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国内新闻>中国新闻>正文

辽宁阜新人大代表举报政法委副书记吸毒淫乱(图)

2009-11-19 10:44 正义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由于被举报者的特殊身份,所举报的事实情节有些匪夷所思,正义网记者对上官宏祥进行了多次采访,对部分核心问题反复询问。以下为采访录音整理:


  举报人上官宏祥在正义网接受记者采访


  正义网:您在举报信中提到,政法委副书记于洋对您多年进行打击迫害,您觉得于洋为什么要跟您“过不去”?


  上官宏祥:我与于洋的矛盾应该是在2000年左右产生的。我先说说我自己的经历。我生于1961年,是辽宁省阜新市海州区人。我本人没有读过多少书,年轻时经营过煤炭的运输、贩卖,积累了一些人脉资源。大约1992年的时候,我向朋友借了十几万元,承包了阜新矿务局下属一个小煤矿,开始经营煤炭开采。1999年左右,我又收购阜新矿务局下属的一眼矿井,后改名叫“经伟煤矿”,该矿井地理位置在阜新市海州区辖区内。


  当时,由于国家刚刚允许民营资本进入煤矿,各矿之间经常发生各种利益纠纷,当地政府或有名望的乡贤有时出面来调解。于洋当时是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以下简称阜蒙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他或明说或暗示,要求各矿业公司给他暗股,由他的亲戚出头收股,这甚至成为了阜蒙县开矿的潜规则。


  正义网:这些情况您是“听说”的?


  上官宏祥:我们当地的人都知道。我本人当时是海州区十四届人大代表,在当地有一定名望,并年龄比于洋大。除了每年给于洋送上年礼三万元以外,于洋并未强行要求在我名下的“经伟煤矿”占“暗股”。彼此相安无事。


  正义网:矛盾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上官宏祥:1999年,一个叫周维廷的商人收购了一眼矿井,叫“北峰煤矿”,与我经营的“经伟煤矿”临界,属于同一条矿脉,但他的矿井属于阜蒙县管辖。根据勘察,我们两个煤矿各自的储量都在50万吨左右。由于两家煤矿用同一干道运煤,因此摩擦时有发生。


  大约2000年的年底,我们两家煤矿的工人发生了一次斗殴,双方各有受伤者,但阜蒙县东梁镇派出所的所长董小扑却将责任推给我们,说我指使工人打架。后来由我们给北峰煤矿交了4万多元的“医疗费”了事。


  2001年6月份,阜蒙县公安局又派人来抓我,我当时很害怕就逃跑了,9月份我在沈阳被抓获。2001年12月3日,阜蒙县法院以我在1993年期间犯有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判处我有期徒刑3年,缓期5年。


  我觉得,可能是从这件事情开始,于洋从此就与我结下“梁子”。


  正义网:您和其他企业之间的经济纠纷,与一位公安局长有什么关系?


  上官宏祥:当时阜蒙县的公安局长于洋与“北峰煤矿”的老板周维廷关系非常好,这在当地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听说他们之间除了深刻的经济利益关系外,还有一个共同爱好——吸毒。实际上,我认为我的入狱就是周维廷与于洋勾结起来对我的陷害。在我出事期间,“经纬煤矿”因为没人管理造成停业,周维廷趁机指使“北峰煤矿”越界采煤。我被放出来之后,我名下的煤矿储煤已经被开采殆尽。


  正义网:您出狱后是什么心态?又从事了什么行业?


  上官宏祥:我觉得自己这次是吃了哑巴亏,也知道幕后是于洋在给周维廷撑腰,因为于洋在当地势力极大,因此我从没有敢想过“报复”,只想息事宁人,一切重新开始。


  2005年2月,我在海州区投资了一家“富苑欣大酒店”,接着又开办了涌熙宏机械加工厂,给阜新矿务局生产、加工一些机械设备,还成立了艾友劳务队等。当时我的酒店生意红火,每月有一百多万元的营业额;加工厂每年近千万的产值。当时我拥有员工近千人(包括残疾员工100余人,雇用下岗职工400多人),我本人又再次被推选为海州区十六届人大代表。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