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国内新闻>中国新闻>正文

《环球时报》记者组在瓦罕走廊感受中国边防

2009-05-07 07:36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

瓦罕走廊里有多座这样的桥,据当地人讲,玄奘当年就是从三号桥附近的山口走回了大唐。 刘洋摄

\

排依克边防派出所守卫着瓦罕走廊中国段的大门,图为该所维族干警。

  点击进入专题:环球网赴瓦罕走廊特别报道

  编者按:“古道倚长剑,边关扫西风”。在瓦罕走廊这个神秘的中国西北军事禁区,写在某军营墙上的这句话诉说着戍边军人的豪迈情怀。走廊周边国家的形势十分复杂,但边防的“长剑”挡住了八面危情,使《环球时报》记者组在瓦罕走廊及其所在的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看到一幕幕外界难以置信的情景。


  中国近年来对边境的关注有相当一部分集中在瓦罕走廊,这条横亘在帕米尔高原上的“天路”是阿富汗与中国之间的唯一陆上通道,它所在的喀什地区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则与阿富汗、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三国接壤。从2001年阿富汗战争爆发,到近期西方曾讹传北约要借道瓦罕走廊以及去年8月发生在喀什的“8•4”事件,很多事情都引起了人们对中国西部边陲的关注,动荡似乎是该地区给外界留下的最初印象,然而真实情况究竟如何?本报记者最近对这一地区进行了采访。


  瓦罕走廊没发现非法越境者


  4月30日下午3点30分,《环球时报》记者组乘坐的飞机降落在喀什机场。这个季节正是当地沙尘暴多发期,黄色沙雾下,机场跑道旁停靠的两架军用直升机让人“浮想联翩”。从喀什前往瓦罕走廊所在的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需要到喀什地区边防支队办理边境管理区通行证,而这里正好是标志喀什治安状况的最敏感点。去年8月4日,一批武警战士从这里出发在街上跑步,被两名极端分子开车猛撞,致16人死亡。由于事件发生在北京奥运会前夕,引起世界广泛关注。记者4月30日来到该支队时,发现有很多游客在排队等候办理证件。一名汉族女老师给我们做了对喀什形势的第一个注解,她说:“那只是一个极其个别的事件,喀什治安及我们的生活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这位没留下姓名的姑娘的话成了一路上不断灌进我们耳朵的各种谈话和解释的主调。


  坐车从喀什市区向南行约300公里,便进入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这个帕米尔高原上海拔超过3000米的小县约有3.5万人口,其中近83%是塔吉克族。在外界看来,“一县邻三国”的塔什库尔干是中国最复杂的边境地区,周边国家动荡的形势随时有可能从瓦罕走廊传到新疆。但县委书记臧爱武对记者说,周围的一切对于塔县没造成实际影响,各种不稳定因素都被牢牢控制在边境线之外。他坚信瓦罕走廊一定会在将来修一条公路或铁路,塔县不仅要恢复昔日“古丝绸之路”的荣耀,还要成为现代中国连通中亚和南亚经济圈的桥头堡。


  《环球时报》一名记者两年前去过瓦罕走廊,这条总长约400公里的狭长地带有近100公里在中国境内。今天当我们进入瓦罕走廊,感受最深的是中国坚强的国防。走廊里每一处战略要地都有中国边防军驻防。公主堡是瓦罕走廊入口处的一处遗址,离其不远处就是排依克边防派出所。由于瓦罕走廊没有开放旅游,普通游客走到这里便无法继续前行。派出所指导员谭鹏飞介绍说,他们这个所是新疆唯一辖区与3国交界的派出所,2500平方公里辖区内有10多个山口通向境外。据他介绍,该派出所海拔3900米,辖区内户籍75户,约300人,到七八月夏季牧场开放时,山下牧民会到高海拔地区放牧,走廊人口将达到1800人左右。他说,由于“一所邻三国”的特殊性,他们除了要负责户籍和治安管理工作外,还要担负起边境管理的职责。自1950年派出所建立以来,外部形势几度吃紧,但派出所从没有被偷袭过,这些年也没有发现非法越境者。


  走廊里的牧民多为塔吉克族,相传该民族是“日汉天种”,即太阳中的神与一名汉族公主的后代。派出所副所长、塔吉克族的那买提说,走廊牧民中有100多名护边员,他们每个月会得到政府150元-200元补贴。一旦发现可疑人物,他们会打电话或骑马报告派出所。那买提说,他每周要3次进入走廊巡逻,干警们每次都是分头前往不同的通道巡查。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