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国内新闻>中国新闻>正文

辽宁阜新人大代表举报政法委副书记吸毒淫乱(图)

2009-11-19 10:44 正义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正义网:您从何时感觉到于洋对您进行“迫害”?


  上官宏祥:大约从2006年开始,我感觉我公司旗下的3个企业的经营出现了很多不正常的情况——企业的高层管理人员开始慢慢疏远我,对业务经营也变得不再用心,还有很多主要业务领导出现贪污公款的现象。


  现在我回想过去,于洋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处心积虑的通过威逼利诱,将我集团下属酒店、工厂和劳务队的员工拉拢到他的身边,用吸毒来控制他们,在我的集团内部形成了反我、迫害我的“地下战线”。


  正义网:您的举报材料我们都看过。首先感觉是震惊,还有一个感觉是不真实。这里面是否是您个人的主观臆断,甚至是迫害妄想症?


  上官宏祥:我举报的是已经发生的事实。与你们的感受一样,我刚刚得知这些事情同样觉得根本无法接受,内心痛苦不堪。但这些迫害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有当事人的自述与录音为证,是几年来发生在我自己企业员工身上的事实,并非我个人的猜测。当时我自己并不知情,是后来一些女当事人主动告诉我之后,我才知道。


  正义网:于洋如果真的做出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总需要一个理由吧?你们之间的矛盾冲突有这么严重吗?


  上官宏祥:于洋到底为什么要对我如此迫害?我也百思不得其解。如果非要让我总结一些原因,我自己猜想只能有这么两点:


  第一,2001年年底,就在我出狱之后不久,当地不断有人举报于洋,因为我曾经与他有过明显的过结,可能他认为是我在指使这些人举报,因此对我怀恨在心;


  第二,我出狱后,一开始我的家人每年过年给于洋送上礼金(3万到5万不等)。于洋常常向我家人唠叨:“还不够塞牙缝呢,不过态度还端正,啥时你老大来低头。”后来我重新做了人大代表,从此每年的礼金也不去交纳了,可能于洋觉得我把他不放在眼里,不给他面子。


  正义网:很难理解,如果确实如您所说:于洋想“打击迫害”您,那么作为一位实权派人物,他为何不用其他更快捷有效的办法来“打击”您,而要用这么长的时间,耗费这么多的精力,用这种听起来不可理喻的手段来“打击”?


  上官宏祥:我在出狱后一直谨慎做人做事,企业从未有过偷漏税等违法事件,可以说于洋很难再找到我的“毛病”。于洋胁迫我的员工在我企业的生活区内,包括到我的住处集体吸毒、淫乱,到处留下淫乱后不堪入目的脏物,这摆明就是对我人格最大的侮辱,是寒碜我。


  于洋团伙最先拉拢的人员,有我加工厂的厂长杨文素(女,中共党员,阜新市政协委员),和我集团总会计付玉红(女)。她们二人先后成为了于洋的毒友兼情妇。沾染上毒品之后,付玉红等人身不由已,渐渐演变成于洋的同谋,继而来迫害其他人。这样,我的公司从高层管理人员到基层的酒店服务员很多被拉拢走,工作人员大面积背叛我,企业核心人员基本被掏空,生活中我也是众叛亲离,没有任何亲人。


  正义网:您的意思,这些参与淫乱的人不仅有您公司的工作人员,还有您生活中最亲密的人?


  上官宏祥:事到如今,有些个人隐私方面的事情我也不得不公开,这也是我这么多年一直耿耿于怀的地方。实际上,我与杨文素是情人关系,有十几年的深厚感情,这在我们当地基本是公开的事情,包括我妻子也知道我与杨文素的感情。我的酒店一直由妻子管理,加工厂由我的女友杨文素经营,我希望自己爱的女人们能够有自己的事业,各不相干地安稳生活。


  但是从2005年开始,我的妻子开始与我分居,不与我一起生活,对我非常冷淡;2007年中旬,我的女友杨文素也开始冷淡我。后来我才得知,她们都参加了于洋的吸毒淫乱团伙。2008年春节过后,杨文素彻底离开了我,加工厂无人管理;2008年4月,我的妻子也离家出走,扔下酒店无人经营;劳务队也已经解散,此时,我的家庭生活、感情、事业完全被摧毁。


  现在我回想这些连续发生的一切——拉拢走了我生活中最亲密的人,包括我的妻子(现已离异),还有我的前女友杨文素,她们最后都成了于洋等人的情人与玩物,这些遭遇对一个男人而言,比任何报复都让人无法忍受,是比死都难堪的耻辱。


  正义网:您大约什么时候知道了这些“真相”?


  上官宏祥:2007年6月份左右。当时我的女友杨文素非常痛苦,劝我离开阜新市。在我再三追问下她告诉我说,很久以来她经常被于洋、韩景岩(阜新市公安局交警科长)等人叫去参与团伙吸毒、淫乱。杨文素说,于洋等人认为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羞辱我。


  正义网:“团伙吸毒、淫乱”?听起来耸人听闻,让人实在难以相信。


  上官宏祥:这些事情其实当地生意人很多都知情,我也早有耳闻,但我万没想到会扯上我身边的人。


  2006年初,于洋当时是阜新县政法委书记,他与韩景岩、阜新市新邱区个体煤矿老板马志强等人开始扬言“玩幸福”,就是吸毒、多人性爱。他们长期在阜新市迎宾馆、银通宾馆开房,找些酒店服务员,大学生还有一些政府公务员,大家一起模仿外国录像中的情节来“玩幸福”。这些事情老百姓无人敢言论,更无人敢管。


  正义网:杨文素告诉您之后,您是什么态度?


  上官宏祥:这个真相令我无法接受,事实上,韩景岩与我之前私交甚好,一怒之下我当即让杨文素拨打了韩景岩的电话,将韩景岩痛斥一番,警告他:从此我将与于洋等人势不两立。


  正义网:也就是说,您与于洋的矛盾开始公开?


  上官宏祥:是的。基本就成了公开的仇人。2007年的年底,于洋升职成为阜新市政法委副书记,对我的迫害开始变本加厉。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