国道路、中国特色、中国模式,讲中国特色没什么争论,剩下中国经验怎么提炼。我自己选择了一个词中国道路,这几年中国模式的讨论起来了,这个有点书生气用什么词,但是里面还是有意义的。美国是例外的,是上帝的子民,这是美国人自相矛盾。我到美国老遇到这种事情,一方面美国人非常自信认为我们是例外的,另外一方面又宣布我是普世的,这两者不能自掐的。讲中国特色中国经验是没有问题的,而且这个特色确实像刚才好多发言人讲到,这个特色不是30年才形成的,甚至可以追溯到几千年。现在当然是可以讲这30年,事实上现在或者现代中国当然不是30年,所以在09年或者08年我们讨论改革开放30年,盘古开天地也好,毛主席讲孔夫子继承也好,从孙中山一直到今天应该继承,包含历史的延续性,而这个一方面对历史的尊重和对事实的尊重,一方面认识的方法论上,现代社会也好现代国家也好,当然市场经济和我们说的文化它确实不是一个凭空而来天外飞来的,我们就有了今天,它是一个延续延绵的。


  我们年轻时希望一个新世界,为了新世界砸碎一个旧世界,马克思年轻时写《共产党宣言》讲过几个彻底决裂,包括传统的观念,到了中年讲一切先辈的传统像梦一样纠缠着我们活人的头脑,我们确实是自己创造自己历史,但是绝对不是随心所欲创造个这是一个看待中国经验也好、道路也好以及要探讨正在行进中完善中的中国模式的方法,从一个长时段来看哪些东西是一路走过来的,哪些东西在走的过程当中不断创新、不断改革、不断改良,有经验有教训有曲折有成功的东西。前三十年有一些积累也不只是经验层面,理论上我们应该加以提炼,其中有些已经提炼出来比如毛泽东思想讲群众路线、独立自主和实事求是,这样一种提炼可能是在理论层面。我讲了三个概念,中国道路还是在经验层面上讲,十年来美国的变化和日本、俄国、印度以及欧盟的十年进行比较,基本上还是在经验层面,虽然不只是经济,包括军事、科技、教育等等。这是关于道路的讨论。这些道路在经验层面描述出来当然是社会科学工作者必须要做的,除了统计学和媒体要做,我们自己应该有一套基本的认识,事实层面的描述。


  第二,要有道理的,你要讲背后有没有因果也好结构性的东西也好藏在这个背景背后的现象与本质或者抽出几条,至于共性中有个性,每个国家的经验都是特殊的,都应该包含着一些道理。


  第三,价值层面道德。道理讲出来结构是这么长的,比如城乡结构也好,几个产业结构也好,政治结构也好,还有它是不是应该是这样的,加载价值层面伦理层面从道理、道路、道德,有一个东西是天经地义应该是这样或者不应该是那样的。这样来看我觉得我们中国的经验或者中国道路的过去,如果不是所有人都能一下子把几千年都打理清楚的话,至少应该有一个历史的眼光。第二,对几个不同的大的历史脉络我们要有足够的重视和在这个基础上的梳理,至于经济学家和历史学家做的不一样,那是分的问题。如果要讲辛亥革命以来或者五四以来或者三个30年1919到1949,1949年到1979,1979到2009年不仅在道路层面从道理层面也可以说的,一个是人民,农民是人民的主体,中国近代或者现代中国过程当中人民尤其是以农民构成的人民的主体,而这个人民概念我觉得是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发展,不是简单的讲阶级,简单讲阶级我们反而觉得有很多至少有过阶级斗争扩大化也好等等。第二,人民所从事的革命这是第二个关键词,现代中国是通过革命建起来的,革命建国后来奠定了改革开放发展的基础和今天我们看到的成就。第三,人民为主体的革命是选择了社会主义,用社会主义的办法打理旧中国或者重新收拾旧山河,解决割地赔款,解决四分五裂解决东亚病夫民不聊生。第四,共产党,整个人为主体的革命朝着社会主义进行的革命由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和引导的党。第五,中国这个词本身包含着丰富的含义,不断被丰富,文明中国是历史的中国是大陆行的中国式,而不只是西方意义上的一个民族国家。这是过去。


  到了现在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有很多现象层面的总结和道理那个层面的总结,下面还有一个是对改革开放以来30年的中国还在发展,中国在道德层面的总结,这是中国的正当性问题。中国要活得天经地义,我们自己认为理所当然,这一定要把它从经验层面概括到道路层面和道理层面,再到道德层面。这当然不是一天就能完成,也不是我们自己就能完成,有一个互相认知互动。但是这是逃不该躲不掉绕不开的,毛主席革命解决了挨打的问题,邓小平革命解决挨饿的问题,下一步解决挨骂的问题,这个挨骂不是放弃不是投降不是缴械不是说我们一切都错了,而是把这样一个过程道路经验乃至于正在形构当中的特色模式讲清楚梳理明白。还有一个是未来,未来变成一种模式或者已经形构的模式,是不是所谓完美的,对别人有没有启示。中国至少以一个角度就是中国的对外政策或者对外战略,我们第一是有一个延续性的,从50年代进和平共处,小平同志讲和平共处,现在讲和谐世界,不是通过掠夺战争去解决国与国的关系,大国与小国的关系,民主国家利益关系,我们主张合作共赢共享,中国坚持走自己的道路当然对世界有影响有借鉴有参考,我们不愿意强加别人的模式,不愿意输出一个发展道路,但是这么大的一个实体,如果有一个东西跨越的时间越长,覆盖的空间越大,很可能包含的普遍性越强。


  谢谢大家。


  黄平简介


  黄平,祖籍四川岳池县。1957年出生于成都。黄平先后就读于四川大学、南开大学、伦敦大学。1990年比同期学生提前3年取得英国伦敦经济学院(LSE)社会学博士学位,并在伦敦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


  1992年,黄平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专门从事知识社会学、发展社会学等领域的研究。先后担任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助理、副所长、党委副书记,并被评为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学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社会政法学科高级职称评审委员、国际合作局局长。兼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重大项目评审委员,英国《不列颠社会学杂志》、美国《全球社会政策》等杂志编委,上海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四川大学名誉教授。


  黄平长期从事研究工作,他的主要著作有:《寻求生存》、《未完成的叙说》、《西部经验》、《质疑发展叙述》、《我们的时代》。主编过《与地球重新签约》、《全球化与中国》、《当代西方社会学人类学新词典》。并用汉、英、日、德、法等语言发表论文上百篇。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潇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